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九点,俩人正在汉堡店排队。见一时半会还轮不到自己,闲极无聊阿尔托利亚拿过他的手机翻了翻。
“你微信头像真没品,很久之前我就想说了。”阿尔托利亚打开微信,准备给他换头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有钱。”
“你不懂,财运滚滚来。”吉尔伽美什看着窗口,今日限定的巨无霸汉堡只剩四个,可前面还有足足七八个人,“比起这个,你觉得咱们今天能排到吗?”
“如果不是你熬夜打游戏,今天也不至于起晚。”她翻了个白眼。
“你不也睡得香,出来还能忘了带手机。”
“这个时候你还是闭嘴比较好。”阿尔托利亚警告似的看了他一眼,开始上传头像。
“换成了什么?”吉尔伽美什低头去看。
“皮卡丘。”许是对效果挺满意,阿尔托利亚准备打两把消消乐,就在这时,他的微信“皮卡——”地叫出了声。
“连音效都换了?”
阿尔托利亚没理他,随便瞟了一眼,备注“死女人”说道:今天放假,陪我去摩天轮嘛。
???
她单手打开对话框,手指上滑去看最往前的历史记录,“死女人”的话还真不少,什么“陪我去买东西嘛~”什么“好想你想得直哭哭到睁不开眼睛。”之类的。
“你被绿茶婊缠上了?”
吉尔伽美什也在看屏幕:“叫绿茶婊太便宜她了,把绿茶俩字去掉。”
“她是谁啊。”阿尔托利亚随口问了句,点进对面的头像一看,黑色长发,双眸红如娇艳欲滴的嘴唇。“我记得…好像是你们哪个董事家的女儿?”
“对。”
阿尔托利亚继续往下看,如果说前面都是她在讲单口相声,那么到一个月前她终于得到回应了。系统显示“您已解除对【死女人】的屏蔽”,接着他回复道:
“朋友圈第一条我老婆生日点个赞谢谢。”
“点好了,你请我吃饭吧~”
“没门。”
“下班一起走吧?”
没有回复。
“我刚刚买了早点,一起吃吧?”
没有回复。
???
阿尔托利亚继续往下翻,十天前:“朋友圈帮我老婆砍个价谢谢。”
“…你家买东西还需要砍价?”
“有钱人的情趣你不懂。”
“我爸爸有的是钱,和我在一起下辈子都不用为钱犯愁。”
“我就算倒八辈子霉也不会考虑的谢谢。”
“…砍好了,我去找你?”
“不必了。”
“跨年有安排吗?〔勾引〕”
没有回复。
五天前。“大胃王海选赛帮我老婆点个有眼缘谢谢。”
“…”
大概是打击太大了,足足过了好几天她才又贴过来,就是那句“今天放假,陪我去摩天轮嘛~”。吉尔伽美什观察着她的表情,“你就不怀疑我?”
“为什么要怀疑?”
“那你是不是该夸我忠贞不渝了?”他得寸进尺。
“不,我只觉得,你真是个各种意义上都很过分的男人…诶诶,排到咱俩了,快快快。”阿尔托利亚刚凑到窗口,就听到店员抱歉的声音:“女士,真不巧,巨无霸刚好卖完了。”
………
吉尔伽美什仿佛能看到具现化的怒气,自家老婆在窗口一动不动地站了快有五秒,突然一脸仇恨地转过头来,朝他大叫道——
“……把她给我拉黑!现在马上!!”
“?????”吉尔伽美什愣了,“你发火的理由是不是不太对劲?”

评论(2)

热度(27)

© Larchab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