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剑】山东省零分作文——24小时书店

文/Larchaber

一开始还盲狙全国卷二,结果去你的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想了想就挑了一个写的比较少的题目,然后字数还爆了,都够把答题卡正面也写满了。
实在是没办法。全场强行玩梗 强行ooc 强行打情骂俏,总之还请多多包涵

《论:24小时书店的正确打开方式》

商业区的某个书店。已经是九点半,还在倔强地亮着灯
外面下起了超大的雨,哗啦啦啦地积了一地,看起来天气预报终于准了一回。眼看着一条漆黑的河从眼前流过,阿尔托利亚已经可以想象出无数人被淋成落汤鸡的模样了。她坐在前台,手里不住地转着笔。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但她的工作才刚刚开始。
为了迎合当今读书的潮流,老板也心血来潮地拍板决定要24小时营业。然而当地治安并不太好,隔三差五就会出现某某店被抢的事情,而且就算没有歹心,夜间出没的各色人等也会是种无形的威胁。
其实最近环境已经好多了,为了保障文化产业的发展,当地又是出动人力维护治安,又是加大力度收容流浪汉,大大改善了夜班人员的工作条件,但店里几个前台女孩纷纷表示宁愿不要夜班补助,也不想胆战心惊地坐到天明。
所以阿尔托利亚自告奋勇地站了出来。除了耍得一手让全校男生甘拜下风的剑道以外,她曾凭借一把餐刀独自将抢劫犯击退,虽说那人血流成河,最后却只是轻伤判定。
因为刀刀避开重要部位。当阿尔托利亚听说那人原本有强奸心思时,都想拿刀进去来一次免费阉割了,最后她被阿托利斯一把拦下。
犯了事的虽然是那边的人,但仗着本地有点势力大有不服的意思。此刻几个喽啰正守在门口,冲着咬牙切齿的阿尔托利亚眼露凶光。
阿托利斯对自己这个学医的妹妹一点办法没有,揉了揉额角他只有告诉阿尔托利亚小心处事,毕竟这个社会上乱七八糟颠倒黑白的事情太多了,可妹妹只顾着埋在牛排里猛点头,也不知道她听没听进去。
一晃就连她大学都过去三年半了,即便她在全系次次考试都第一,但工作……确实是不好找。在潘多拉贡家族企业业已陷入危机的情况下,他们实在是没有任何理由不去适应艰辛的条件。

书店里很安静,都没有几个人,听说自从一个叫吉尔伽美什的人来了后,A市万人空巷,都跑去机场接机。阿尔托利亚呆得无聊,又不想看书,打开手机刷了会微博,顺便看看这人究竟何方神圣。
刷了几分钟就有了眉目。要说这人明明是甚至都不是明星,但凭借一张帅得人神共愤的脸以及乌鲁克总裁的身份在微博走红,风头竟盖过了当今众多正火的奶油小生。
原来是个总裁啊。呵呵。如果不列颠集团还在的话,阿托利斯都能秒杀你十条街。
阿尔托利亚点开大图。显然机场大厅塞不下,剩下的都站在外面等。一片湿漉漉的迷妹整齐划一,巴巴地望着出口,只为等待那个灿若晨星帅裂苍穹的男人出现……照片里他淡然地穿过一片湿漉漉的迷妹,黑超映着闪光灯,帽子低低地扣在眼睛上,像是个黑手党。
……
好像真挺帅的,但关她毛事。阿尔托利亚摇摇头,翻开了考研的书。

吉尔伽美什坐上出租车后摘掉墨镜,换了个黑色的口罩。
“去C区。”著名的餐饮一条街。
“您不去乌鲁克集团的分部吗?”司机诧异地问道。
“去那也是什么干喝酒的庆功宴。”吉尔伽美什挑眉,“我说你是不是问得有点多?”
飞机上,航空餐刚一送到面前他就拧起了眉毛,嫌弃地推到将它一边一口未动。他很好奇,特等舱的饭菜都能烂成这样,经济舱的那是什么,猪食吗?
所以这一天里他一直在饿肚子,现在只想找个地方吃饭。
车切开雨幕开远了,冰冷的雨水落在头上,不一会连帽子都湿透了。吉尔伽美什愣了愣,他刚发现自己把伞落在了车里,而且正值深夜,大多数餐厅都已经关了门……实在是失算。他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叫人来接。
手一滑掉到了水里。再也……开不开机。
……
WTF!
他拧着眉头在屋檐下站了很久,看雨丝毫没有要停的意思,只好硬着头皮走了出来。
毕竟不是什么多大的城市,有亮着招牌的两个餐厅还都已经打烊了,吉尔伽美什憋着气走了好长一段,终于看到一抹光亮,电子屏上写着“营业中”!
刚想感叹句山重水复疑无路,他又走几步,抬头一细看发现特么的竟然是个书店!
把书店开在餐饮区是特么怎样的一个异端!
他浑身都湿透了,不得已只能推门而入,只要进去能借到个手机就万事大吉了。他心想。
结果一个人没有。他愣愣地站了半天,忽然打了个哆嗦。抬手摘掉帽子和口罩时,他视线一扫。
前台的桌子就在这时探出了一个脑袋。
WTF,这世界上怎么会有矮到能被办公桌挡住的人!吉尔伽美什震惊了。
男人表情太邪门,跟撞到了鬼似的,不会是神经病吧……虽然是公众人物但必要的防备还是不能缺的……阿尔托利亚伸手进柜台里摸索。
“你……你是吉…吉尔伽美什?”阿尔托利亚坚定了推测,赶紧编了个解释,“我的笔掉地上了,弯腰捡所以你没看到我。”
回答她的是扑通一声巨响。
?!?!怎么忽然就趴在了地上????我竹剑都拿出来了你就跟我玩这个??!!!
阿尔托利亚吓得魂飞魄散,一步蹿了过去,剑也没敢离手。她凑近看看,男人面色潮红,呼吸急促,看样子是发烧了。
阿尔托利亚探探他额头,果然如此。
她有点犯难。打电话给120,描述特征后却被告知由于刚刚机场的踩踏事故,几辆救护车在大雨瓢泼的路上出了事故没办法来。阿尔托利亚目瞪口呆差点把电话摔了“你知道人死了会是多大的责任吗你们就算没车不会派直升机来吗?!”
“对不起,”那边很客气,“按照您给出的位置,附近就有诊所,而且发烧而已不严重的。等车一匀出来我们就会派一辆过去。”
“你们特么是医生吗良心何在!!”
“很抱歉。”
说对不起有个卵用!阿尔托利亚恨恨地挂断电话。她低头看看那个睡死过去的男人,“哥们,我尽力了,真的怪不上我。谁让你的迷妹那么多,都是世界的错。”
她蹲在地上打量着沉睡的男人。头发是鲜艳的金色,睫毛又长又翘,挺拔的鼻梁,皮肤细腻又白皙,黑色的休闲衫敞开露出了锁骨……比一个女人还漂亮,难怪会那么多人为他疯狂。
说的直白点,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用能力……阿尔托利亚浮想联翩,忍不住伸手戳了戳他的脸,男人“唔”了一声,吓得她赶紧收回手。
阿尔托利亚打电话给乌鲁克公司分部,一直没人接,她这才想起来那边早下班了。从兜里滑出来的手机估计是被水泡了,怎么也打不开,阿尔托利亚也只好作罢。
看起来他睡得并不舒服,眉毛紧紧皱着,她想了想,觉得应该给他找个舒服点的地方睡觉。
虽然看上去很瘦,但一米八几的男人着实不轻。不过阿尔托利亚不怕,她动辄能用竹剑掀翻男人,拖走一个人不难办到。
于是这一幕有着绝棒的效果,一米五几的姑娘抓着男人向前挪,像是只蚂蚁在拖动一片树叶。女孩拽着他的衣领,姿势不甚文雅,而男人则任她摆布,跟死了一样,一点反应没有……
因为用力,阿尔托利亚喘着气,小脸红扑扑的。她有些费力地将他抬起来往椅子上推,当他一半的身子已经靠在了上面的时候,椅子忽然被她推动了!
糟!她都忘了这椅子不是固定在地面上的了,但来不及了,斜靠的姿势使得整个椅子向她一侧倾斜,男人颀长的身躯随之一晃,像是堵墙一样朝她砸了过来。
fuck!
阿尔托利亚费力地拿出手机,一时间不知怎么办好。想了想她发了条微博,附上吉尔伽美什趴在她胸口的侧颜照,“求救命!你们总裁发烧昏过去了!”
她本意是想让乌鲁克集团的人看到,没想到经过路人的随手扩散后,迷妹们疯狂地涌了上来。短短几分钟内有人甚至根据装修认出这是C区的24小时书店,顿时一群人磨刀霍霍向这来。
阿尔托利亚顿时傻眼。
“阿托利斯,你快来帮我一把!”阿尔托利亚迅速拨通了自家哥哥的电话。
“你怎么了?”阿托利斯问她。 
“这件事……说来话长!来晚的话你就见不到我了!!”阿尔托利亚不好意思说自己被人扑倒了,“总之你来就知道了,还有不许笑!”
“我……”阿托利斯显然迟疑了一下,“我正在和乌鲁克集团那边的人商量事情,现在赶不过去。”
“几点了,我看看…两点半了,呵呵什么事非要大半夜商量……等等你说什么?!乌鲁克集团?!我是不是听错了??”
“啊,我忘了告诉你了,”阿托利斯一愣,“合作的这个事情来的比较急,他们总裁本来是要来跟咱们谈合作,结果他不知道去哪了,我在和他们总经理视频。只要把握好这个机会,不列颠崛起指日可待!……喂你在听吗阿尔托?”
“我、我在听……”阿尔托利亚一脸木然。“现在你可以听我说了吗?”
“说。”
“他们总裁,正压在我身上,”男人压得她喘不过来气,阿尔托利亚话说得艰难,一字一顿好像行将就木,“还有,叫个车来,送他去医院。”
“……什么?”阿托利斯叫的声比她大,“大半夜的你在哪?难道没在夜班?不是在什么奇怪的地方吧?我现在去找你!”
叮咚一声,微博私信到达。
#头条!夜半风雨时,国民总裁匆匆离开后偷偷去的地方是!#
“你没看到微博头条吗,”阿尔托利亚说。
“还没有。”阿托利斯一愣。
“24小时书店。”

2017.6.13

评论(1)

热度(62)

  1. 离别之祭Larchaber 转载了此文字
© Larchab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