我英出茶胜茶,fate金剑

最近想些点什么,虽然自己都不知道能写什么……所以趁着马上600粉正好来个点单什么的?我会尽力写的……

真的,也别怪我说。你要就认ccc闪是真闪的话,就别刷“王来承认王来允许了”,这句话特么不是老虚写的么? ​​​

【出茶】the funeral 01

【出茶】the funeral 01
文:Larchaber/绿谷出久厨

“今天,我们为共同送一位伟大英雄的最后一程,而聚集在一起。”
有人站在那被置于礼堂中央棺材旁,柔软的墨绿色头发打理得整整齐齐,一身黑色正装勾勒出他已经挺拔起来的身形。没有人对这个安排表示异议。绿谷出久,那年优秀毕业生,欧尔麦特最自豪的学生之一。
绿谷出久。
他原以为自己一定会搞砸,控制不住情绪当众失放声大哭,但实际情况与他的想象大相径庭。脊背坚硬地支撑着身体,使他得以稳稳立在这光滑的大理石地面上。大脑正常运转,绿谷出久从记忆深处中找出恰当的词语,一字一句缓慢地开口。
“在混乱动荡而又黑暗无比的年代里,他挺身而出,为我们指明方向,...

摸个胜出段子


像是玩家登录时激活了地图系统一般,在绿谷出久完完全全沉入了梦境的同时,藏在他意识深处的寂静被再次打破。一瞬间他回到了那片漆黑的森林,双方对峙的高潮正在回落。
黑色漩涡的边缘微微飘动,连带着他幼驯染那桀骜不驯的发梢也扰动了起来。绿谷出久粗重地喘着气,眼睛死死盯着爆豪胜己,后者正被敌人控制在手里动弹不得,半个身子已经进了漩涡。
那双红眼睛他熟悉的很,但那注视着他的平静让绿谷心慌意乱,他听到一句话清楚的从幼驯染那扭曲的嘴角中钻了出来,语气难得地平静。
他说。
“别过来,废久。”
活生生的、真实的,他曾跟着跑了十几年的形体正在消失,绿谷出久跳上前慌乱地伸出手去抓,one for all在他体内奔涌,他奔向他的幼...

夏だ!海だ!泳装だ!
你觉得这外衣是谁的 它就是谁的(奸笑)

要抽福袋了 吸吸闪

不得了,真是不得了
黑白金,黑白金

爆肝一下午的成果,fes正装改成了结婚礼装qvq快结婚嘛你们

1 2 3 4 5
© Larchab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