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GO父子向+金剑】天津卷零分作文——重读长辈这本书

文/Larchaber

又名:《论:怎样和父控的继子搞好关系》

都说女人变脸如翻书,虽然这句话不一定适用于性格耿直认真的骑士王,但从各种各样的形态上来说,倒还是比较合情合理的。
saber,saber lily,saber alter。迷x,还有尚未来到迦勒底、但已在特异点遭遇过或已探测到的lancer,lancer alter,archer,迷bx,……眼花缭乱,某种程度上来说,亚瑟的性格复杂得已经不是一页两页纸的问题,而是八本九本。
英雄王开心坏了,刚来到迦勒底的莫德雷德也超开心。父王在吗?当然在啊!而且还有各种各样的,每一个都是不同的父王!
被父王包围啦!!!
“哟啊,父王,”眼前的那个是蓝色的,莫德雷德跑了过去,“你看!我的宝具对你有特攻,要不要试试看哇!”
“你谁。”蓝色的扭头就走。
“???那您要尝尝这个炸鸡块吗??”莫德雷德准备追上去。
“废嫡,拿一盒给我。”
是黑色的啊——好帅气!
“您请!”莫德雷德开心地递了上去,“父王,我的宝具对你有特攻,试试看啊!”
话音还没落,从天而降的驯鹿车扬起一阵灰尘,留下莫德雷德在原地风中凌乱。
“女人心好难懂啊。”莫德雷德心想。
这么聊天当然话不投机,只是她太单纯,不懂和父王搭话的正确套路。
“你看上去很烦恼啊,需要我帮你吗,这位红色的saber?”清甜的声音在一旁响起,莫德雷德扭过头,瞬间两眼发直。
“是父王!天使啊!!”莫德雷德在心里大叫,“但怎么回事,她好像不认识我……莫非是年轻版的?!”
“你怎么了?”见莫德雷德呆呆的半天没有反应,lily关心地问道。
“喂,那边的saber,离lily远一点!”在光剑即将戳到莫德雷德的鼻孔里之前,lily拉住了X。“是新伙伴。这位saber,你的名字是?”
“啊,哦,我(*オレ)吗?”莫德雷德机械地回答着,脑子里想的却是“哇!父王的裙子可真——可爱啊!我,我也弄这样一套来穿穿吧!”
“lily在问你话啊!那个saber!”X的语气相当不善,光剑又饥渴难耐了。
“莫。莫德雷德。”这个,又是一个父王!怎么回事,她好像也不认识我的样子,而且不分青红皂白地扑上来的样子,一点都不矜持!
“总之请一起加油吧,莫德雷德桑!”lily露出了超可爱嗯笑容。
“天使啊——!!!!”莫德雷德内心大喊道。

“各位saber请来集合一下,我们要去刷材料本了!”guda大喊,“蓝saber,黑saber,saber lily,谜X,还有莫德雷德!啊……少了一个人,总之就先这样吧!”
“本王来!”
“诶,可是吉尔伽美什……”guda愣住了,“我们要去刷的是枪材料本,你的职介是不是不太合适?”
“有前面三个就不需要我们了,而且这个saber,”他的下巴指了指莫德雷德,“等级这么低,就算克制枪阶的话上去也会死。”
“你竟敢这么说我,金闪闪的家伙!”莫德雷德的脾气瞬间就上来了。
“我可是你爸。”吉尔伽美什一脸傲慢,“这里所有的亚瑟都是我的。”
“你充其量也就是我妈……等等谁允许你勾引父王!看招……”莫德雷德剑还没拔出来,lily已经过来按住了她的手,“请别这样,莫德雷德。大家都是同伴。”
“是,可爱的天使父王!”莫德雷德条件反射地说道。
“不过你不是assassin么。”莫德雷德忽然想起一个问题。“怎么混到saber战队里来了?”
“——竟然说是混!我才不屑于和你们这些saber同流合污!”X生气地大叫,手里光剑乱晃。
“我说你只是想找个机会干掉我们所有人吧。毕竟特攻。”alter吃着炸鸡块,冷冷地瞥了X一眼。
“才不是!只——只不过是要从那个金闪闪的糟糕的王手里保护你们而已!”X差点招架不住,结果后半句说出了实情,“不然你们都被他拐跑了,我还能宰你们吗?”
“我才不会让你对我的父王们下手——虽然你也是父王——她们会被我打败而不是你懂吗!”
“你这家伙,我们来打一架吧!”
“都把嘴闭上。无论是小鬼头还是小鬼头。”吉尔伽美什开腔,“你们这样让guda很为难不知道么。而且所有的亚瑟都是我的,才不会让你们打败啊好吗。”

前面蓝黑白三个父王正打得酣畅淋漓,蓝色的长袍翻飞气势恢宏,黑色的长裙摆动如同鬼魅,天使踩着高跟鞋一跃而起,身姿矫健像是只百鸟。
哇啊——
莫德雷德感觉自己太幸福了,她一脸憧憬,一动不动地望着前面,活像望父石。
一旁吉尔伽美什跟她搭话,“喂。花痴两个字都写脸上了。”
“要你管。”莫德雷德心情好,不想理他。
“告诉你个秘密,有关你父王的。听不听?”
“什么?”莫德雷德蓦地回头,对上男人的坏笑,“你耍我?!”
“没有没有,怎么能耍你,得想办法和继子搞好关系嘛对不对。想不想看你黑色父王的满破图?”吉尔伽美什说着顺手就摸出了几张照片。
“看看看!!”莫德雷德凑过去,“啊啊啊啊啊!!父王怎么可以穿这么少!!父王的一切只能我看!!!”
“小孩子家家说的这是什么话,好资源当然要共享……不对。你父王可是我老婆。” 吉尔伽美什作势要从王之宝库掏出什么东西。“你白父王的礼装,新年蓝父王的礼装,都是你没见过的,还有很多东西你看不看?”
“看看看!!!!!!”莫德雷德无暇纠正他的妄想,也不想吐槽他宝具被弄歪了的用途,只是一门心思地扑在那些或可爱或帅气的父王们身上。

经过几天的充电,莫德雷德心情有些复杂。各种各样的父王,明明也和其中的某个相处过很多年,可她了解得实在是太少,甚至还比不上一个路人。
于是她和号称“亚瑟万事通”的吉尔伽美什成了很好的朋友。
“你的父王是好几本书,一册二册三册四册五六七八九,”吉尔伽美什说,“但不怕!我就是传说中的教辅啊!话说你也是亚瑟的脑残粉吧,来交流啊!”
“我应该怎么和黑色的父王相处?”莫德雷德一手铅笔一手小本,俨然一个认真听课的好学生形象。
“炸鸡,汉堡,以及谦卑。还有不能提你的特攻。”吉尔伽美什随口就来。
“白色的lily呢?”莫德雷德写了几句后抬头又问。
“她和谁都处得来。”同样轻而易举。
“提了特攻也没关系吗?”
“你忍心吗?”吉尔伽美什很快地怼了回去。
“你说的对!”莫德雷德恍然大悟,很快地又记在了小本子上,“那谜X呢?”
“不要太黏lily,但也要时刻赞美lily。还有不能提你的特攻。”
“可我是在和X处关系啊,和我的天使父王有什么关系?”
“X是lily控。”
抢答一般的速度!震惊!不愧是亚瑟大全!!
“原来如此!”莫德雷德回想起第一天见到天使父王的情景,再次恍然大悟,刷刷刷又写了几行,“那bx和黑枪还有白枪呢?”
“和X处好关系。X和bx关系很好。”吉尔伽美什稍稍思考了一下,“至于黑枪和白枪,和蓝色的差不太算多。”
“既然如此,那怎么和蓝色的父王相处呢?”这是她最关心的一个,但没好意思上来就问。
“也是不能提你的特攻。其他的过两天你就知道了。”吉尔伽美什笑得狡黠,“我说,你是不是该把答应好的无人岛期间拍的亚瑟睡颜照给我了?”
“你等我一下,我去拿!!”莫德雷德合上小本子,以光速跑向了自己的房间。

阿尔托利亚发现,最近莫德雷德和吉尔伽美什的行踪十分可疑。她回想了一下,一切都是从那天刷枪材料本开始的。虽然那天她一直在正脸面对敌人,对后方两人之间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但这俩人关系的变化却是显而易见的。
记得莫德雷德一开始很讨厌吉尔伽美什来着?但从那天以后她总是在和吉尔伽美什嘀嘀咕咕的,好像勾搭到了一起似的……而且更奇怪的是,莫德雷德刚来到迦勒底的时候总是会用尽毕生所学来和她搭话,可自从她和吉尔伽美什混在一起后就对她爱搭不理,就跟不认识她似的……很奇怪,很奇怪。
骑士王料定这俩人凑在一起没什么好事,但又拉不下脸去问。没办法她只好在所有人都聚在一起的时候,对他俩的嘀嘀咕咕暗加留意。
“你说我应该怎么去找蓝色的父王搭话呢师父?”莫德雷德小声嘀咕,这次阿尔托利亚终于听到了。
“别理她,让她自己凉快去。”这是吉尔伽美什的声音。
……
什么?!
阿尔托利亚心里一股邪火瞬间就燃烧了起来,我的儿子什么时候轮到你教育了?而且、而且、好歹也是一名圆桌骑士,怎么可以有晾着圆桌之王的道理!
你丫的!看热闹不嫌事大是不是!
“莫德雷德!”她怒吼。
“是!”
这一次反应得很正常。保持气势。阿尔托利亚继续说,“不许疏忽练习,明天的特异点探险里,我要看到你的进步!”
“是!父王!”莫德雷德开心地逃走了,背影像是只兴奋的野兔,好像她站在这就是为了等这通训话似的。
不过谁会无聊到找骂啊。
所以说完这一通话之后,阿尔托利亚心里稍稍好受了一些。她转过身,吉尔伽美什脸上意味不明的笑容一闪即逝。
“你在干什么。”阿尔托利亚警觉地问道。
“没什么。话说吾妻,明天你是不是还让我看看你的泳装了?”吉尔伽美什一把揽过阿尔托利亚的肩。
“做你的梦!”
阿尔托利亚忽然有种自己被坑了的感觉,但又说不清是为什么。
“我说你最近怎么总是和莫德雷德黏在一起?”阿尔托利亚终于想起来问这个事。
“不和继子处好关系怎么能让家庭稳定。”一听就是随口现编的,吉尔伽美什回答得相当无厘头,但就他的立场而言,倒还真的合情合理。
阿尔托利亚没话说了。她和他斗嘴还从来都没有赢的时候。这个几千岁的老油条,张口就是一套嗑,说话甚至不用过脑子,而且如果他是真的下决心糊弄她的话,那她到死估计都猜不出他的真实意图究竟如何。摇了摇头亚瑟无奈地掰开他的手,“你快走吧,我要回去睡觉了。”
“不一起睡吗?”
“我拒绝!!!”

“师父,你真是有奇招!能不能告诉我这一招叫什么名字?”莫德雷德拿着笔和本。小本子已经记了好多页,各种新发现让她觉得,重新认识一遍父王真是个有趣的过程,莫德雷德浑身都是洋溢着的兴奋与满足感。
“这叫欲擒故纵!”吉尔伽美什笑得得意,“咱们的亚瑟大全记录得怎么样了?拿来给爸爸看看!”
“是!妈妈!”

2017.6.13

评论(15)

热度(235)

© Larchab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