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剑】殊途同归

《殊途同归》


写参稿时翻百度百科出现的新脑洞 挣扎到底是交写完的那一篇还是赶出来这个交上去 最终还是决定交原来的那篇 赶工没法保证质量而且这个脑洞有点大所以留下来发lof

长篇 大概会坑 

金剑 预计BE  

(嗯…别担心 如果真的朝BE发展我会毫不犹豫坑掉的)

大致设定 


阿尔托利亚 潘多拉贡 

原型是不列颠红龙亚瑟王

职阶 saber 刚睡醒时处于什么都不知道的状态 在阿瓦隆即现在的格拉斯顿堡沉睡了千年 因为对圣杯有着执念被人召唤苏醒 想要得到圣杯改写不列颠历史 

吉尔伽美什 

职阶archer 行动能力A所以为所欲为 

赢得四五两次战争 两次杀死saber



正文


远坂时臣叹了口气,他拿这个古老的英雄王完全没有办法。一身简单修身的便服,挺拔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黑色的平光眼镜,金发的古老君王正趴在电脑前看着贴子。

“我的王,我们该出征了。”时辰微微躬身。

“本王要去不列颠。”吉尔伽美什看都没看他一眼,自顾自的挪动鼠标。

“第二个servant...在那觉醒了吗?”远坂时臣小心的问,对待这个巴比伦的老树皮可不能用硬的,只能顺着毛摸。

“不知道,去玩。”

话音刚落,金色的光闪过,远坂时臣的面前只剩下了一台开着的电脑。即使是优雅的时臣此刻也有些绷不住了。为了这场圣杯战争他不知有多苦心的准备,早早拿到了圣遗物,比任何人都要早的召唤出了这张王牌。本以为召唤出这位英雄王就会稳赢,但他显然无法完全掌握这个比祖宗都傲慢的servant。

不听你的,再厉害也没什么卵用,抓不住的胜券就是一张空头支票。时臣想着,只好在椅子上坐下,有些头痛的扶了扶额角。

算了,不听指挥也没关系,作为一个master,他对自己的能力还是有信心的。况且第二个servant迟迟没有出现,也不急。吉尔伽美什就算在没长心也会知道回来,毕竟没有他的话即使是再强大的servant也无法在世上多留时日。

于是时臣站起身,走向地下室,路上他还想着幸好自己没有这样的儿子,要不然真有可能控制不住揍他的欲望。

 从被召唤的第一天开始吉尔伽美什就对自己的这个master烦的不行不行的,这个叫远坂时臣的小胡子虽然年纪不是很大但是内心似乎比他都要古老。暂且不提现在都已经人手一个智能手机,几十年前电话就已经遍地都是,偏偏这个小胡子还在用那个旧的掉渣的花来传话也不知道他在图个什么,和拿到无数粮票瞎开心的地主一样脱节,就连几千年前的吉尔伽美什都替他着急。

所以自从现世以后英雄王就学会了一件事就是自娱自乐,对于时辰的苦口婆心基本不听,左耳进右耳出。老实说这大概算是一个天赋技能,和他生前爱追求愉悦的本性比较一致。

 于是他决定一个人跑去英国玩,原因是刚刚他看的贴子说有一叫做格拉斯顿堡的地方某处有一个巨大的空腔似乎很有意思的样子。与其说是这个奇异的地理构造吸引了他不如说这个贴子刚好在他无聊的时候出现在他眼前。喜欢愉悦的英雄王做什么事基本都不太长脑子也不需要长脑子,有金不缺钱,身材好长得帅,智慧的原典的设定加成,有任何一样就足够一个人在世上逍遥自在,更何况三样占全的人生赢家。所以他最常做的事就是说走就走,和富二代开车不怕撞人是一个道理。




有的人觉得英雄王一直都对所有事都不长心,这大概是种误会,这么想的都是穷狗。其实他只是对挥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东西毫不在意。比如说钱,所以你明白为什么这么想的都会是穷狗了吧。若是真的遇到珍宝他是会毫不犹豫的塞进自己的王之宝库里的,哦..准确地来说,这个世界都是他的,他只对自己没见过的异类感兴趣




 他毫不费力的就到了贴子里说的地方,的确有一个很大的坑。纵身一跃稳稳的落在了地上,英雄王环顾四周,附近似乎有魔力波动。




冷笑一声,敢和他抢东西的都是贼人,刚刚现世不久的英雄王颇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试一试讨伐贼人的滋味,于是他想都不想大跨步就走进了黑暗。铠甲发出稀里哗啦的声音而他感觉颇为良好。大约走了有五分钟,岔路越来越少,道路越来越宽。吉尔伽美什往远处看了看,尽头似乎有光,好像是个颇为宽敞的地方,与此同时魔力的感应越来越强烈。


貌似是个…servant?


他从容不迫的在拱形的穹顶下漫步,像是君王巡视自己的领土一样,然后他就听见了一个声音。


“你是…谁?”声音软软的,好像没睡醒。


“我才要问你。”英雄王反问,“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你又是什么人?”


“哈…”那边人似乎打了个哈欠,“我忘了。”


“…”吉尔伽美什有点傻,他完全不知道这样的情况怎么应对,倒是那个声音的主人现出了身形。刚过膝盖的象牙色长袍,碧绿宝石的手链。女孩金发碧眼皮肤洁白,好像是哪里出来的精灵一样纤细娇小。刚一看到英雄王金光闪闪的盔甲时,她揉了揉眼睛显然是被晃到了。


她大概就是魔力源了,吉尔伽美什想着,懒得吐槽,“你在这里做什么?”


“醒了就游荡。”女孩笑笑。


“你睡这?”


“嗯…大概是吧,总之我刚睡醒…”女孩又打了个哈欠。


“你是servant?”英雄王又问。


“servant是啥?”女孩疑惑地反问。


“。。。”




真是太奇葩了,英雄王忽然产生了兴趣。身上有着魔力,是个servant,不仅是刚睡醒,而且还一问三不知。单看表面完全不觉得这么一个人畜无害的小姑娘会和圣杯战争扯上关系,他稍稍打量了女孩,好吧,说不定会是berserker,越是人畜无害越有可能可怕。吉尔伽美什做了个决定,就是拐她出去。


“睡醒了要不要出去转一转?”


没有回答。


“要不要吃什么?”


“。。。”看对面好像有了些反应,英雄王继续说,“这个时代好吃的东西似乎很多呢…”


“去哪里吃?”女孩问。


英雄王做了个跟我来的手势,女孩就跟了上去。


凭借智慧原典的设定加成,英雄王决定离开英国,黑暗料理什么的他不太感兴趣。于是他扭头对身后的女孩说:“女人,抓着我。”




*


一阵金色的光芒闪过,两个人就回到了远坂邸,察觉到英雄王归来的远坂时辰刚要松一口气说王您回来了看到他身后的女孩时不禁吓了一大跳。


先不说是servant,一个女孩子…!难道英雄王这么喜欢闲逛就是想泡妞?时辰的脑袋乱成一团,“我的王,您…”


英雄王头都没转的瞥了一眼时辰,“时辰,日本有哪家店比较好吃?”


“啊?”时辰显然愣了一下,这个问题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神田的牛肉很好…不过要预约…”


“刀叉会用吧。”时辰还没说完,英雄王看看女孩。


“不知道,大概。”女孩看看英雄王。




英雄王叹了口气,看向绞尽脑汁的master,“算了时辰,附近有豚骨拉面吗。”




待续




AUG 1st




Larchaber


粮票那个,不是bug,是想说【现代人用旧东西】和【过去人用到了本不可能用的未来的东西】一样不可理喻


地主和粮票完全就是两个时代啊2333

评论(7)

热度(30)

© Larchab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