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梗

忽然又想开坑 一个很简单的梗

“傻芭!”吉尔伽美什扯着嗓子对屋外喊到。

“干啥?”

“喂猪了吗?”

“喂个木头!”

阿尔托利亚没好气的顶了一句。

哦。这两个洋气的名字好像不太适合大碴子味的农村,改名改名。傻苞米和旗儿ww(注意,是连读的qir)。

《面朝黄土背朝天》

“苞米,你快去喂猪,猪都叫唤了。”旗儿又转头对自己儿子说,“呜噜,去帮你妈一把。”

呜噜有些不情愿的去了,几分钟后呜噜跑了回来,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把手伸给旗儿看。

“爹猪咬我”

“真拿你没招,”旗儿叹了口气,“我去。”

于是在昏黄的灯光下呜噜又高高兴兴的看起了小人书

潘苞米,人如其名,金发,平胸,生的难啃,熟的塞牙。娘走的早,爹也走的早。套用一句歌词是小白菜地里黄,几岁就没了爹娘。没人做饭,营养不良。脂肪少的可怜,一到秋天只能自己忙。潘家以前也算是小有资产,但都怪老尤没事闲的入了一个金属壳子搞空了家底。据说这东西封印在身体里可以包治百病,于是老尤试了一下,啪,他把自己捅死了。哦,忘了说,都是因为她妈走的早老尤才不想走的早,结果还是没逃掉,毕竟都是没文化惹的祸。苦逼的苞米从未抱怨过自己生活艰苦,从未自暴自弃,勤勤恳恳自食其力。好不容易打倒了地主,本想坚持按劳分配原则兢兢业业各种各的地,结果赶上公社运动,种的东西都要上交国家。一夜回到解放前,苞米想都怪公社的人太能吃,再想想又算了,毕竟她也挺能吃的,大不了都吃回来

有一天公社食堂因为没粮倒闭了,饿昏了眼的苞米晕头转向的找东西吃,不知不觉游荡到了村长家悄悄自留的地的田垄上拔起了萝卜,遇到了同样不知道这块地是村长家的旗儿,旗儿见她拔得很费劲于是帮她一起拔。于是为了报答救命之恩,苞米就成了旗儿的媳妇儿,有点莫名其妙,似乎又水到渠成合理的很。虽然他儿子长得挺俊,但是他实在是太二逼了,以至于村民都有点怕这个旗儿。所以村长也没说什么,因为旗儿都三十了。

 旗儿,一个帮别人拔自家萝卜的脑残。名字没什么含义,只是音比较像,是村长家的儿子。因为公社一半的粮都在村长家,所以旗儿也从没缺过饭吃。像前面说的,这个旗儿有个毛病,是脸都无法弥补的毛病。他很喜欢比划一些奇怪的手势,还喜欢念谁都听不懂的咒语,比如说“给他呃不爸别抡”,或者是“嗯七肚”,非常魔性,有一段时间村里人看见他都绕着走。

那天他站在某个地上念着嗯七肚,背后忽然响起一个声音:

“什么肚?”

嘿 吓了他一跳。他回头,一个瘦瘦的女孩蹲在地上抬起头问他,看样子是在拔萝卜。他认出这个女孩是一个人住的苞米,其实他认识的人并不多,因为没几个人跟他说话,之所以认识她是因为她特别能吃,村长怕自己拿的粮越来越少还专门找她谈过话,前一阵公社的粮食本来就有些紧张,干吃不干的大老爷们一堆,但实际上每周苞米交的粮都是最多的。苞米垂着头说我知道了,一周瘦了一圈。

“哦,猪肚,”旗儿说,“你吃不吃?”

“吃。”

“那拔完萝卜就去我家吃猪肚。”旗儿说着就挽起了实际上并不存在的袖子,“我帮你一把。”

倒不是说旗儿有多善良,他其实是太无聊了。

然后这俩人就成亲了。是的,成亲了。家里穷的连叮当声都敲不出来的苞米只能这样报答。


旗儿只好去喂猪。今天猪有些暴躁差点咬了旗儿,可能是因为苞米一直没顾上喂食。

“苞米!”旗儿扯着嗓子又是一声,“怎么喂猪?”

“猪都不会喂,猪都被你气死了!”苞米也是大声回答,“你是猪吗?”

“哦,那就是了。”旗儿把苹果塞进嘴里,“快来喂我吃饭!”

“滚进去!”

旗儿嚼着苹果得意的就要进屋,被苞米叫住了。

“你上哪去?”苞米在围裙上擦了擦手扯着嗓子问。

“回屋啊。”

“那才是你的屋。”苞米指了指猪圈。”滚进去。”

“苞米——”

争执不下的旗儿和苞米同时扭头松手,原来是隔壁一身红袄的大玲(凛)子串门来了

“哟玲子啊,晚上在这吃口不?”苞米赶紧把旗儿推一边,后者砰的一声趴在了石磨上。苞米迎了上去,亲昵的拽着大玲子的袖子,“晚上炖大鹅。”

“不了不了,“大玲子赶紧摆手,”我们阿叉(emiya)做的熟芥菜,你尝尝。”

“唉呀真是,谢谢你老伴了啊。”

大玲子家原来是地主,听说要打土豪的时候赶紧各家分了不少东西才渡过难关。后来生活稳定就招了个上门女婿,就是阿叉,一看就是个农村人,土地一样的颜色,话说的不多,还会做饭带孩子,给大玲子省了不少事。

“客气啥,”大玲子摆摆手,“我先回去了,他爹招唤我呢。”

“慢着点走常来溜达啊!”苞米说。

苞米看着大玲子出去后抄起簸箕对旗儿就是一下子,旗儿吓了一跳。

“干啥玩意儿你这是。”

“你瞅瞅人家,再瞅瞅你。不用你会那么多样,你少叨叨几句行不 张牙舞爪的跟赵四儿似的”

“行行行我就吃还不行吗。”

“猪喂了吗?”

”啊——“旗儿张嘴一脸坏笑。苞米从兜里掏出一个还沾着土的土豆就塞了进去

 

JULY

Larchaber


本来就是个脑洞 一开始就没打算认真写 如果喜欢就扩写吧

评论(7)

热度(33)

© Larchab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