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濑】只差一步01-02(未完结)


出典:《月刊少女野崎君》
CP:若松博隆x濑尾结月
时间设定:结月高三毕业,若松即将升高三
文/Larchaber

01
结月一口咬断巧克力棒,背靠着椅子把脚搭在桌子上。
最终的学业考试已经过去半个月了,暂时地逃脱了繁忙的课业,只是,天天在家呆着,真是无聊啊——篮球部的那些家伙,一听到是她的声音就勉强扯出几句话后急急忙忙地挂断,没有一个人能和她去新开业的游乐场玩过山车…鹿岛和崛前辈去了东京的事务所,近期都不在本地,千代又整天地跑去找野崎玩,平常只是和她发短信聊天…虽说她一个电话就能叫千代陪她出去,但…她的心意也太明显了,也就野崎那个家伙一无所知。
千代还是留给他算了。
所以说这么善解人意地成全了别人,自己却还是好无聊啊!
结月捏着下巴开始回忆还有什么人符合条件…就算不能出去玩聊聊天也是可以的,对吧?嗯…阿若?啊,说起来他们已经放了一周的假了啊?听说他刚一去学校取了成绩单之后就去了外地,说是什么篮球训练来着?还有自从毕业之后还没见过他,他…现在在过着什么样的生活?有没有在学校时开心?
那就直接问问吧,濑尾结月挠了挠自己蓬松的头发,定下心来发了条短信。

因为若松博隆要比他们低一届,什么安排都来得很晚,在前辈们考完试后要么已经在家闲得快发霉、要么就四处旅游已经嗨飞上天的半个月后,若松他们才迎来了期末考试和暑假。的确,就像他和朋友们说过的那样,他刚一放假就来到了训练营,并已经度过了一周的时间。
对于一般人来说这不过是稀松平常的一周而已,但若松博隆觉得这他过的一点都不舒服。中午吃饭的时候没有人来抢他的章鱼烧、在回到租住地的电车上一个人听着歌回家、没什么烦恼却仍然辗转反侧、在训练场上,篮球毫无干扰地被队友们的手稳稳接住,然后——砰的一声砸到了正在发着呆的若松头上。
唔?!“学…”脑海深处一个影子一闪而过。他触电般抬起头,眼前出现的却是队长担心的脸。
瞬间好像心里塌掉了一块。
“喂没事吧若松?”
“啊、啊?没事没事。刚才发呆了。”若松一下子回过神,下意识地抬起手揉了揉额角,感觉这疼痛有点似曾相识。
“你是没睡好吗?”明明超大声地喊了句若松接球!结果看上去一副完全没有听到的样子!果然是又失眠了吗?
虽然的确是没睡好,但他现在一点都不困啊……
“嗯…大概吧。”迎着所有人的目光,若松有些无所适从地站在原地,只有点点头抬起手挠了挠脑袋。昨晚因为莫名的原因辗转反侧,想要听罗蕾莱的歌入眠,可好死不死的随身听进了水,他也只有睁眼到天明。
由于两人同校,所以队长知道这个濑尾结月,转过头悲悯地看了若松一眼。那个作战,算是假戏真做了?如果是这样的话,若松也未免太可怜了些…
“所以说那个学姐在不在你都一样狼狈啊,只不过打你的人不一样罢了。”队长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下场休息一会吧。其他人继续。”
“好的。”
若松在一旁的长椅上坐下,仰天叹了一口气。得想办法早点恢复状态才行,这样下去,这难得的训练机会可是会耽误的…这时他听到一旁随身带着的包在振动,他揉了揉额角,没想太多就掏出手机。
短信提示来自备注“濑尾学姐”———“喂阿若,最近训练得怎么样啊?”
……可能是因为太熟悉,都已经能脑补出她的语调了。
他顿时有些头疼,捏着手机的指节用力得有些发白。要回吗?要回什么?想不出来,果然还是不要了吧…
“还好吧。学姐最近怎么样?”手不听使唤地摁下了几个字,然后点了发送。
…等等等等!!
若松顿时蒙了,后知后觉地想要取消操作,结果就在他按下取消键的瞬间,手机屏幕上弹出了条提示,“短信发送成功。”
结果身体还是太诚实了啊!!
“哈我吗?还好啊,主要是想问你,一周后的夏日祭你在这边吗?”那边回复得很快,倒符合她大大咧咧的性格。
“…我后面训练还有十天,赶不回去。”他回复道。
“那好吧。我去吃饭了,有时间再聊。”
“好。”
等等,这算是…邀请吗?若松捏着手机的手开始出汗。他在紧张什么?
没办法的吧,去不了夏日祭什么的,能有什么后果…若松的脑袋里浮现出一个场景,他趴在地上,锋利的高跟鞋踩在他的头上,大姐大的发梢做了红色的挑染,一群校服女提着棒球杆围在她身边,大喊“前辈赛高!让他不听指挥!”
艰难地别过头想要去看学姐一眼,漆黑夜空和暗淡路灯的背景下,他从大姐大衬衫的缝隙中看到了那件粉色内衣!
啊!是我挑的那件!竟然镶了黑色的蕾丝边!!好社会!学姐毕业后竟然学坏了啊啊啊啊啊!!!怎么办啊啊啊啊啊!!!
若松的手指插在头发里,像只虾米一样弓着后背,身上还在发着抖,牙间发出喀喀喀喀的声音,像是狼人觉醒…
“若松,你怎么了?”另一个同样在休息的队友被吓到了,弯腰要去拍他,手刚碰到他的肩膀就被一把甩开,少年已然声线低沉的咆哮瞬间传遍篮球场。
“单挑还是一起上?你以为我会怕你们吗!我一定会把学姐从这黑暗的地方救出去的!!”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队友呆在原地,手还悬在半空。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若松,这眼神太瘆人了,刀光四射,跟…被黑社会追了债、下一刻要拿刀反击似的……俩人呆呆对视了两秒后,若松忽然身形一晃,整个人扑在地上,失去了意识。
体育场顿时炸开了锅,一票人乱哄哄地抬他去保健室,刚刚从洗手间回来的队长就落在了后面,路过长椅时滴滴滴的声音响起,他下意识地摸了下裤兜,然后扭头朝声音发出的方向看了一眼,原来是若松手机来了短信。
屏幕还亮着,体育部的人要看清内容毫不费力。“那我去你那边找你吧。”来自濑尾学姐。
…………
队长看着那个木偶一样被抬走的、人事不省的少年,眼神中又浮现出了同情。

送去保健室也没用,毕竟没人治得了相思病啊。

病态的昏睡并没有任何改善精神状况的能力,脑海深处的疼痛唤回了他的意识。
若松睁开眼睛时,外面已经晚霞满天了。他揉了揉眼睛,拿起床头的手机看了看,没有新信息提醒,于是他按下拨号键,给野崎梅太郎打了个电话。
“喂学长。”若松的声音蔫蔫地从那边传了过来,“不知道为什么,我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
“怎么个不好法?”几秒钟后传出了人声。
若松听到那边窸窸窣窣拿纸记东西的声音,不禁扯了扯嘴角,果然作家本质是不会放假的啊…“就是睡不好,没精神,很烦。”
“罗蕾莱也不管用了吗?”
“别提了,我的随身听进了水。”若松无精打采,“实际上,那倒不是重点,按说没什么烦恼的情况下,就算不听歌也不应该有失眠的道理,可我不知为什么…昨天会睁眼到天明。”
“什么?”野崎一惊。原来解决办法未必比未知敌人的真身更值得花费时间思考,也就是说在治疗若松失眠症这件事上,他们并没有找到所有的根源!
“我给你发首歌过去,今天你先对付一下,剩下的交给我!”
“我手机内存不够…”
“…那我半夜给你打电话过去放歌?”野崎刚一说完就满头黑线,虽然一想到那是濑尾的歌声会本能的不适,但显然,帮助这个后辈解决失眠症要更重要。
“半夜和男生通电话,学姐会伤心的吧…”若松的脑袋里浮现出两个一抖一抖的大缎带蝴蝶结…等等不对!为什么一提到佐仓学姐,想到的不是脸而是那对蝴蝶结!!果然是因为个子太小所以只能看到两个蝴蝶结吗?!
“学姐?什么学姐?”野崎疑惑地问道。
“没——没什么!”直觉告诉他这不是什么助攻的好时机,如果说得太露骨了,恐怕佐仓学姐就没办法像往常一样面对学长了吧…“我、我是说—我是在说濑尾学姐!”
“濑尾?”野崎一愣。从他嘴里听到超级自然的“濑尾学姐”四个字,野崎觉得自己好像忽然明白了些什么。
濑尾会伤心…?莫非这俩人已经确定了关系?原来如此!那这样就解释得通了!分隔两地彼此思念,为两人未知的未来而下意识地忧心,夜里辗转反侧却丝毫没想到原因…彼此相爱的两个人不自觉地为爱受着折磨,真是绝佳的题材!野崎手中铅笔飞动,崭新而且更加复杂的剧情已经跃然纸上。
“前辈?”若松半天没听到回答,试探着问了一句。
“啊、那个,等我有了眉目就会通知你的!”野崎已经沉浸在新的剧情之中,随口扯了句回复后就挂断了。
……
若松听着那边的嘟嘟声,心想,能把经验丰富、擅长感情戏描写的前辈都难倒了,肯定是很严重的问题,既然如此,在前辈想出解决措施之前,就先忍耐一下好了。
(当然他是等不到回复的)

02

三盒pocky都见了底,一下午了结月都没有得到回复。她百无聊赖地打开ps4,准备玩会游戏,这时电话响了。
“喂千代?怎么了吗?”结月夹着手机,手柄按得劈啪作响。
“下周你过生日哦结月!”千代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活泼,“啊…那个,你不会…不会是忘了吧?”
“真的忘了啊,那很重要吗?”结月说着说着瞳孔骤然缩小,狠狠一按按钮,“耶!必杀!”
“当然重要!”那边游戏音乐太刺耳,千代大声说,“这次生日过完,你就18岁啦!”
“诶…18岁吗,”结月想了想,“哇!想想忽然就好兴奋啊!可以光明正大地做某些事了啊!”
“诶、诶?什什什么事?”
“可以光明正大地去游戏厅玩游戏,而不用躲着店员查身份证了啊!!这难道不让人兴奋吗?!虽然和店员躲猫猫也很有意思,嘛!总之各有各的好处啦,对吧?”
“呃,我还以为你要趁着七夕干什么…吓死我了…”千代扶额,忽然想起个事要问,“对了,最近你和若松君进展怎么样了?”
“哈?什么进展?一个短信过去怼得他不吭声了,说好的小恶魔吸引人呢?”说到这结月就气不打一出来,“我说我去找他,好嘛,给他吓坏啦!”
原来…结月也会像女孩的一面啊…迟迟不见喜欢的人回复,忧心而又焦急的心情…
“我一直那么罩他!一放假终于摆脱我了对不对,这个忘恩负义的混球!”下一秒结月大喊道。“等我再看到他,一定要买一个最——最最最棒的篮球!然后!狠狠呼他脸上!”
“这样好吗结月…”千代抱着电话笑得无奈。“总、总之我…我给野崎君打个电话问下吧!”
“怎么谁都给他打电话!还有你要问他什么?”
几分钟后千代回了电话。
“我话音刚落,野崎君就说,”千代的语气有点疑惑,“等他有眉目了就告诉我…”
“你真的去问了啊?你们都这么爱给他打电话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啊!”
“因为、因为我们是、是在一个房间里、一、一起做某些事的交情!啊啊不对,没有若松君——不对不对有啊——啊我在说什么啊!呜呜呜…”
“…你今天,见过野崎吗?”沉默了一会结月问道。
“没有。怎么了吗?”
“那你今天怎么智商这么下线…”
“结月如果我在你面前的话我是一定会打你的!!”
“啊谁知道了…还有,和若松有关系么?到底怎么了?”结月脑袋里又浮现出了那句“是个很羞耻的工作”,不禁有些好奇。
糟!都忘了说话顾忌些,怎么一紧张起来什么都往外说——“若松君,是我们的后辈!他也在义无反顾地、努力地走着我们走过的路!”
“…还不如什么都不说了,听得云里雾里…大不了我去问他本人。嘛,以那家伙的性格是不敢做什么坏事的,”在角色等待技能冷却的功夫,结月拿起寿司咬了一口,手在睡衣上随意地擦了擦。
“不愧是结月,真了解若松君啊!”这句话还没说出口,千代就听到结月接着说,声音含含糊糊的。“哈,反正啊,就算他真有那个胆子,打篮球的时候它也未必能代替那条断了的腿。”
结月你好可怕!
“啊啊啊对了,等等,结月,我问你个事。”
“你说。”结月聚精会神地盯着屏幕。
“你毕业了,但他还在这里,你…有和他打算过未来吗?”千代小心翼翼地问道。
“哈?打算未来?”结月手一抖,角色没躲过攻击,顿时少了一大截红。
“是啊——很意外吗,这个话题?”
“还、还好吧…”角色重新站了起来,“这不是很多异地的人都会谈起的话题吗?不过啊,我们竟然会有未来这种东西?”
“诶?”虽然猜到她还没有规划,但这个干脆得不行的答案着实吓到她了。“结月,你——”
“我们甚至都没在一起,哪有什么未来好规划,”结月沉默了一会,又不忍心让千代太担心,于是换了个轻松的语气,“啊啊,我是说,如果哪一天我发起火来把他打死了的话,那我们就当然没有未来了啊。”
“……诶?”
“总之,外面天黑了,早点回家,到家给我发个短信。”
……
挂断电话,千代看着手机陷入沉默。有关他俩其实是正在发展感情线的男女配角的这个秘密…
能说吗?不能吧。
说起来最早发现的还是崛学长,然后得到了野崎君的肯定。如果拆穿了的话,搞不好他们之间会很尴尬,而且野崎君也很难再在顶着他俩的压力把支线好好地画下去了…
下午的时候她打电话找野崎君一起去美工店,但野崎君表示有点突发情况,下午没办法去了,于是千代一个人去买了东西,一个人坐电车回家。路上她看着外面的夜色,莫名地有点感慨。眼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一个地成了漫画中的原型,千代觉得,少女漫画这种东西离她算不上遥远。
怎么有点酸呢…其实啊,也好想做,野崎君笔下的人物呢。
哪怕,仅仅是个路人也好…

挂断电话,没有得到丝毫实用建议的结月继续玩游戏。明明是期待了很久的新作,玩起来却莫名的索然无味。刚刚她给了boss致命一击,但心不在焉的她被瞬间涌出的大量废鱼包围,左突右奔也无法突破,无论接下来的操作有多精良,也都已无力回天。
屏幕上出现failure字眼,她不爽地把手柄扔到一边,放松身体任由自己躺倒在地板上的垫子上。说起来,感觉这次英语考的不太好,说起来若松好像英语学的很不错,期末考得怎么样呢…
啊真是,这都能联想到那家伙,那好吧,来了就聊聊——
“濑尾学姐,我喜欢你。”
“开玩笑的。”
“觉得学姐你这里就很不错…”
虽然是个直神经的运动型,却意外的性格纤细啊——你这家伙,说着这种话的心情,到底是什么呢?结月把胳膊垫在头下面,盯着天花板试图思考一番。
嗯…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他俩一起去看电影那次,面对他的告白她无所适从地后退,然后他说是开玩笑的,自己虚惊一场后回到他身边,就听到了…这些莫名其妙的话…
还有要不要告诉他自己就是那个罗蕾莱啊…虽然很想看他震惊到被雷劈了的表情,但想想还是算了吧,万一他不相信,让她现场唱一段的话,她可没有能力把睡得七荤八素的他送回家啊…
结月不禁打了个哈欠,睡意笼罩,她没心思再去细想了。
好困啊,脑袋都不听使唤了。睡觉算了。
此时此刻,有人睡得香,有人却在瞪着眼睛,一动不动地看天花板。
同样没有得到任何帮助的若松又失眠了,他还不敢太明显地翻来覆去,这几个人睡起觉来都安静得不怎么打呼噜,弄出一点动静都会很明显。
睡不着觉的晚上很难熬,无事可做,哪里都静悄悄得让人提不起干劲。若松宁愿加跑一千米也不愿意失眠,掏出手机看了一眼,还是没有提示新信息。
他坐起身又躺了下去,试图用最传统的数羊来打发时间。
1…2…3…4…啊…怎么是绿色的羊,上窜下蹦的…5、5,是数到5了对吧…呃,怎么还在笑,笑得这么魔性…6…唔,看起来好像在哪见过…是在哪…
他数着数着竟然有点昏昏欲睡的感觉,有很多东西却开始在眼前闪现,一帧一帧像是幻灯片。砸到脑袋上的篮球,受伤时被贴好的胶布,迎着他的诉苦而被埋头吃掉的沙冰,被他告白时一抹并不显眼的红晕,轻盈跃起的身影和飘扬的蓬松卷发…他躺在榻榻米上睁开眼睛看到的那张脸…那张脸摆着一副凶相,手毫不客气地拽住他的领带,说出的是“喂那家店好像出新品了哦去看看!”,还有“你觉得蕨菜糕和抹茶冰激凌哪个好吃我想不出来耶——”
渐渐地眼前浮现出她的脸,和记忆中的某一天重合了起来。那天无数次地和罗蕾莱擦肩而过,然后扑通一声栽倒在地,有一次甚至在走廊都睡得人事不省…被人抱住了脑袋,还有…她轻声唱起了歌,调子搞怪但声音很美。虽然不能完全看清,但他知道,那就是罗蕾莱,因为,除了罗蕾莱,没有任何一个人拥有这种能让他安心睡去的力量。
比较惊悚的是,那时候他隐隐约约地看到一团蓬松的头发,半长不短地系着发绳…有点…眼熟…
似乎不小心就…弄明白了些…不得了的东西…
混沌的脑袋里瞬间豁然开朗,迷雾逐渐散去,一切疑问都迎刃而解。
如果就是你的话…那天台上的那次挑战,除去手段本来就很傻以外,我是不是更进一步地蠢到了家,没有女神就活不下去…什么的…
其实…这么郁闷这么无所适从,可能只是…
只是…
只是因为…
很想见你。
单纯的,很想见你…
如果你也有这样的心情,应该会回我短信才对吧。
踏实的睡意可真好啊,真想…好好睡一觉。都是因为你才失眠,所以如果我真的没回复信息的话,也能算是扯平了吧?
明明不擅长应对感情这种事,还总是喜欢找他来玩,土特产只给他一个人买,半路拖去咖啡厅吃新品,听到他夸罗蕾莱时露出的超开心的笑容…琐碎的、理不出头绪的碎片…终于…连起来了。
“学姐…我好像,真的喜欢你…。不是再开玩笑,大概是真心的。”
“我是在做梦吧,怎么开始有这么糊涂的念头…”
“总之好困…还是明天再想吧。”
手里还紧紧地捏着手机,好像它就是护身符。已经打开了信息,但他眼皮重得像是千斤,没有一点睁开去求证一下的力气。
只差一步。
未被他亲手点开的回话中,显示的最新发件人是——“濑尾学姐。”
只能祈祷,难得的这一刻清醒不会被这汹涌的睡意淹没,这样,好不容易才找寻到的人鱼公主就不会消失海上的日光中了,而是……

“晚安。”他嘟嘟囔囔的,也不知是在对谁说。

TBC
7.17

评论(5)

热度(46)

© Larchab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