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剑同人】《然而你的一切都是我的,对,包括你》




第一章




1*请戳标签  然而你的一切都是我的对包括你 




2*来粉我!!COME ON GUYS!!(๑•ั็ω•็ั๑)@Larchaber_喪心病狂骑士3P组




正文




市中心的某公司总部。 
 一个年轻女孩正站在25层楼的玻璃幕墙内眺望城市远景,这是专属于最高决策人的办公室,她的年龄更多地会让人联想到秘书的身份,然而
 “总经理,这里是公司下个月的财务预算,请您过目。” 
 阿尔托利亚依旧看着窗外没有动,伸出一只手接过秘书递到手中的文件,漫不经心的看了一会,“公关预算减少5点,还有,叫负责人十分钟后来见我。其余可以,拿给董事会过目。”
 “好的。”
 阿尔托利亚大二那年,过完19岁生日的第二个月,尤瑟去世了。尤瑟生前在公司掌握有相当数量的股份,即使阿尔托利亚不用工作家里生活也能比较舒坦。然而阿尔托利亚并不甘心于此,签订了放弃股份的协议意味着放弃了公司相当大一部分决策权。两个月后阿尔托利亚受命进入公司,以总经理的身份独自打拼。
 仅仅一年半,她就从一个略带青涩的新人成长为不露锋芒处事成熟,手握大权的职场人。董事会对她信赖有加,出众的才干让她在同龄人之中成为佼佼者。在下属和朋友看来,阿尔托利亚几乎就是完美无缺的人,可是就是这样的她也有害怕的事,比如说逼婚。
 或许是因为特殊的经历,亦或是性格使然,不到两年的职场生活几乎褪去了她所有女孩子的稚嫩与青涩,与之同步的是愈发强烈甚至不输给男人的求胜欲望和逐渐犀利的思考方式。阿尔托利亚在职场积累的经验就已经能相当于其他人的十年才能达到的高度,而与她同年龄的很多人还没走出大学的象牙塔,甚至都还没了解到生活的艰辛。偶尔与几个还没毕业的同学聚会时,这一点明显的差异早已表现无遗,经历的丰富与否使得同龄人都对她敬而远之。她母亲觉得她虽然年轻,但是她出众的才华和沉稳的性格完全可以吸引无数追求者。事实的确如此,追求者无数,其中不乏精英土豪等,但是…阿尔托利亚皱了皱眉头,虽然追她的人条件都很好,但是…至少一半的人年龄都够做她爸了。
 这也成为她对外拒绝的原因之一。阿尔托利亚对外的借口都是我还才21还很年轻暂时没有这方面打算等到一切都稳定再考虑,实际上她自己的理由却很有意思。她虽然一本正经却喜欢挑战,想要追一个自己想追的人。至于想追什么样的人,她现在还是不甚清楚,只是隐约觉得那个人和自己不会有很多共同点。
 无比检点的生活,中规中矩的思维。这是他人给她的评价,阿尔托利亚感觉颇为不安。
 和这些几乎完全相反的人…会是个什么样子?




*
 不知不觉又到公司的迎新季。今年的面试阿尔托利亚没有参加,而是规定好名额后全权交给各部门的负责人处理,自己只负责一个月后签字批准的程序。 
 这是上层的意思。董事会给她放了一个月的假,让她出去散散心。一位过去素于尤瑟交好的女董事语重心长的告诉她再怎么说你也是个年轻女孩现在再不走走以后真忙起来还出不去了事情交给下面人处理就好。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阿尔托利亚也只能乖乖收拾行李到外面度了一个月的假。一个月后,调整好状态的阿尔托利亚回到了工作岗位。




车开到公司楼下,阿尔托利亚远远的发现门前站着一个人,一动不动。近了看,那是个金发男人,墨镜遮住了半张脸。她按了按喇叭示意他让开一下,男人回头,很礼貌的让了两个身位。阿尔托利亚客气地点点头,也没多想就开了过去。无意间一瞥,两双眼睛便不偏不倚的短暂对视。那个奇怪的男人保持着摘下墨镜的姿势看着车尾灯离去的方向,金发红瞳笑得嚣张。阿尔托利亚心里莫名咯噔了一下,迅速过了一遍和自己关系不太好的人,确定和那个金发男人没有交集。
 那么,他是谁?
 这个问句只停留了两秒就消失了,只不过是个路人而已,没必要想那么多。
 




金色的长发干练而不失优雅的盘起,黑色的西装套裙一丝不苟。细高的高跟鞋踏踏的踩在地上,娇小的个子却散发着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气场。任谁都能看出这是个颇有权威的年轻女性,更何况是自己公司的传奇人物,员工们的眼神中都不自觉的带了些羡慕和敬畏的神情。没有久假之人的倦怠与心不在焉,阿尔托利亚神采奕奕的出现在办公室门口,笑着对几个主管说道:
 “早上好。”
 和几位部门主管的例行公事也很顺利,最后的财务主管报告后说:“总经理,董事会觉得我们财务管理方面有些不足,调派了一位外面据说是专家的人来协助,规定上要求必须让总经理过目。”
 阿尔托利亚有些意外但还是点了点头,董事会会插手区区部门的管理,这在以前都是很少见的状况。要么是事关重大,要么是那个人很重要。但不管是哪一种情况,既然董事会插手了,那么她就需要提起十二分的心思对待。
 “请进。”她身体略微前倾对门外说。门口传来了轻微的声音。阿尔托利亚紧紧盯着声音传出的地方,不知为何忽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像是为了印证这种奇怪的感觉一般,当那个人摘下墨镜,完全在她面前站定时,他露出的那个表情让阿尔托利亚一下子又坐了回去。
 他是…早上的…那个人…
 “哟,是你啊。早上还真是失礼了。”男人笑笑。
 “啊,早上,没什么,我也是,”
 她不知道这没有来由的紧张是怎么回事。办公室里谜一样沉默了一会。足足愣了好一会才忽然意识到了自己难得的失态,因为财务总管和那个男人在那站了好一会等着她说话,她赶紧不着痕迹的深呼吸调整自己,平静开口。
 “好的。先代表公司欢迎您的加入,”她恢复了正常的公事公办的状态,“既然同在这个公司工作,就说明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就是让这里变得更好。作为总经理我可以代表这个公司说话,那么我们就有着合作关系,说是战友都不为过。而在维护公司利益为前提下的一切合法行为我都是鼓励支持的,所以,还请您不要吝惜您的智慧,为公司而服务。”
 这段话说的相当有水平,不着痕迹的拉近关系却又能摆正双方的位置,说得一分不多一分不少。阿尔托利亚稍稍松了一口气,等着男人的回答。
 “我叫吉尔伽美什。”
 阿尔托利亚一愣,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没问他的名字。对面的男人又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瞬间她就对他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那就是不放过任何一个漏洞,看穿对方的窘迫并迅速加以嘲讽。
 真是个恶劣的性格,她不禁心里嘀咕。但是她不能否认他的敏锐,而且看不出这个叫做吉尔伽美什的男人的下一步想法是什么,短短几个回合她就知道自己遇到了一个可以称之为对手的男人。
 “好的,吉尔伽美什先生。”阿尔托利亚笑着说,“那么合作愉快。”转头看向财务主管,“该交接的都没有问题吧?”
 “已经都确认完毕了,”主管说,“不会耽误工作。”
 她的视线从主管移到吉尔伽美什身上,忽然有种不舒服的感觉,后者甚至都没看主管一眼,反而是一直一声不吭面无表情的盯着她看,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像是伏在草丛中的豹子打量猎物一样。
 “您还有什么问题吗,”阿尔托利亚说道,顺着视线看了回去,眼神中似乎含着锋芒。
 “没有,”吉尔伽美什唇角上挑,“完全没有,一点都没有。”
 “那好,你们都去忙吧,辛苦了。”
 她看着两人向门走去,忽然有了一个想法,“副总管先生,”
 男人闻声回头。
 “请留步。”阿尔托利亚转头对秘书说,“搬一把椅子过来。”
 “哦哦,不必不必,”那厢椅子已经离了地,吉尔伽美什笑着制止秘书的下一步行动,替她把椅子放回原位,“我是员工,她是上司,我站着就好。”
 秘书回头用眼神询问阿尔托利亚,后者点点头,示意她可以出去了。听着门被小心翼翼的严丝合缝的关上的阿尔托利亚靠在椅背上,低头漫不经心的看着手背,“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您在国外呆过?”
 “是的,刚从国外回来一两个月。”吉尔伽美什说,“您是怎么猜到的?”
 “乱猜的。”阿尔托利亚笑了,抬头看向吉尔伽美什,“喂喂,别一副不相信的表情,我不骗人的,看我这么真诚的眼神。”
 “哪有不信您的道理。”吉尔伽美什也笑
 “上司都爱听这种话,可惜我不喜欢。”
 “那真抱歉了…区区不才还请您见教。”
 谁都抓不住对方的破绽。隐藏着刀刃的美丽舞蹈接近,被对方不动声色的巧妙避开。看客只能看出动作相接的巧妙,却不知这是看似亲密实际疏离的试探。
 两人对视,阿尔托利亚不知为什么忽然感觉很舒畅,甚至有些想笑。不是这个男人本身好笑,而是他的某些和她共同的东西让她开始产生了些许兴趣,因为这种人她见得并不多。
 “没什么好见教的…都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的人。”阿尔托利亚像是对自己说,又像是刻意说给别人听。她抬起手看了看手表,重又靠回椅背,“您不累?”
 “还能聊。”
 “站了这么久想必也是有点累了,和你聊天很开心,”阿尔托利亚像是没听懂话外音一样依旧说,“希望我们有时间还能深入的聊一聊。”
 吉尔伽美什听出这是很明显的逐客令,便也抬起手看了看表,“时候不早,我就先告辞了。和您聊天也很有趣。”
 “格尼薇儿,”阿尔托利亚稍稍抬高音量,秘书小步跑到办公桌前。
 “送这位先生回他的部门”
 “好的。”







一高一矮两个人走在长廊里,吉尔伽美什开口,“听说你们是闺蜜,你们老大…是个什么样的人?”
 刚来这个公司一两天,他就听到了很多有关阿尔托利亚的闲话,当然都是窃窃私语。毕竟这个城市以极高的消费和众多数据使人望而生畏,而这里又是地狱中的地狱。能进来的基本没有几个吃闲饭的,生活所迫,没有人敢光明正大的议论董事会之下的最大权力者。虽说是闲话但是能说的范围极小,比如说无论年龄大小凡是下级都会喊她老大,比如说她的众多成就等等...很少听到有关她生活的传言
 “啊,我们经理啊,真是…”格尼薇儿马上就笑了,“很严肃,有的时候能把一个大男人训哭,谁都不敢惹…虽说是闺蜜但是在公司里完全没有这回事,想当初我面试还差点被她刷下来..但她有的时候会很少女很孩子气…”
 “少女..孩子气?比如说什么情况?”
 吉尔伽美什马上转头带着笑看向格尼薇儿。后者有些紧张兮兮的环顾着四周,“您确定要知道?”
 “只是有点好奇。”
 “啊…要不然手机号给我,咱们私聊…?”
 “……”吉尔伽美什思考了一下,“抱歉啊,手机卡我都是用一张扔一张。”
 “诶?这是为什么呢..?”格尼薇儿小心翼翼的问
 “啊,讨厌的人太多了,总来烦人懒得搭理”吉尔伽美什想了想掏出纸笔写下了一串电话号,”那你就打这个吧,换号的时候就告诉你。“
 “啊好。”格尼薇儿接过。
 “小芭呀,这次旅行有没有看上的人啊,”晚上母亲又提起这个话题,阿尔托利亚只能以妈我困了先去睡了为由逃走。
 房间里没有开灯。阿尔托利亚打开落地窗,晚上清凉的风轻轻吹进房间。阿尔托利亚散开头发,站在阳台上看着城市的夜景。
 “恋爱…吗。”
 *
 “哈?迎新酒会?”
 “是的…”秘书刚要说话,被打断
 “可是都已经一周了啊”
 “所以要补办…”又一次被打断
 阿尔托利亚接过预算,刚看到第二项火气就冒了上来 
 “吃什么龙虾?这是在吃我吗! 
 随后“舞台布置,减少百分之五十” “别整什么邀请函 他们是员工不是客人” “音响,花篮,都不要”
 最后的花销定格在原案的一半,阿尔托利亚斜睨秘书,“邀请的人都通知好了么?” 
 “通知好了,”秘书赶紧说。  
 “出去吧
 “啊,好。”
 晚上六点,即使是工作狂人如阿尔托利亚也不得不换上晚礼服前往会场,虽然她宁愿把时间都花在工作上。由于习惯了简洁的及膝套裙,刚一穿上长裙的阿尔托利亚险些摔了一跤,还好格尼薇儿眼疾手快一把扶住她才没出什么事。
 “我感觉我浑身都是裙子”阿尔托利亚抱怨
 “坚持一下吧”格尼薇儿只能宽慰她,“而且这一晚上您不需要做很多事,只要上去讲完话就好。” 
 “那太好了,”阿尔托利亚叹了一口气,“这该死的裙子,以后谁求我我都不穿这东西” 
 在专车上阿尔托利亚收到了确认会场布置完毕的短信,刚想把手机塞进口袋里才想起来礼服没有兜便随手把手机交给格尼薇儿手里,然后 吩咐司机把车开到酒店侧门,这样她可以早点到酒店的监控室以监视晚宴的过程。车停稳后戴着白手套身着整洁制服的人轻轻拉开车门朝着阿尔托利亚伸出手。她微笑点头手搭在那人手上 缓缓下车。  
 “真是个美好的晚上,阿尔托利亚小姐。”侍者忽然开腔,阿尔托利亚有些诧异的看向身旁的人,后者正摘下华贵的银色假面。他不说话还没什么,一说话她才发现这个金发就是… 
 吉尔伽美什! 
 “不应该这么称呼我吧,副总管。”阿尔托利亚说,忽然发现自己找错了重点,“不对,你怎么在这里,你不应该和财务主管一起吗” 
 “他估计是怕得罪我,不敢跟我说半个不字,所以,我就来了。”吉尔伽美什直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笑了“而且, 今天晚上我不是副总管,你也不是总经理。”他捏住阿尔托利亚的下巴,“ 今天晚上,我是吉尔伽美什。你是我看上的那个女人,阿尔托利亚。” 
 “…”阿尔托利亚很想放声大喊,这苏到不行中二到不行的宣言是个什…?么鬼! 
 “喂喂,”她知道自己力气比不过他只能智斗,“所有人都到齐了就你和我不在…不太好吧。” 
 “你觉得我会在意这个?”吉尔伽美什说着就捏住了阿尔托利亚纤细的手腕,她想拽出手却不料两只手都被他轻松控制。  
 “你想干什么。”挣扎无果,阿尔托利亚的脸色阴了下来 
 “没什么,只是太无聊了想找找乐子。”  
 “好,那么你被解雇了。”这句话刚从阿尔托利亚脑海里出现还没出口她就意识到此路不通。面前这个叫做吉尔伽美什的男人是由董事会选来的,要开除他,不仅权限不够,而且她不可以与董事会相左。而面前这个男人显然是非常理解她的窘境,不仅没有放手的意思,反倒是露出的那个笑让她浑身不舒服。 阿尔托利亚脑袋里已经乱成一团,但是还不甘示弱的狠狠瞪着吉尔伽美什。和这个男人呆两个小时的结果用手指头想都不会好,然而即使是练过剑道的她在力量和速度上也完全不是他的对手,一向对自己信心满满的阿尔托利亚此刻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大危机。她强迫自己冷静,想要寻找一个突破口
 “好吧,如果…”
 “哦不必费心…我只是想和你,”吉尔伽美什笑。忽然不远处响起有人说话的声音,两人同时屏住呼吸听着
 “总经理呢?”
 “吉尔伽美什先生也不知道哪去了。”
 “还有两分钟就是总经理讲话的环节了啊”格尼薇儿的声音
 吉尔伽美什抓住阿尔托利亚,一步迈进墙角背面,露出半个侧脸。角落里窄只能勉强让一个人通过,为了不被人发现,吉尔伽美什只能维持着一个姿势,那就是两个人紧贴在一起…那边的人丝毫没有想到不到三米的小角落里他们正寻找的总经理正被刚来的财务部副总管以一个极为暧昧的姿势控制着。
 阿尔托利亚刚要出声就被捂住了嘴。她有些愠怒的回头看向男人,他另一只手则是像是抓着一个娃娃一样迅速禁锢住她。拼命挣扎的阿尔托利亚忽然觉得腰上被掐了一把,不疼但还是吓了她一跳
 “别动,听着。我是在为你的名誉着想。”吉尔伽美什头也不回的说,“我说过了我无所谓,但你觉得你这个样子被人发现会有什么结果?”
 “呜嗯”阿尔托利亚只能停下动作,愤愤的说些什么,眼神像是要杀人一般凶恶,心想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我是因为谁才会落的境地!阿尔托利亚气的直跺脚。
 比起晚会缺席阿尔托利亚更在意的是自己的衣服…虽然自己身材说不上有多好但至少也是个女的,抹胸的晚礼服肩部甚至都没有细线固定,而刚才不顾形象的挣扎甚至威胁到了裙子拉链。那位她无法拒绝的女董事连哄带骗给她穿上,大概也没料到会有如此窘境
 “我可是听说你从来不骂人的,”吉尔伽美什饶有兴趣的看着阿尔托利亚有些迷离却依然锐利的眼神,加重了手上的力道。他借着光仔仔细细的打量着这个几年前他就一见钟情的女孩,依旧是不服输却娇柔的绿色眼眸。视线不自觉下移,有些凌乱的礼服露出了柔软曲线…呃
 吉尔伽美什觉得自己喉结一紧,赶紧扭头,放开了对她的禁锢。 
 *
 阿尔托利亚扶着墙剧烈的咳嗽了几声,觉得眼前发黑浑身无力,没有力气抬手照着那张还挺帅的脸上来一下子。她也不想管身后是什么就倒了下去。吉尔伽美什接住她搂在怀里,低头对她坏笑




“你是没穿高跟鞋吗,这么小只。”
一向中规中矩的生活忽然出现了一丝波动。回想起这些年,在父亲的严格管教下成长,一切都是被安排好的,一板一眼中规中矩。没有普通女孩玩的娃娃,也没穿过粉色的裙子,她有的都是象棋和端庄的深色制服。在这样的教育下,高中时她成了剑道部的首任女部长。




仅有的玩伴也很多年没见过了。和那个人撒娇是可以的,那个人和她一起闹成什么样都不会被父亲惩罚。可是她真的已经想不起那个人的样子,只记得在他身边她才能真正被当做一个女孩一样对待。




 除了那个人,从来没有一个人带着自己这么疯过,她不禁开始猜想大厅里高管此刻会有多惊慌失措,而自己只想站在旁边一边看一边笑。 




我一定是脑子抽了,阿尔托利亚脸埋在吉尔伽美什胸口想着,因为她听到了自己的笑声,不知为什么自己竟然觉得很好玩。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的折腾,阿尔托利亚的心脏跳得很快,脸也有些发烫。




“傻逼,”阿尔托利亚脑袋靠着吉尔伽美什的胸口,声音有些闷,“我的高跟鞋能踩死你。”
 吉尔伽美什乐了,心想终于可以告诉她埋藏在自己心里很久的秘密
 “你…的内衣…露出来了…黑色的…” 
 不出所料他看到阿尔托利亚瞬间扭曲的表情和一只带着凌厉风声向他招呼过来的手—
 “给总经理打个电话吧” 
 “可是总经理的手机在我这里啊”
 那边估计是找完一圈回来汇合了,阿尔托利亚瞪大眼睛,忽然想起还有讲话这回事一下子跳了起来冲向外面,刚刚的思考瞬间烟消云散。还没反应过来的吉尔伽美什要去追她,听见格尼薇儿惊讶的声音,他的心思动了动,等到匆匆忙忙的脚步声都离开后他才从墙角出来。
 捏着一条黑色的布料,吉尔伽美什看着一个写着75C的小小标签笑了。
 搂了这么半天,这姑娘手感真心不错。







九月份的晚风已经能吹得人一个哆嗦,从吉尔伽美什旁边逃出来阿尔托利亚瞬间便感觉到了寒意,忽然有些眷恋刚才的温度,不知为何竟有想回去的冲动。




心还在狂跳,阿尔托利亚下意识的捂着心口。她已经向着刚才的方向迈出了一步,然而格尼薇儿闻声回头,看见正瑟瑟发抖犹豫不决狼狈不堪的总经理。
 “总经理你的衣服怎么这么乱…”
 几个人赶紧给阿尔托利亚简单收拾了一下,格尼薇儿绕到她正面仔细看了一眼惊的连连退了好几步才站稳。这哪是乱啊 这简直就是被扒了一样啊…!!!!
 来不及修复自己破碎的世界观,格尼薇儿只能先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披在惨不忍睹的阿尔托利亚身上,拿着手包和文件的她只能歪着脖子夹着手机一手扶着穿长裙就走不明白路的阿尔托利亚匆匆走向洗手间。结果阿尔托利亚还是摔了一跤,不摔不要紧,阿尔托利亚一下子就疼得起不来了,格尼薇儿的东西也掉了一地。
 啊啊啊啊啊啊,格尼薇儿觉得自己快要叫出来了。到了酒店就没有一件正常的事,弄丢了总经理,后面的环节只能乱七八糟的往上勉强顶住暂时没被人发现端倪。找了半天总经理自己跑回来了还衣冠不整满脸潮红,甚至还摔了一跤。不行不行冷静冷静,你在阿尔托利亚身边混了快两年了也是见过风浪的人总会有解决的方法没有也得有不然今天就是死期啊冷静下来格尼薇儿现在不是叫的时候这才是考验你的真正难关,衣冠不整还娇喘的阿尔托利亚正在等你拯救,现在闺蜜和总经理都只能靠你了!想到这里格尼薇儿稳住了自己的心神深呼了一口气,扭头对阿尔托利亚说
 “乖乖在这不要动,我去告诉保安拦住所有过来的人马上就回来。”
 说罢格尼薇儿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步伐带风凛凛杀气的离开了阿尔托利亚的视线。不到半分钟格尼薇儿就回来了,蹲下给阿尔托利亚一颗颗扣上西装外套的扣子,对她说,“总经理忍一下疼,我们去洗手间把你里面的衣服弄好,然后打电话叫人来接你,好不好。”
 阿尔托利亚疼得说不出话,只能乖乖点头,在格尼薇儿的帮助下勉强站了起来一步步走向不远的洗手间。
 *
 “副总管,刚才总管一直在找你,”一个人跑过来对玩着游戏的吉尔伽美什说
 “哦。”吉尔伽美什百无聊赖的站起身,跟着来人走了
 “吉尔伽美什先生,今天晚上出了些状况,需要您临时做一个即兴演讲,什么都可以,可以吗”
 “可以。”
 吉尔伽美什很愿意收拾这个因他而起的烂摊子,而阿尔托利亚史无前例的愤怒表情也让他愉悦的不行不行的。所以他准备破例听一次指挥,体验一下阿尔托利亚听说他帮了忙而不得不压着怒气道谢的样子。
 他忽然有了个想法。随便抓了个人,吉尔伽美什笑着说道:
 “给我一根数据线,对,iphone6的。”
 *
 洗手间里,阿尔托利亚正两手将裙子举高防止沾到地上的水,格尼薇儿整理好了她的衣服正站在她身后给她盘头发。穿着10cm高跟鞋的阿尔托利亚还是矮她一截,给她盘头发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一束光打在阿尔托利亚披散的一头金发上,她绿色的双眼在纯金的光辉下熠熠生辉。
 格尼薇儿盯着镜子,第一次体会到女神两字的含义。
 收拾好这头金发这场恶梦就结束了,格尼薇儿吁了一口气,这种晚上她不想再过第二次,就连平常让她哀叫连连的事务都比这可爱。
 “等等,格尼薇儿,”阿尔托利亚忽然说,“我觉得我内衣有些不对劲。”
 “诶?”
 刚才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怎么都到内衣了…格尼薇儿摇摇头只得放弃盘到一半的头发,赶紧接过裙子。阿尔托利亚解开拉链将裙子从上褪到胸口,她看着镜子愣住了。镜子里,隔着一层薄薄的打底,里面的柔软轮廓清晰可见。
 “我操抹胸没了!”
 格尼薇儿愣住了,还没来得及消化一下这句话的意义,下一句话就完全颠覆了她的三观。 
 “王八犊子偷我东西!” 
 格尼薇儿敢发誓认识阿尔托利亚这么多年从未见过阿尔托利亚如此狂暴的黑化状态。今天晚上发生的所有事都已经超出了自己的能力和理解范围。她觉得,麻烦的事似乎才刚刚开始,可自己好像已经没什么能做的了。
 气急败坏的阿尔托利亚让格尼薇儿去刚才那个角落看看还在不在,接到命令的格尼薇儿小步跑出洗手间,路过会场时看见那个有着耀眼金发的男人正在台上弄着什么,台下安静的等着他的下一步行动。
 格尼薇儿咽了一口口水,直觉告诉她他此时此刻要做的事和阿尔托利亚有关。
 格尼薇儿觉得这个直觉不是因为心虚,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是这个男人的共犯。因为那个“什么时候很少女很孩子气”的问题在她这里得到了答案。
 答案是,“在她无法控制局面的情况下”
 哦,格尼薇儿好像明白了,今天晚上的事应该都和这个家伙有关系,原来他这么着急实践…
 那边吉尔伽美什已经抬起头,笑着说,“好的,久等了。”
 他拿起投影仪的遥控器,轻轻一按。




*
 照片角度有些奇怪,有些重影还很背光,但是所有人都一眼认出那头标志性的金发。背景是公司的玻璃幕墙,旁边还有衣服的边缘,明显是偷拍的。在这个场合给所有人看自己偷拍一个人的照片,含义不言而喻。
 什…
 格尼薇儿惊的当场石化,别人的反应也好不到哪去,底下一片骚动。吉尔伽美什拿起话筒,表情从容。
 “请安静一下。”他说。“还有很多照片,可惜不舍得给你们看。” 
 “因为阿尔托利亚是我的。” 
 全场静默。 
 “希望你们不要和我抢,在座的大多都是新人对吧,在这里给你们提个醒。”吉尔伽美什说,“不要和我抢任何东西,第一,你抢不过。第二,你若抢,我便不让你好过。” 
 “但是想要追一个人,需要 一点一滴的努力,有自己的,也有外力。在座的各位如果有人能帮我追她,论功行赏。” 
 “你凭什么”底下不知有谁说了一句。 
 “说得好,”吉尔伽美什笑,“凭什么,就凭我等了她十年。”
 “诶?”格尼薇儿惊讶的瞪大眼睛,初中开始她和阿尔托利亚就是很好的朋友,阿尔托利亚的生活她可以说是了如指掌,她确定这个叫做吉尔伽美什的男人从未在阿尔托利亚的生活里出现过,直到一周前他刚刚进入公司。但是她选择了沉默,或许是有什么她的确是不知道的东西。
 “每人一万算作封口费,请别让阿尔托利亚知道。”吉尔伽美什扫了一眼会场,“格尼薇儿,麻烦查一下人数。” 
 “啊,好。” 
 “你拿我的卡去提钱,”吉尔伽美什扔给主管一个手包,“密码都是阿尔托利亚的生日。”他又扭头对沸腾的会场说到“如果谁敢泄密,放心,你身边的人都会争先恐后的来告诉我。我的恋情就拜托你们了。” 
 “没问题!”底下一片喊声。 
 光是查人数就查了五分钟。糟了。阿尔托利亚还在洗手间,那东西掉在那估计也没人知道捡到也无所谓。格尼薇儿赶紧跑回洗手间,欣慰的发现阿尔托利亚不仅没有生气而且对大厅发生的事一无所知。
 “还在吗?”
 “没有。”
 “没有也好,”阿尔托利亚松了一口气。“至少没人知道是我的。” 
 “嗯,”格尼薇儿赶紧掏出手机,“我打电话让兰斯洛特来接你。” 
 “好。” 
 兰斯洛特是阿尔托利亚的青梅竹马,高中时候莫名就喜欢上了格尼薇儿,这俩人还是阿尔托利亚给撮合的。生活里这三个人好的跟一家人似的,需要兰斯洛特的时候基本上都是一个电话就过来。 
 “对不起啊格尼薇儿,今天临时有一场训练去不了了…”那边是这么说的。 
 “好吧。” 
 情急之下格尼薇儿拨通了吉尔伽美什的手机。那边没有接,格尼薇儿只能对阿尔托利亚说,“别急,等一会也没事。”
 “嗯。”阿尔托利亚说,“我的手机。”
 “啊,在这里。”格尼薇儿从包里掏出阿尔托利亚的手机,递了过去。
 *
 吉尔伽美什正忙着发钱,过了好一会才看到有未接电话,手指一扫屏幕就回了过去。 
 “喂哪位?” 
 “我和阿尔托利亚在一楼洗手间,出了些状况,能麻烦你送她回家吗?” 
 哦~说起来还没有给这一位红包就来了个神助攻。吉尔伽美什笑了,“当然没问题,那么门口见。” 
 “走吧总经理,安排好了。”格尼薇儿说,“我扶着你。” 
 听到这句话,坐在洗手台上的阿尔托利亚一下子跳了下来,差点摔了个跟头。 
 “啊啊终于回家了。”说着她就推开门。过了两秒钟,“彭”一声有如经历了一个回放一样,两个人维持着开门前的姿势站在洗手间里。阿尔托利亚回头问,“怎么是他?”
 “啊这个…这两天刚换的手机联系人还没导过来…”
 阿尔托利亚沉默了一会,“算了,走吧。”
 “又见面了,阿尔托利亚小姐,”推开门,某金发青年用一种颇为欠揍的声调对她说。
 “去开你的车。”阿尔托利亚咬牙。 
 “你要走着去吗?”吉尔伽美什打横抱起阿尔托利亚,对格尼薇儿点点头,“交给我吧。” 
 “那么就拜托你了,”格尼薇儿鞠躬。 
 “你你你你放我下来!”
 吉尔伽美什抱着阿尔托利亚转身离开,格尼薇儿在后面目送这两个人离开,不禁觉得这俩人好般配的样子…这时,吉尔伽美什衣袋里一个露出来边角的东西吸引了她的注意。好在她的视力相当不错,一眼就认出了那个东西…
 那不是…阿尔托利亚丢的…吗?
 万万没想到!
 这一刻她好想发个微博。




第一章 完
第二章 更新中




JULY 21




Larchaber


返回来看一遍加了好多东西hhh




评论(8)

热度(85)

© Larchab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