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Zero】同人《王&他的王》

 

本篇为《FateZero》中Saber阿尔托利亚&Archer吉尔伽美什的CP向小段子。

 

* 梦与现实

       垂死的君王艰难地用残剑支撑无力的身体,回头看向尸体铺满来路。

       夕阳的光安静地抚摸他随风飘扬的金发。他伫立在那里,眼中只余绝望。

     Hic jacet ArthurusRex quondam Rexque futurus。”

       她猛然惊醒,枕头像是在水里泡过一般.等她反应过来伽什还在身边的时候,伽什已经醒了.
  
      “又做噩梦了?”他深红的眼睛闪着微光.

      “嗯…”阿尔托莉雅轻声抽泣.

      “别怕,还有我.”伽什伸出手,紧紧地搂着她,“别怕,别怕,你还有我.”

       深红的眼睛和青蓝的眼睛对视,泛着柔情.

       靠着男人的胸膛,阿尔托莉雅终于睡着了,睫毛上挂着泪花.

       他垂下眼睛看着怀里的阿尔托莉雅.当时的他,第一眼被她的高贵吸引,于是满心策划着以喜剧的面貌摧毁她.知道后来才发现,除去理想,怀里这个无论多么坚强的女人终究会有脆弱的时候.

       他俯下头,吻吻她柔顺的金发,和他一样的高贵发色.

* 早

       被子动了动,一个金发脑袋从被窝里探了出来.

      “早上好。”阿尔托利亚在洗手间刷着牙,头也不回地对男人说,“睡了这么久,昨天晚上累到了吧。”

      “嗯,的确是很累啊。”男人酒红色的眼睛盯着洗手间里的女人,慵懒地回答,“好久没做这么多工作了。”

       阿尔托利亚打开水龙头冲掉牙膏沫,擦了擦脸。

      “醒了的话就起来吧,”她揉了揉男人的头发,“My hard-working king。”

       伽什捉住她的手放在唇边,轻咬一口。“Yes,my queen。”

       阳光透过白色的棉布窗帘轻轻照进卧室,安静温暖。

* 晚饭
 
       长桌两端的两人杀气满满.

      “亚瑟,”伽什以拔出宝剑的飘逸姿势拔出刀架上的菜刀,“今天谁做晚饭?”

      “吉尔伽美什,”阿尔托莉雅不甘示弱,剔骨刀在她手中闪闪发亮,“当然不是我.”

      “那么,我们不妨以你的骑士之道进行一场公平的对决,”伽什笑,“如何?”

      “很好!”阿尔托莉雅微微点头,“不列颠骑士王,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挑战英雄王吉尔伽美什.可否迎战?”

      “无妨!”伽什点头,“开始吧!”

       两人的瞳孔中蔓延出杀气,随即——

      “剪刀石头布!”
 
      “我赢了,”阿尔托莉雅冷冷一笑,看向面前 的男人,“你做饭.”

      “可以.”伽什扔掉菜刀,“公平竞争,愿赌服输.”

      “呼…”阿尔托莉雅如释重负长叹一声
   
      “可你太天真了,”伽什得意地笑了.

       ……

      “喂你干什么!?”

      “不用做了,饭就在面前,”伽什轻松按倒阿尔托莉雅,居高临下,“直接就能吃.”
 
      “你——!!!”

* 敌对

      “代表本国意志,我认为贵国所谓的‘正当自卫’纯属无稽之谈,”娇小的女人站在台前,金发耀眼夺目.义正辞严,散发着凛然不可侵犯的气场,“请贵国立刻撤回军队,本不列颠国的领土上不需要他国所谓‘正当防卫’.”

      “哦?”对面也站着一个金发的男人,慵懒而不失威严,“无稽之谈的究竟是谁呢…?”

      “什么?”阿尔托莉雅皱眉.

      “立场已经很明确了,吾德意志不会后退一步,”伽什一顿,缓缓地扫视下面压抑着沸腾的人海,“吾国不会进行解释,也不会接受调停.”

      “那么,只剩下战争手段了.” 阿尔托莉雅缓缓地说,“这是否为贵国的意志?”

      “然也.”男人转身离开.

      “吉尔伽美什!”盛怒之下,阿尔托莉雅咆哮,“难道一定要以战争方式解决?”

       男人没有回头,一抹意义不明的微笑出现在唇边.

       没错.只有你值得我如此大动干戈.

       十年前,决定成为君主的她拒绝了他,一意鳏寡.

       爱情上输给了你,那么我就在战争上赢你.

       一点一点磨掉她的傲气,毁灭她,将她变成百依百顺的奴隶.衣衫凌乱,目光呆滞,不会对你说“不”的景象,光是想一想,就很令人期待.

       不是吗?

* 表演

[四十岁伽什二十五岁阿尔托莉雅设定]

         森林中仿佛划过一道闪电.终止的地方,一只鹿躺在草地上,停止了呼吸.

         “您的箭法还是那样的好,”随行的臣子恭维,“实在是宝刀不老.”

       “是吗.本王觉得自己还是很年轻.”吉尔伽美什笑,“就赏赐给你吧.”

      “谢王恩赐!”

       “那么,轮到我了.”阿尔托莉雅翻身下马,“你是个值得我认真的对手.”

      “本王会认真观赏的,”吉尔伽美什玩味地笑了,目光紧紧跟着那个娇小的身影,“你是打算用剑?”

      “不错.”

       血色飞溅.金发狂乱地飘扬,绿色的瞳孔紧紧收缩.身影轻盈得犹如舞者,绵柔的动作中爆发的却是目空一切的霸道与傲慢.

      “好,”吉尔伽美什鼓掌,“你让我惊讶了.”

      “那么,可以放弃对不列颠的讨伐了吗.”阿尔托莉雅不以为意地擦了擦脸上的血迹,转身神色淡然地问道.

      “不可以.”

      吉尔伽美什颇有些兴趣地打量着阿尔托莉雅的表情,令他奇怪的是,对面的人竟没有一丝情绪的波动.

      好像她已经看透了他的伪装.

       他在心里咬牙切齿.她知道他还忘不了她.

* 无关情爱
        
            [我们,究竟是什么关系呢.]

            和白天里高高在上的霸道不同,夜里的他温柔而缠绵.
    
            有快感,有屈辱,也有绝望.

            那一天对她来说是噩梦.她的不列颠毁在了身上的这个男人手里.男人从教皇(如此残忍的民族本不应该有信仰——她是这么想的)手中接过皇后的象征,从此,不列颠的亚瑟王变成了德意志的皇后,——一个符合女人身份的阶下囚.

            十年前,他向她求婚时,她就不明白这个与古代君王同名的吉尔伽美什的想法,如今她更加好奇,他究竟把她当作什么呢…是俘虏,还是财产?

            想什么呢…难道还会奢求什么呢?她不禁苦笑,在浪潮即将缓缓达到顶峰时,像一个溺水者放弃了一切希望一样任由摆布.

            像是察觉到了她细微的变化,浪潮忽然减弱,然后停了下来.一个潮湿而不掺疯狂的吻轻轻落在了她的额头.

            阿尔托莉雅有些茫然.随即,暗哑的声音在她耳边平静响起.

            “我爱你的灵魂,无关情爱.”

* 敌对

         “到最后,也还是要与我为敌吗…”那个穿着金色盔甲,傲慢的君王,以嘲弄世界为乐的Archer竟自嘲地笑了.鲜艳的血色触目惊心.他不顾saber刚刚必杀一剑造成的伤口,用尽力气抬起手轻轻抚上她的脸.

         “也对,得不到的东西,才显得格外美丽…”深红的眼睛与碧绿的瞳孔对视,倒映出对方的脸.Archer的笑意愈发浓厚,“再见了,骑士王.希望还有机会相见.”
     
          话音落下,整个人便分崩离析,盔甲,身体,金发,脸庞,手臂,最后是她脸颊上的手.

* 游戏而已

       吉尔伽美什缩在沙发里专心致志地玩着PSP,画面上的saber正处于绝对上风,步步紧逼…转身,版边弹跳!重击!连招!lancer被打得像一块抹布一样飞了出去,重重的被版边反弹回来,红条掉了三分之一
       然而吉尔伽美什紧张地盯着屏幕,生怕在lancer在saber召唤出EX咖喱棒之前恢复,否则lancer很有可能趁机一击秒杀毫无还手之力的saber——
             3!
             2!
             1!
    吉尔伽美什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如此认真地对待游戏,致使他如此拼命的原因,只是成功冲击二十连胜会得到称号“saber的胖次”而已.
    虽然仅仅是一个单机游戏,况且称号也不是最高级的那种,但是吉尔伽美什就是在拼命,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几乎在saber准备完毕的同一瞬间,lancer暴起掷出黄蔷薇之枪.然而,在咖喱棒面前,黄蔷薇只不过是临死前的挣扎罢了.吉尔伽美什眼露凶光,得意一笑.接下来,只要发动最后一招——
    忽然身旁的手机响了,吉尔伽美什下意识一抖,叼在嘴里的pockey一下子被咬碎,连带着用力失去控制,竟错过了绝杀的大好时机…咖喱棒准备失败,saber已经毫无抵抗之力…一瞬间lancer已经移动到了saber面前,黄蔷薇造成无法治愈,红蔷薇翻转,随即是大大的红字,“GAME OVER”!

   女仆装的saber遗憾地摇摇头,“吉尔伽美什君,继续努力哟!”

   那几个字母好似砸在了他的心上.吉尔伽美什颇有些愠怒地狠狠瞪了手机一眼,抓起来扔飞,被天花板反弹后直接砸到冰箱上,变成了一堆碎片.

   “‘saber的胖次’呜呜呜呜呜呜…”吉尔伽美什两眼发黑,趴在了面前仍闪烁着“GAME OVER”的PSP上.

   晚上.

   阿尔托莉雅进门便抢过PSP,奋战一下午好不容易又到19连胜的吉尔伽美什借助身高优势向前一扑,不料阿尔托莉雅一退,吉尔伽美什整个人便以“大”字的姿势趴在了地上.

     “GAME OVER”声响起,吉尔伽美什眼睁睁地看着屏幕又一次被鲜红的字母填满.女仆装的saber对他一脸抱歉地摇摇头.等他痛心疾首地捶地半响再次抬起头后,发现阿尔托莉雅不太对劲.

   “你的呆毛呢,骑士王?”  

   “吉尔伽美什,”阿尔托莉雅完全无视了他的问题,脸上一副黑化的表情站在吉尔伽美什面前,“上午给你打电话怎么没接?”

   “什么电话?”吉尔伽美什一愣,忽然心里咯噔一下,这才反应过来,心里哀嚎,“惨了…!!!!”
  
   已经来不及编出一套令人信服的说辞,吉尔伽美什面前正闪烁金光.不用看也知道阿尔托莉雅祭出的是怎样强力的杀猪刀,光芒下面目清秀的女人冷冷一笑——

    “哼.”

    “救救救救救命啊————————”

* 如果我不再是我

    “放下剑,做我的妻子.”

     他人生中的第一次告白.却透着傲慢与蛮横,甚至在她最疲惫最狼狈的时候,伤害了她.

     他曾经以为她不愿屈服于他只是因为他的原因.他承认那的确不像是告白之人应有的态度.如果只是因为这个,经过了那以后的十年,现在的他完全可以能够得到她的心.可是,到底是为什么呢.

     他回想那次午夜酒宴.那天他被她的眼神吸引,听到一个女人如此“荒诞不经”的梦想.她要用圣杯换取重新来过的愿望,带领自己的国家重回辉煌.

     他承认,第一次对她求婚时,他满心想的只是想要占有这个高贵的“东西”,扩充自己的宝库.然而现在他才明白他致命的错误,他没有将她当做一个人来看待.她有自己的愿望,有选择自己未来的权利.

     他只想说,现在退出圣杯战争还来得及,你已经是一个不存在这个世界上的亡者了.被愧疚淹没却依然挺立的灵魂,还何必用不属于自己的时间来惩罚自己?

     如果我不再是我,你会喜欢我吗.

     他站在阳台上,感受着都市特有的气流.这个城市,那么空,那么冷.如果她在他的身边,两人还能相视笑笑.

     如果是她的话,笑起来一定很美吧.

* 喂

     “喂,”吉尔伽美什从上铺倒挂下来,看着下铺的迪卢木多,“要不要去新生联谊会溜达一圈,勾搭妹子?”
 
         “没兴趣,”迪卢木多叹了口气.“我还没来得及勾搭…”

         “她们就被勾搭走了对么?”

         “不,是来勾搭我…”

         “切!”


*尝一尝


评论(3)

热度(64)

© Larchab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