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GO/金剑】when the winter comes-Act 01

圣诞金剑捏他 严格来说应该是金黑剑 嗯

文/Larchaber

Act 01

“喂。坐稳了啊那个驯鹿。马上要加速了哦?”
我点头表示知道了。冬季高空的风吹在脸上有点疼,我干脆捂住了脸,胳膊稳稳当当地拄在雪橇的边缘,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多亏了morgan提供的强大动力,那边演唱会刚一开始我和alter小姐便撤退了。好在我们离开得及时,得以幸免于难全身而退,而那几位来不及逃脱、只得原地欣赏着音乐的archer们,现在都已经如同蜻蜓一般掉进大海里了…一直飞了很久,我才心有余悸地向来时的方向望去。
歌声余音隐隐约约地飘过来,像是地狱精灵尾巴上纤细的末梢般钻入我的耳朵神经,引起一阵不适。
即便是在这个距离听,也好酸爽啊。
哈,总之终于安全了。
离开迦勒底的探测设备,用自己的双眼在空中俯视世界是种难得的体验,因此我又在雪橇旁多待了一会。我向下望去,视线穿过云层,经过地面上的城市时能看到灯光点点,轻松飞越广阔的太平洋时,大海翻滚着黑色的浪花,像是在邀请我们和他们共度圣诞一样。
拒绝!好不容易逃出来,谁还会回去送死啊!话说回来,那哪会是个让人有兴致的庆祝party啊…倒不如说是个让涉事者欲哭无泪的悲惨地狱才对。
“既然是他们自己的庆祝晚会,那我们还是抓紧时间离开,不要破坏他们的兴致才好。”
“您穿着这样的圣诞装,而且还这么严肃地说着笑话,”作为旁观者的我努力地憋着笑,手紧紧地抓着栏杆,“一点也不像是我认识的亚瑟王。”
“都说了今天我不是王。是圣诞老人啊圣诞老人。”雪橇车飞快地移动着,风在耳边呼啸。alter边说边从信件盒子里拿出了今天的第五封信。“刚刚已经强调过这一点了,总之请注意。我们继续正题吧。”
“好的,圣诞alter小姐。”
我凑上前去看。下一位"拜托了!圣诞老人"的寄出人是----------
“是…乌鲁克在住的,”alter聚精会神地看着信纸,“吉尔伽美什君?”

然后我不出所料地觑到了她瞬间冷下去的表情。
这可…有些尴尬啊。
英雄王他真是一如既往地不屈不挠,大概是了解alter不情愿却又一向言出必行的性格,而且今天的她是圣诞老人,没有对任何一个人的愿望置之不理的道理。总之,我的脑袋里已经浮现出了他得逞一般狂笑的表情和声音。
alter显然也想到了这些,她沉默了一下,最后还是将雪橇车掉了个头,朝着乌鲁克飞去。

拉姆雷二号慢吞吞地向求助者那边移动着,虽说同样是在实现愿望的路上,但它的速度跟刚刚相比要慢了很多,如果换作她的那匹马的话,那几乎就是在散步一样的悠闲与惬意。
只不过对于alter来说,这件差事根本就不轻松惬意就是了。
特殊语音表明两人并非毫无关系。吉尔伽美什曾说亚瑟什么的无论是白的也好黑的也罢总之他好想要一个啊——
不过她和吉尔伽美什之间的过去我并不了解,她对他的态度有些复杂且难以言明,总之比较明显地摆在眼前的,虽是谈不上厌恶,但至少防备是肯定有的。
所以我也没好意思和她讨论吉尔伽美什向她寄了信这件事,倒是她聚精会神地盯着地平线看了一会后,自己却先开口了。
“说起来,还是第一次和那个金闪闪的乌鲁克王见面啊…以这特殊装扮的角度来说。”alter想了一会后说,“虽说是走遍地球的圣诞老人,可也该有犹豫自己是否会受欢迎的矜持才对。我这一身打扮是不是…”alter赤金色的眼睛闪了闪,有点底气不足地斜了我一眼。
“…”感觉像是要打退堂鼓啊,“没关系的alter小姐,只要是能带来快乐的圣诞老人,无论穿成什么样子都会是受欢迎的。”我赶紧给她加油打气,“你看,刚刚就算是收到黑键大礼包的人不也都很开心吗?”
“你是在说我送的礼物不好?”alter撇了我一眼,不像是生气的样子,但也绝对算不上高兴。
虽说我有点怕她生气,但我忽然觉得,她并不是想和我讨论黑键这种东西作为礼物是否恰当,而是单纯地想吐槽些什么来解解气,虽然我并没有弄清楚她是在生气些什么。
“不不,那很好。”我赶紧岔开话题,“重点是穿成千篇一律的红色的话会很像罗马,您不是最讨厌被认成尼禄了吗?”
“那是当然,虽然她穿的要少个子还小,但saber阶的我在满破上可不会输给她的。”
这个好胜心倒是和蓝色的自己一样,只不过方向不太对劲。“…总之您很懂人心啊。”
“啊。真是的。”过了一会alter又说,“可我的这一身衣服可不适合炎热的沙漠啊。别看是冬天,就算沙漠地区的夜晚也会有可观的温度吧。”
“沙漠这种地方,晚上还是很凉的。”我小心翼翼地插嘴道,“况且,他的宫殿里应该会很舒服吧,毕竟是王。如果是这样的话,也许还不会很难熬?”
alter不吭声了。
过了好久,雪橇车开始降低它本来就很慢的速度,慢吞吞地在空中盘旋着。显然她并不是很情愿地控制着动力让它平稳降落在乌鲁克,只是小心翼翼地尽量拖延着时间。
“alter,”我清了清嗓子,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我们下去吧。”
“…我知道。”

终于我们在地面上降落。天早已经黑透了,地面的沙尘被扬起一片,在我们降落前就已经让我们看不清自己的所处。这时一阵笑声穿透了空气,几乎要将我的耳膜震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书信应该差不多送到了吧,虽然圣诞节什么的我完全没有兴趣!Saber这家伙,竟然以那一身打扮出没,实在太轻率了..........不对,该说是回应市场需求也要有个限度。但作为王者而回应臣民的期待,这份气概十分出色。”
“都说了今天我只是个圣诞老人啊!”alter似乎很生气,但在这种细节上生气可真不是她的风格。
倒不如说,只要是他对她的评价,都会引起她的不适吗?
我听到里面又在继续说道。
“看来我也必须好好学习。不,我才不会学她。可是,最重要的不是这个,我最为注目的是圣诞节这系统啊!即使是如何内敛的女性,不是都会在圣诞节中把自己的内心表露无遗吗!啊啊!我完全不能想象到自己受到她告白以外的未来啊!”
alter的脑袋上炸出了青筋。
“所以说这人到底懂不懂圣诞节的内涵,以为什么节日都会是满足他纠缠不休的愿望的日子吗,就算是自说自话也该有个限度!excali…”
“等下,他好像还没有说完。”我拉住alter。
“很好,就特别准许吧! 真是不错的服务啊,感激得快要流眼泪了!快来吧,黑色的圣诞老人啊,就以我的财宝来证明我们的等级是相差多少吧!呼哈哈哈,然后就由我说"礼物不就是你本人吗?!”
声音近了些,似乎他已经发现了我们这两个正站在门外的存在,随即是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不难想象他正一身铠甲悠然自得地朝大门这边走过来。
alter瞬间变了脸色作势后退,好像半分钟之前拔圣剑的人不是她一样。
“要走了,驯鹿。”
???可是…
“这里没人。”alter的语气十分笃定,不像是说给我听的,反倒像是在自我说服,“走吧。”
……漆黑的圣剑就在眼前,红色的圆圈晃得我眼花,搞不好我会成为勾勒那红色花纹的颜料提供者…没有办法和多余的选择,我只好硬着头皮回答道“好吧。”
刚刚落下的灰尘再次被alter蓄力的圣剑扬起,这次空气中多出了很多飞舞的花瓣,在这中间短暂的时间里,我看清了几秒前我们所身处的地方。
好像是宫殿里花园一样的地方。这种时候这种地方竟然会有花卉的种植,可真是个不容易的事情…但也很符合那位无所不能的王的性格。
雪橇车还没启动,宫殿的大门便打开了,金色的王冲出来大喊一声:“saber ,你果然来了!”
“谁来了啊!还有我才不是saber!”alter小姐大声反驳,“驯鹿!抓好扶手,我们要走了!”
她朝宫殿那侧用力挥剑,黑色的魔力流将英雄王淹没。巨大的推力使驯鹿车终于腾空而起,我一个不稳差点被巨大的蛮力甩下去。
灰尘再次漫天飞舞,迷得让我睁不开眼睛。
明亮的光芒骤然划过,把我结结实实地晃了一下。
“alter,是没有蓄足力吗——”我闭着眼睛大喊道。难道是第一下没有足够的动力吗?如果她魔力不足了的话,可以给她用瞬间强化的魔术——
等等,那、那绝不会是alter的圣剑发出的光芒——
像是印证我的猜想一般,一阵古奥威严的命令正在广阔的夜空中回荡着,风声都为之战栗。犹如巨大的铜钟苏醒,齿轮摩擦的声音被那宏大威严的旋律完全盖过。
“维摩那!”
我愣住了,赶紧睁开眼睛。沙尘扑在脸上,眼睛开始不适地流出眼泪。只在神话中存在的巨大的飞行器,此刻真真实实地显现在我的眼前。炫目的亮金色,华贵而张扬的设计,线条流畅得如同飞鸟翅膀,边缘尖锐的部分让我下意识地咽了一口口水。
维摩那带着尖锐的风啸声加速,轻松逼近我们所在的驯鹿车。
英雄王坐在王座上哈哈大笑,身后张开漩涡,各式各样的武器从金色的水波中溢出。只要他一声令下,我们的驯鹿车轻易地就会化为灰烬。
alter小姐啧了一声,表情很不好看,显然是领教过他的厉害。
“就以我的财宝来证明我们的等级相差多少吧saber!”吉尔伽美什大喊,“Gate Of Babylon!”
无数的刀剑从背后飞过来,我害怕地抓住alter小姐短短的裙摆,“saber小姐!”
“相信我,我可是拥有过B+骑乘能力的人!”alter头也不回,坚定地看着前方的黑暗,“还有!我不是saber,今天我是rider阶的圣诞老人!!哈啊啊啊啊啊!!!”
alter小姐手按在车头,似乎是要将魔力输进拉姆雷二号之中。驯鹿车周身泛起深紫色与黑色相交织的光,它开始摇晃,像是一头有着自我意识的活物一样灵活地躲避着身后飞来的刀剑。我胆战心惊地看着它们以流星一般的超高速消失在夜空中,不由得庆幸没扎在我身上。
不知什么时候,和圣剑一样的深红色图案出现在了驯鹿车上。
莫非、莫非alter小姐把它变成了和圣剑一样的宝具,所以才能够这么灵活地操纵着没有驯鹿控制的雪橇车吗?!后面的维摩那虽在以高速逼近,但始终没有办法完全跟上驯鹿车缭绕的轨迹。各种各样的刀剑还在朝我们射过来,我躲在雪橇车的后挡板,祈祷着雪橇车的尾巴不会中枪。
“造成这种局面,说到底还是你的失职!”alter小姐抓住我的衣领扔到前面去,“既然答应过当驯鹿的话就给我做好觉悟!去前面呆着!车交给你来控制,我去车尾对付他!”
唔!我一惊,整个人已经安全地趴在了前排座椅上。我扭过头朝车尾看去,alter小姐已经手拿圣剑,正与高速逼近着的英雄王对峙着,守护着我和驯鹿车的那个背影让人安心。
alter小姐可真是个温柔的人啊,虽然表现得很隐晦。
“相信我吧alter小姐!”我大声喊道。

“站住!saber !!”
“都说了!今天!我!不是!saber!!”alter又怒了,“我是圣诞rider!!是黑色的圣诞老人!!”
“为什么我要追着圣诞老人跑,难道不应该是圣诞老人来找我送我礼物吗?”
“你又不缺礼物!总之先把刀剑给我收起来!”
“可是saber!我的信呢?”英雄王不依不饶,巴比伦之门倒是很听话地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
alter回头朝信箱看了一眼,金色的头发因逆风而向脸颊靠拢,但掩饰不住她的窘迫,她脸上难得出现了表情,苍白的脸上,一阵红色的热潮明显地流过。
“…在这。”她讷讷地回答道,手里拿着那张已经被疾风刮得破碎不堪的信纸。
“难道你不应该赔偿一下吗?毕竟东西是在你运输过程中遭到了破坏!”
“如果你不来追我它也不会坏!”alter生气地扭回头大声反驳。
“我如果不追你的话可是根本拿不到它的啊!”英雄王啧了一声,伸手向虚空,单独的一个金色波纹浮现。
“那是——”alter一愣。
“没错。”波光将吉尔伽美什的笑容映亮,有一种大boss要发出必杀一击时的得意。
“——天之锁!”
高速移动的驯鹿车硬生生地被天之锁捆住,竟然动弹不得。
“见鬼!去死吧!excalibur,morgan!!!”
吉尔伽美什面色不变,维摩那轻松转向,驯鹿车被甩出巨大的弧度,alter一个不稳,圣剑汹涌的魔力失去了目标,尽数倾泻到了遥远的夜空之中。
“啧。”alter发出了一个不满的语气词,“真是麻烦!你到底要怎样,后面还有人在等着我呢!”
“你以为我会放你走吗?Enuma——”吉尔伽美什的手伸向虚空之中。
“混蛋!”alter一惊,“驯鹿!紧急回避!”
“好的!”我一愣,魔术顷刻间爆发。alter的身形微微一晃,迅疾地避开了英雄王的宝具攻击。我则迅速朝周边飞去,堪堪躲过了那日天日地的攻击。
“人呢!”英雄王正在张望,“莫非真的变成了礼物吗?那真是没有办法啊,既然是这样的话我就心怀感激地接受好了!”
“蠢才!”咆哮声从他头顶传来。alter从天而降,高跟鞋踩在吉尔伽美什的脸上,随即她腿上加力,一脚将他踢下维摩那。
紧急回避的那一刻alter以汹涌的魔术之力为动力,一跃至吉尔伽美什头顶,这才成功地实现了偷袭,虽然偷袭并不是很光彩的事,但为了后面还在等待她的人,出此下策也实在是没办法的事。
“alter小姐!!”
我操纵着驯鹿车疯狂地朝那边赶,稳稳地接住了alter。我俩一起朝英雄王掉下去的方向看去。维摩那消失,吉尔伽美什仰头捂着鼻子下落,鼻血在空中划出一条弯曲的弧线,看他的表情,像是死了都没有遗憾一样。
“他怎么了?”alter问道。
“因为…”我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诚实相告,“因为刚刚您攻击他的姿势…”以英雄王的视角来看alter的话,那就是高跟鞋、黑丝、迎风向上飞起的裙摆和喜欢的姑娘…的集合体…如果我是他的话,大概也…没心思再想别的了吧,就算是死了也值啊。
alter愣了一下,顿时脸涨得通红,手紧紧地捂着裙摆。
“我就知道没好事!”alter大叫,“怎样都不行!之前在咖啡店黑化过一次,还以为这样就可以摆脱他了,结果!今天、今天又被…”
这时驯鹿车剧烈地摇晃起来,随即迅速下坠。alter一惊,恍然大悟地扑向车尾,正是那根锁链搞的鬼!它以万钧之力正将我们向下高速拖拽,我的心咣咣地跳着几乎蹦出胸腔,这感觉比坐过山车还要刺激。
alter漆黑的圣剑猛地劈上那根锁链,火花迸溅,叮当声震得我几乎耳聋,而它却一动不动,坚固得如同磐石,倒是很像它主人那不屈不挠的劲儿。
“愣着做什么驯鹿!把我的np加满!”alter小姐没有办法,扭过头对我大声喊道。“准备迎战!你哆嗦什么?有没有点志气?”
“好、好的…”我结结巴巴地回答道。
“区区英雄王而已!我又不是没打败过他…”alter话音刚落,忽然愣了愣,赤金色的瞳孔迅速收缩,她呆呆地盯着我。
这话显然是没经思考脱口而出的,但似乎很有含义,可惜我听不懂。
我屏住了呼吸。第一次看见她这么苍白,就好像站在那里的只是个躯壳,魂魄却已不知跑到哪去了似的。
“你怎么了alter小姐?”我缓了缓神。
“…”她大梦初醒般哆嗦了一下,扭过头握着栏杆,不再看我。
“马上要着陆了,会有很大的冲击,坐稳了。”平常一般的语调,金发凌乱地飞散,握着圣剑的手依然稳定,但我看不到她的表情。

6.26

Act 02 TBC

别问为什么我要这个时候发圣诞文 想起来就写了…
还有,多亏了沫沫科普的圣诞金剑糖,非常感谢!

评论(1)

热度(57)

© Larchab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