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濑】只差一步03-04(未完结)


03

若松带球穿过封锁,高高跃起,轻松将球送去篮筐。
“得分!”
“又是个三分!干得漂亮!”
“若松今天状态真是好得让人匪夷所思,从他来之后还是第一次看见。啧,就没有人能挡他一下吗?”
队长对此心知肚明,但一上午都没挑破。吃饭的时候队长朝若松走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若松,一起吃吗?”
“好的前辈!”

“昨晚看样子是睡得很好。”
“是!虽然随身听进水听不了歌,但我一直在数羊,数着数着就睡着了!”
“这样啊。”队长往自己的寿司上挤了点芥末,“希望你状态一直这样好下去啊。作为庆祝,要来尝尝这个么?”
“…不,不了。我不太习惯吃辣。”若松下意识地摆摆手,神经太兴奋搞不好又要失眠,他摇摇头,“说起来队长,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后面还有的训练还有九天对吧?”
“是啊。”队长想了想,“啊,说到这忽然想起来,下周七夕节的时候队里会安排些活动,当天下午放假准备来着。”
“诶…”若松愣了愣,没有来由地想起了濑尾学姐发给他的短信,“那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可以请假吗?就是这一下午。”
“可以是可以,不过个人私心问句,你要去会谁啊?”队长咬了一口寿司,“让我猜猜,是咱们学校的吧?是A班的佐藤,还是C班追你死紧的那个小姑娘?”
“啊…都不是啦。”若松挠挠头,“是濑尾学姐。她叫我一起去了来着。”
“唔哦。话说你们进展得可真慢啊,去年七夕节你们好像也只是逛了庙会?”
“队长别取笑我了…我们之间可没什么关系可以进展,”若松笑得无奈,这底气不足的奇怪感觉是怎么回事?“总之,既然人家都邀请我了,我还没什么理由拒绝,那当然就要去了。”
“其实你很想见她吧。”队长冷不丁地说了句。
“呃呃呃诶?哪有…”
“你脸都红成柿子了啊?”队长的筷子在空中点了点,“迟钝也该有个限度吧,我这个路人都看不下去了。人家邀请你是对你有好感,以前她拿到球也就砸你不是吗?把握住机会,该冲就冲啊!”
“…”果然有女朋友的人就是不一样,不对不对,又不是羡慕…要怎么跟他形容明白自己和濑尾学姐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呢?真的只能用好感这个词解释吗??若松有点头痛地扶额,索性懒得辩解。“好的,我明白了。”
“还有,这是咱们毕业前最后能够集中训练的机会了,一定要把握好。这次小假期过去,回来之后,希望你不要因为其他事情分心,专心训练。”
“…嗯。”

收拾着便当盒,若松的心情略微有些复杂。虽说自从那个数羊的晚上之后,他就再没失眠过,轻松得像是放下了一桩心事,可是,无论后来再怎么回忆,也记不起坠入梦乡之前到底想通了些什么。
几天里他总是在有意无意地注意自己的手机,家人和朋友找他找得很勤,但偏偏没有来自濑尾学姐的新信息,莫名的焦躁一直持续到清醒时的最后一刻,在梦境边界时而清醒时而昏睡,
一转眼就到了七夕那一天,结束上午训练的若松回到更衣室,他一手拿着毛巾擦头发,另一只手拿起手机看了看。
依旧没有新回复。
返回桌面。
蓝色的波光里,小小的身影漂浮在其中,投下若有若无的影子。
说起来桌面这张图还是濑尾学姐拍的,好像是那只让她发出“好想吃肉”感叹的水獭…那天回去的路上她拽着他玩猜拳,输了的人要满足赢家一个愿望。虽说是发起人但她似乎并无提早准备好规则,想出的几个放飞自我的要求通通被满脸通红的若松严词拒绝了,最后她冥思苦想了很久,只好要求他把那张照片设作桌面。
若松打开手机相册中的那个未命名的文件夹,里面都是濑尾学姐拿他手机拍的照片。她的东西在他看来基本都是恶趣味,所以为了避免和平日里自己的东西混在一起,他专门弄了个文件夹把它们隔离开…看一下,呃,有电影院里他被吓到的表情,有游乐园里刚下过山车时他铁青的脸,有吃东西时突发胃痛他的表情,有被她戳得叫人毫无食欲的番茄蛋包饭,还有…在游泳馆门口她压低他的头,伸手在上面摆cheers的得意自拍…
他摇了摇头,脑海里又浮现出野崎学长的那句“濑尾就是濑尾啊。”,果然如此…
这时,忽然出现的一张照片吸引了他的视线。由于不常翻这里,再加上它处于相册深处,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这张照片,不由得吃了一惊。
这…是他…睡着的样子?
看背景,似乎是在电影院。竟然还是没在听歌的情况下??
奇怪了,他从来没在外面听过罗蕾莱的歌,万一不小心睡着的话会很难办的,更不用说他那个时候根本没在听歌,所以究竟是为什么以及什么时候,他会被她拍到睡觉的样子…
他忽然庆幸自己还没说“一定会去!”,若是说了的话,反倒会在询问的时候处于被预料到行动轨迹的下风,所以…不如就趁这个机会,在她离开这座城市到外地上大学之前,好好地再见一面。
把一些事情,问清楚。

他握着手机,一个人静静地在更衣室里站了很久。

04

饶是一目十行的本领也没办法把那么长的地址一下子看完,即便真的一目十行地看完了也根本记不住,虽然若松的朋友努力把地址写得详细些好她容易找,但他的好心根本再发挥不出更多的用处…电量耗尽屏幕转黑,结月合上手机盖子,只能按照大概印象买票上了站台。
已经是下午七点,正值下班高峰,电车里挤的很,基本没有空座,她只能踮脚去够高高的把手。
啊,够不到。
印象里今天这种状况还真是少见啊…是因为她不常坐电车的原因吗?
她环视了一下车厢,忽然明白了些什么。
她的家离学校很近,无论是步行去还是骑自行车都用不了多久,如果要坐电车的话基本都和若松一起。那家伙不愧是篮球部的,长得高还很结实,说是人海中一块礁石的话一点都不夸张…所以说造成电车一点不挤的这种错觉的原因,是那家伙在前面给她开了路是吗?
啊对了,那次抓住他腰带用来平衡的时候,他似乎说了什么“要滑下来了…”呃…那作为粉色胸罩的回礼,下次她送他一条结实些的腰带怎么样…嗯,可以,说起来,xx店最近正在打特价,好像是三折清仓…她正想着,忽然听到外面有人说“天啊,下雨了!”
结月扭头看向窗外,落到车窗上的雨滴被高速掠过的风吹成了一条一条的水印,像是即将交汇的奔涌河流一样,看起来下的很大。
虽然天气预报已经提醒过大雨,但她出门太急结果忘了带伞…
她抬手看了一眼表,大概还有一个小时才能到站,虽说不怕淋雨,但在浑身湿透却一时半会还不能回家的情况下会很不方便。
只能祈祷雨会在她到站之前停下吧。

若松顶着大雨赶上了那辆开往她家附近的电车,由于这里比较偏,上班族基本都是附近的人,所以车厢里的人很少,再过两站人才会多起来。
车厢里很安静,车窗被大雨冲刷让人看不清外面的景象。若松坐在座位上掏出手机。
还是没有回复。
被某种冲动驱使着的头脑冷静了一下,他感觉向前冲去的愿望消退了很多。毕竟他自己以没有时间的理由推辞了学姐的邀请,如果就这样出现在她面前的话,会不会有些失礼…要不然给她打个电话问问吧。
“您所呼叫的用户已关机,三秒钟后将为您转接至语音留言,听到叮的一声开始录音。3、2、1,叮。”
竟然关机了吗…
“……学姐,今天雨下的很大,没事就不要出来了。”思考了一下,他只能说出这种稀松平常的话,“总之打扰你了。”
………
撂下电话还是觉得不太对劲,好像缺点什么。
对他置之不理,不像是她的风格…
他意识到了不对,急急忙忙点开了信息,手指滑动找到了和“濑尾学姐”的信息对话。
然后点开。
————————————
他很少点开和她的信息对话,和手机深处的那个未命名相册一样,因为翻看的时候他总是会回想起些惨痛的记忆,各种被欺负各种不舒服的体验。
回话内容完完整整地显示在眼前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停滞了。
也就是说…
正好错过去了是吗?

结月好不容易找到了个移动电源,刚一开机就弹出了个语音留言。她耐着性子听完,一股无名火就蹿了起来。
这次也是要拒绝是吗?带他出去吃饭出去玩,被他说“我就不该来”也没有生气,一直一直都是她拽着他跑,可是!就算愿意倒贴不也该有个限度吗?!结月噼里啪啦地按下对方的电话号码,在她即将按下拨号键的时候,手机铃声响起,那边竟然打了过来。
“你几个意——”她超大声的咆哮被堵了回去,男生焦急的声音让她的心狠狠地揪了一把。
“学、学姐,你现在在哪?快告诉我!!”
“诶?我,我在往你那边去的电车上啊?”
“啧!”真相得到验证,若松发出了个不满的语气词,“一会到站你先找个地方避雨,在原地等我过去!”
“不必了!我正打算在下一站下车然后原路返回!不劳你接驾!”
“学姐!你听我说!”若松急得不行,“我一直都没看到你的短信不知道你要来,所以我请了假准备去找你…我现在正在去你那边的电车上!”
“哈——??”走两岔了吗原来?!
“总之你尽量少在外面逗留,雨太大了。”若松盯着窗外模模糊糊的夜色,“一会我再坐返程车回去,你就在站台能避雨的地方等我。”
“…哦。”

结果这边的站台老化,雨水从破破烂烂的屋顶流下来,迸溅起来的水花洒了她满腿。结月四处转了转索性也懒得再找,她一手掏出手机,另一只手挡在上面,给若松发了条信息。
“这边雨漏得厉害,你别下来了,我再买张票上车去。”
“诶?学姐的意思是躲在电车里避雨?”
“对。”
新消息提示,结月点开一看,是新闻的弹出窗口,里面传来主播字正腔圆的播报声,“气象局发布特大暴雨预警,所有公共交通须调整班次以保证在八点半之前结束运营,避免…”
“喂若松,你得下车,你那是末班车。”
“我看到了。你那边怎么样?”
“情况非常好,我整个人已经湿透了。天知道这里怎么这么偏,车站都破破烂烂的一点都不挡雨。”她的声音又变得一如既往的大大咧咧了。
若松的手捏成拳头,指甲深深地陷入了手心。不知道她还得在那等多久,这么大的雨,估计她已经冷得快要哆嗦了。
都是他的错。
“我马上就要到了。”他回复道。
“知道了。”
“对了,等下你到站的时候,咱们来打水仗吧!谁湿的更透谁就输了!”紧接着又来了条信息。
“学姐,我拒绝。”

八点二十的时候,结月看到远处中亮起了隐隐约约的灯光,车停稳后,她隔着雨幕看到了个一步跨上站台的高大身形。那个人脱下外套,两手将它撑在头顶,毫不犹豫地朝她跑了过来。水花在他脚边跳荡,把他原本就——湿了的裤子弄得更加惨不忍睹。
“喂若,你湿得更惨了哦,哈哈哈哈哈!”结月冲着朝她跑过来的男生说道。
那一脸超开心的表情是怎么回事?!果然还是个KY啊!若松一脸黑线,只能认命地站在她身后,弯下腰把下巴放在她头顶,让衣服也能挡在她的头上。
“学姐你还在笑什么?”两人已经走了很远,可结月的笑声依旧萦绕在耳畔。
“我在想,如果有人在后面看咱们的话,肯定会以为这是只熊。真的很像啊!啪嚓——一声跳下河,好不容易抓到一条鱼,结果没站稳啪嚓——一声又摔进河里,弄得狼狈不堪,到手的鱼也跑了!哈哈哈哈哈哈!”
“……”这个笑话可并不好笑啊。
“你身上湿得很厉害吧?”两人又走了一段,结月回头问若松。
她的脸离他很近,说话时的热气抚在他脸颊。原来学姐还是会关心别人的啊…他看着学姐,她正等着他的回复。
“啊、啊——还好,没有很多。”他赶紧回答道。两人呼吸相闻气氛暧昧,一时间若松忽然不那么讨厌下雨了,就像御子柴学长说的,“要用虔诚的心态对待每一个场景,因为你也不知道哪个能触发随机事件!”
果然是这样的吗?如果能让学姐的性格一直都这么好的话,多下几场雨也未尝不可啊!这时他听到她说,“啊?真是的,那一会打水仗的时候可就不好分胜负了啊?”
学姐你!!

评论(5)

热度(37)

© Larchab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