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剧》

标题不过大脑。

金剑同人 超短篇 题材如标题 十分钟练笔系列

*求求你 推开我




(一)


多年以后,吉尔伽美什回忆起阿尔托莉雅时最多的一个场景是——阿尔托莉雅面无表情伸出手——轻轻抚上他的脸——猛地一推开——完成暴击 这样的一个过程。


有一天他突发奇想地抓住了她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像是情人之间的温柔语言一般…而阿尔托莉雅显然是意识到了这一点,一向淡然的脸染上了慌张的颜色,努力想抽出手,力气却比不过他。

折腾了半天终于精疲力尽的她以为到此就是结尾,然而不料被吉尔伽美什一把抱在怀里。


“喂你做什么!”阿尔托莉雅挣扎着想从他的怀抱里出来,可一个刚刚一米五的女生哪里是一个一米八几男生的对手,只得束手就擒。

吉尔伽美什把头埋在她的颈窝里,轻声说,“这一次,不要推开我,好吗。”


那是第一次请求,也是最后一次。
当时的她已罹患癌症,剩下的生命不足四个月。


(二)


深秋。气氛正如这个季节一般令人压抑。

他木然的盯着黑色的棺材,她的家人在与她作最后的道别。阿尔托莉雅的母亲已经哭昏过去两次,醒来时又趴在棺材的边缘继续哭。

阿尔托莉雅。

他的阿尔托莉雅就在那里。

他最爱的。死去了的。阿尔托莉雅。

——就在那里。

他的喉结动了动。步履艰涩,像是一个很久没有上油的机器人一样跌跌撞撞地走到棺材边,低头看着里面沉睡的人。


这是他最后一次可以仔仔细细的打量她的机会。还有五分钟,她就要永久地迁入新居了,离开家人,离开朋友,离开他,自己一个人在黑暗的地方度过几十年,一直到剩余的躯体也消失殆尽。

她才十六岁。他本来想未来的五十年里她的生命都会涂满他的色彩,生命中都是他的烙印。稍差一点的是平淡的一起生活,再不济 能天天见面哪怕不在一起也好。

可他从来就没有料到会有这样一种结局。

“你不应该去那里的,”他说,“你不应该成为去那里的人,一个人。独自。扔,下我…”

他的阿尔托莉雅。他最爱的阿尔托莉雅怕黑。怕的不行,五分钟都呆不了,更何况五天,五年,五十年。

阿尔托莉雅怕黑。他知道。

住院第一周的晚上她开着灯才能睡,即使同病房还有三个亲切的五十多岁的阿姨也不能让她安心睡着。吉尔伽美什曾和阿姨们说过这件事,她们的和善态度并未打消他的担心。他不是怕打扰阿姨们,而是担心阿尔托莉雅怕黑这件事。低头看着她的睡颜,他只觉得心里一片柔软。当时谁都不知道会如此严重,都天真的以为一个月就能出院…

如今他敲了敲自己心脏的地方,感觉里面是空的,正发出沉闷的金属回声,像废弃的电池一般正流出酸楚的液体。

都怪我,没有在你活着的时候帮你克服对黑暗的恐惧,只是一味的消极的陪着你,而已。

他低头看了许久,伸出手——轻轻抚上她的脸…冰凉,没有弹性。失去了生机的脸受了一点力甚至出现了略微的凹陷。

他的眼睛模糊了,只觉喉结发紧说不出话来。他庆幸刚才他说了话。他的阿尔托莉雅马上就要进入黑暗了,他有什么理由让她最后的几分钟里依旧是孤独一个人。

不能哭,不能,他告诉自己。他要让她安心的走。看见我哭,肯定更不舍得走了。这只是徒添悲伤。

(三) 


他的手一点一点扫过她的脸。像抚摸稀世珍宝一样小心翼翼。没有血色的苍白的唇,来不及说出“我爱你”就永远合上了;曾经那双灵动的眼睛,还未填满他的心脏就永远不会睁开。他是那么的钟爱她那曾经红润的唇,那双祖母绿的眼睛,和她整个人。

他的“偷袭”,最后还是成功了。

他的手停留在她那双交叠在胸前,永远无法再推开他的白皙而修长的手上。

吉尔伽美什轻轻的握住了她的一根手指。

“这一次,允许你,推开我哦。”他轻声说。

终于眼泪落了下来。吉尔伽美什强自压抑着的情感和理智开始全线崩溃。他大步离开,头也不回。

这是第一次允许,也是最后一次。


(四)  


“吉尔伽美什先生,你还好吗。”穿着黑色法衣的牧师关切的问。


“不好,”吉尔伽美什咧嘴,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她那么优秀,所以上帝召唤她去做他身边最美丽的侍从。”牧师并未对他的反应感到意外,“主爱她的品质,她并不是死亡,她的灵魂与你们同在。”


“阿尔托莉雅是我的,从头到脚,从外表到灵魂,都是属于我的。”他说。


“吉尔伽美什先生,您要明白,这世上所有的人都是神的子民。”牧师说,“神对他的子民有着绝对的感召力。也只有他拥有改变人命运的力量。他是爱着人类的…”


“够了。”


“您说什么?”


“我说,够了!”吉尔伽美什的红瞳死死地盯着牧师。


“那么,请您节哀顺变。”牧师点点头后离开了


吉尔伽美什颓然坐下,面若死灰。他发现无论经历多少,他都无法真正的超脱生死。


一个重返世界的亡魂,真正能够留恋的能有多少?


“一…”


“一”。


答案是,阿尔托莉雅。他的阿尔托莉雅。


他唯一留恋的,阿尔托莉雅,死了。


他倒在吊唁用的长凳上,像一个失去了浮木的落水者一般疲惫不堪。


“我说,你把她还给我,好不好。”



【以上BE是真结局,自己都被虐的受不了了来点HE伪结局的小安慰】 


脖子上金色的挂饰轻轻晃动,仿佛有人轻抚了它一下。迎着光,他看到一个半透明的身形面对他而立。仿佛天使的纯洁。

他感受到脸上轻如羽毛的触感。

“我是你心里的影子,名叫阿尔托莉雅。”她微笑。

“我在你的心里。上帝是仁慈的,他只是去掉了肉体的累赘。我是阿尔托莉雅灵魂的具象化,受你心的召唤,存在于你的心里。只要阿尔托莉雅存在于你的记忆一天,我就不会消失。”

“只要你在,就好了。”他轻声说。

评论(5)

热度(52)

© Larchab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