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系列】只是个同人而已啦

没有主要描写的CP

 

想到哪写哪的不靠谱 

 

没有明确目的

 


 

校园 谁都有

*
 在离高考还有不到半个学期的时候,库丘林终于顶不住主任和父母的压力去理了个平头。库丘林知道今天是难得的假期,几个室友都会在宿舍里宅着发酵无聊到爆。他有些踌躇自己应该怎样回去。深吸了一口气,库丘林告诉自己该来的总会来推开宿舍的门。
 门打开的瞬间,三个人同时转头看向发出动作的方向。面对着室友们的库丘林表情可怜兮兮,像一只淋了雨的doge一般无助。
 整整三秒的迷之沉默,吉尔伽美什率先打破寂静笑倒在床上,“蛤蛤蛤蛤蛤蛤蛤卧槽咋的了这是”
 艾米亚一边说着“哪有那么好笑我觉得还不错啊”一边迅速捂上嘴看向窗外,然而一耸一耸的肩膀和渗出的颤抖声线还是出卖了他。老好人迪卢木多起身迎着库丘林期盼的眼神拍了拍他的肩悲悯地说“其实只是羊剪了毛而已啦”
 库丘林很悲愤,逃进厕所。
 *
 这里是冬木市某个二类高中。美其名曰冬木第二高中,实际上是一个学生们听到诸如“某几个班又打架”的消息能淡然回复“哦~然后呢”的小社会。而这里最大的问题呢用男生们十分贴切的一句话概括就是“连一个雌性的影子都需要脑补的地方”
 是的这里最大的问题就是男女比例严重不协调,所以你不用纠结自己没钱没颜没智商,因为就算你有钱有颜有智商也没个卵用,压根就没几个讨论这个的人。于是男生们的对话大致分为以下几种
 “去年圣诞限定的《xxx心跳》三条线终于都GE了”“卧槽GJ”或“我今天在文科班发现了两个女生”“真的?几班?”或各种游戏名词。
 库丘林属于第一种,艾米亚属于第二种,吉尔伽美什是第三种,迪卢木多就是个小透明。

*
 “库丘林发动‘闪现’技能,哦,真是神走位。来跟我撸吧我带你飞”
 吉尔伽美什早就笑完了,此刻他正窝在床上利索地给surface插上电源,刷刷刷摁下启动密码。
 “还真是少见的走位呐”艾米亚接过话头,“可惜神技不常见”
 “果然技能冷却长也是幸运E的一种表现么…”吉尔伽美什若有所思地扯开一袋薯片
 “跟你的幸运A是没法比拉”上面另一个幸运E开口。
 “恩的确,”吉尔伽美什打开游戏,界面显示登录中,“我记得你和那个叫凛的小姑娘交往的那段时间幸运值也超低的啊”
 出现这种话题并不奇怪。据古代时期流传下来的记述来看,冬木是个颇有故事的地方,这里一些古老且很难解释的习惯经过几百年的传承逐渐衍生成了冬木这个城市所特有的风俗,其中包括占卜,神学等。而近些年冬木出现的一些无法用科学解释的现象更是为冬木这座城市平添了些神秘的色彩,比如说有人曾目击穿着难以描述的铠甲的人手执光剑飞上六层公寓的屋顶。先不说真实性几何,虽然这是个二次元文化十分普遍,且科学技术完全足够支撑cosplay技术需求的增长速度的国家,这里,却依然有许多人相信有某种奇异现象存在,特别是冬木这种本来就有些颠覆人常识的特殊地方。
 最近的调查表明,冬木市的经济增长正越来越依靠其这方面的优势。无论是从科技需求还是旅游需求来看,其所带来经济效益都是相当可观。与这个趋势相同步的,地质学正逐渐受到重视。科学家们相信冬木市的地脉中一定有些尚未探明的特殊构造,这一想法虽然没有根据且颇为大胆但是却受到了广泛的支持。而有关冬木的一些报道也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国际新闻上,许多难以解释的地质现象,世界杯决赛队伍的成功预测都吸引了国内外许多的注意力,也让许多人都知道有一个冬木市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其中幸运就是这个地方很流行的一个话题,根据一定的标准对一个人可以称之为固有属性的运势进行的评估也是当地一个堪称风俗的行为,其影响之大甚至吸引了外地一些人慕名前往只为了一句话,还对此深信不疑。然而和对待星座和吉凶抽签一样,大多数当地人对这个话题的态度和外地人就不太相同,是好的就信不好就不信。
 但事实证明,这东西还真有些灵验的成分,比如说一直点正的幸运A吉尔伽美什,比如说幸运E的库丘林。如果用意外横财作比的话,幸运A是捡钱的,那么幸运E就是丢钱的。这一属性往往能体现在需要运气的所有方面,所以吉尔伽美什的日子一向很顺,比如说走在路上都能捡到钱虽然他并不缺钱,比如说连枪都懒得磨也能考第一等等等等,所以还有两个月就高考他还在淡定玩游戏。但他也是有挫折的,比如说阿尔托利亚这块石头。
 *

“可别提了。世界上所有被ntr的都可以拿我当榜样”艾米亚知道后半句是在对他的。那段时间他的幸运值低得一比,基本上都是E,“先不说这个了,好久没见你玩游戏,段位掉了么?”艾米亚远远望了一眼电脑屏幕问道。
 “肯定掉了,我估计没少掉。最近太懒。”吉尔伽美什掏出手机,“我草掉这么多,白金二,真是日了狗了。”
 “牛逼。”艾米亚想了想又加了一句,“真牛逼。”
 “谢谢。”
 *

五分钟以后。
 “迪卢木多——”库丘林在走廊喊,探头问吉尔伽美什,“看见迪卢木多了吗?”
 吉尔伽美什一反常态地盯着手机一声不吭,不知道是在看什么专心致志。艾米亚替他回答
 “哪都找不到么?”
 “是啊,”库丘林说,“哪都找不到。”
 “哦那你是刚来还有事不知道,”艾米亚说,“迪卢木多是一周一怪,至于吉尔伽美什大概是因为阿尔托利亚来短信了”
 俩人一起看向吉尔伽美什,后者正专心致志地摁着手机大概是在发短信。库丘林还是头一次看见吉尔伽美什这么专心的样子心说这得是多重要的事能让这逼认真成这样都能放着游戏不管。心下正赞叹着这惊人的专注力时,艾米亚忽然问“你找迪卢木多有事?”
 “啊?嗯是啊,”库丘林说。
 “那我估计是你一时半会都找不到他了,这货一周一丢,一到这时候谁都”艾米亚的声音忽然被一句音量极大的骂声打断了。

“这杂种说掉就掉才上来几分钟猪队友草”
 两个人又一次看向那边。吉尔伽美什大概是发完信息了,此刻他脸上就写着游游游游游戏几个大字,脑袋上扣着耳机,鼠标和键盘上的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此刻他正处于黑化的暴走状态,浑身散发着诡异的低气压。因为刚刚他的队友掉线弄得他险些挂掉,不过幸好运气还不错这才勉强稳住了局势。
 “哦,别在意。”艾米亚说,又继续向库丘林解释,“一到这时候谁…”
 他又被打断了。这一次不是游戏而是手机响起的铃声。两个人下意识摸了一下口袋,都安安静静的没有反应。激战正酣的吉尔伽美什无意中低头看了一眼,一下子就把耳机和电脑扔到了一边然后接起电话。什么叫开口跪,库丘林终于明白了这个词的含义。
 “喂~”
 卧槽,库丘林一口水喷了出来。他转头看向吉尔伽美什,后者正拿着电话一副腻歪的不行的语气,还一把把电脑推到一边。多次点了静音无果后吉尔伽美什一把扯掉电源,库丘林眼睁睁的看着屏幕转黑,不由得默默为吉尔伽美什的队友和妈妈祈祷。
 “走吧库丘林,我请你出去吃饭,咱们离这个异教徒远点。”艾米亚默默站了起来,对库丘林招招手。
 “走走走。”
 *

下楼的时候两个人遇到了不知从哪里回来的迪卢木多。艾米亚对他说,“迪卢木多,咱们中间出了个叛徒,走走走出去吃饭。”
 老好人没多说什么跟着两个人走了。路上库丘林好奇的问艾米亚,“吉尔伽美什女朋友叫什么名。”
 “剑道部部长,阿尔托利亚潘多拉贡。”
 “哇塞…”库丘林感叹,真不愧是神经病,眼光都这么特别。
 “那他俩是怎么…”库丘林竭力用一个合适的词,“呃,我是说,怎么在一起的?”
 “准确的说,是吉尔伽美什单方面追求。”艾米亚说。
 “那他是怎么看上阿尔托利亚的?”
 “问迪卢木多。”
 “别提这件事了。”迪卢木多笑笑。
 有一天艾米亚,迪卢木多还有吉尔伽美什三个人刚从食堂出来,一个人撞倒了迪卢木多跌跌撞撞跑了过去,老好人也没想多少,抓住艾米亚的手站了起来拍拍灰继续走。走了能有七八米,又一个身影擦着迪卢木多飞驰而过。逐渐逼近第一个狂奔的身影,随即整个人飞起踩倒前面的影子。等到灰尘落定,所有人才看清刚刚惊心动魄的一幕。一个娇小的金发女生两脚踩在一个高大的男生身上,女生冰凉凉的说了一句:
 “交出来。”
 底下的人还要挣扎,女孩叹了口气一脚踩在男生的脖子上,虽然没有用力但也足以让下面的人魂飞魄散。那个人乖乖掏出了女孩要求的东西。阿尔托利亚捡起那个钱包,扔给迪卢木多。
 “下次小心点。”
 迪卢木多刚要伸手接,另一只手在他面前稳稳接住。

那只手是吉尔伽美什的,更奇怪的是他的表情。
 他刚要说些什么,就听见吉尔伽美什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嘿妞我追你好不好”
 阿尔托利亚都没有正眼看吉尔伽美什,转身就走。

july21待续

暑假快乐

评论

热度(37)

© Larchab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