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剑】被抓到把柄之后 完结篇

第六章 完结篇

吉尔伽美什和阿尔托利亚被墨镜挡住半张脸,另半张脸被口罩挡着。两个人紧张兮兮的躲在洛杉矶机场的某个角落,一点点的向候机厅挪去。

十分钟前。

“我的公司在追杀我,估计你也好不到哪去。”

果然如他所说,仅仅不到半个小时阿尔托利亚的手机就被自己公司的人打爆。虽然他们在意的并不是总裁恋爱的传闻而是他们生怕阿尔托利亚被吉尔伽美什拐跑。吉尔伽美什一句“谢谢提醒”落实了他们的担忧后就迅速挂断了电话,徒留被惊得目瞪口呆的阿尔托利亚。

“你…”她冲上去想抓他的脸,却被他一只手压制。

“陪你男人出去躲躲风头有什么好犹豫的。”吉尔伽美什捏住她的脸,“而且,你以为我是因为谁才会落到这一步的?”

暴击√,他很满意的看着阿尔托利亚嘟着嘴放弃了抵抗,然后两个人以无与伦比的效率收拾好东西坐上格尼薇儿的车直奔机场。路上吉尔伽美什订好了票,就差登机和降落了。

“真是,我不也成共犯了。”格尼薇儿虽然嘴上有些抱怨,但笑容却暴露了她。

总裁终于脱单啦!

广播响起,两个人都屏气凝神的听着,在听到自己航班号的时候都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然而下一句话却将两个人推到了崩溃的边缘。

飞机临时晚点,大约两个小时。

逃跑的话飞机无疑是首选,不管是谁只要想抓一个人肯定优先考虑机场,两个小时已经足够被他俩公司里那些效率极高的人找到了。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吉尔伽美什一眼就看见带着墨镜的经纪人气势汹汹的杀了进来,身后是一票彬彬有礼却气势凶恶的黑衣人。

他的经纪公司实力强大到可以封锁机场出入口的地步,逃跑的路已经堵死,只有放手一搏正面硬碰硬…一只软软的手抓住他的衣角,阿尔托利亚小声的说:“你可以和我一起躲在女厕所。”

什么馊主意这是!吉尔伽美什刚想说些什么,忽然发现这其实很不错。

“好我们快走。”

机场的卫生间并不大,大约十个隔间,每个隔间只有一个人的宽,两个人并排站在一起一样长。为了防止被人发现,吉尔伽美什可谓是煞费苦心。像贼一样跟着阿尔托利亚溜进来,要是被当成变态抓住可就有的受了。

煎熬,煎熬,煎熬,一旦进来就没有办法得知外面的情况,这种状态可能还会保持整整两个小时…

阿尔托利亚哆哆嗦嗦的掏出手机,吉尔伽美什瞟了她一眼压低声音“怎么,你给谁打电话?”

“不是,我玩会游戏。”

“你手机还有游戏?”男人的语气满是不可思议。

“有,但很少玩”阿尔托利亚说着把手机往吉尔伽美什那边斜了斜,“上次登录都是两个月之前了。”

“那真挺久…”吉尔伽美什念叨着,忽然发现不对,“等会,你没开飞行?”

“……”阿尔托利亚也一愣。“怎么了…?”

“会被定位的…”

话音刚落女厕所的门就被打开,两个人吓得六神无主贴在门上听着外面的声音。这肯定是来找阿尔托利亚的,谁都不会想到吉尔伽美什会躲在女厕所里。大概是前面都没有人,彬彬有礼的敲门声越来越接近阿尔托利亚他们所在的隔间。

“当当当。”

本已做好死也不出声准备的阿尔托利亚一回头,看见捏住鼻子的吉尔伽美什,整个人吓得一惊。

“你要干什么!”她用手机打了一行字。吉尔伽美什看了一眼没有理会,捏着鼻子开口。

“谁?”

整整三秒钟的沉默,阿尔托利亚在原地楞成了化石。

“先生,这里是…女厕所。”外面那个声音似乎在努力憋着什么异样的情绪,“您…看到阿尔托利亚潘多拉贡了吗,我们的总裁。”

“哦那是我走错了…没看见。”

那个女声对着厕所门口说到“总裁不在这里。”然后两个脚步声离开了女厕所。

“我是该说你机智呢还是说你不要脸呢?”阿尔托利亚欲哭无泪。“你就不怕她叫警察?”

“不可能的,都忙着找你哪有那闲功夫,重要的是咱们现在暂时安全了。”

“还有多长时间登机?”

“…”吉尔伽美什抬手看了一眼表,“差不多还有一个小时。”

“挺过这一个小时就安全了。”

“话虽如此,你要干瞪眼吗”

“那你还想怎么样”

吉尔伽美什露出的笑容让阿尔托利亚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

“你这家伙,莫非…唔”

阿尔托利亚趴在女厕所门口贼兮兮的向外张望,被吉尔伽美什一把拽了回来。

“你还没够吗…”阿尔托利亚弱弱的问道。

“不不…”吉尔伽美什无奈扶额,“我是想给你弄弄头发,太乱了…”

他拿下阿尔托利亚刚刚戴上的墨镜和口罩,女孩满脸潮红还没褪下去,嘴唇好像都肿了,隐隐还泛着水光,整整齐齐盘起来的金发已经被他揉的乱七八糟,戴着墨镜和口罩出去大概就会被人当成疯子吧…

吉尔伽美什叹了一口气,不禁觉得自己可能是太用力了。

“那你动我墨镜和口罩干嘛。”阿尔托利亚虽然这么说着,还是转过身默许了吉尔伽美什的动作。

他被她的话一噎,小心翼翼的解开发带,金色的长发柔顺的散开披到肩上,在光下泛着柔和耀眼的光亮。

“不如你就散着头发出去吧。”手指摩挲着阿尔托利亚柔顺的金发,一遍一遍的卷着头顶翘着的一绺头发然后又开,吉尔伽美什突发奇想。

“那怎么行,”阿尔托利亚有些生气的说。习惯了简洁发型,散下来头发让她感觉相当的不自在

“换个角度想想,平常別人看見你的時候你就是这个样子,如果现在换个形象说不定就安全多了。”

“…”这么一想似乎有些道理,阿尔托利亚不说话了。

两个人一声不吭,盯着手机出神。现在是晚上六点,早已饥肠辘辘的孤男寡女被自己的人追杀,被迫躲在女厕所里等着一个小时后的飞机。

阿尔托利亚忽然踮起脚拽住他的衣领,吉尔伽美什吓了一跳还是顺从的弯下腰。女孩用力揉了揉他的头发直到炸毛,把他头发向后一推然后摁住,松开他打量了一阵,皱起了眉头。

“虽然没有之前好看,但还是将就一会吧。”

吉尔伽美什听着外面,确认没有人后小心打开门看了一眼对面的镜子。

“别说,还挺好看的…”他愣了一下。

“打住!”阿尔托利亚赶紧把他拽回来关上门,“你喜欢大背头?”

“…这名字好土。”

“没错,和你的品味一样土。”阿尔托利亚瞟了一眼他的耳钉,原来是纯金做的,难怪那么小还晃得眼睛疼。

“是嘛,”吉尔伽美什得意洋洋,“肯定是我太帅了怎么都好看。”

阿尔托利亚不禁笑出了声,这家伙怎么这么二呢,但是他那么耀眼,读的懂她的心思,有时候甚至比她还细心。

吉尔伽美什还在自我感觉良好,忽然被阿尔托利亚抱住,下意识的接住她。

“谢谢你。”阿尔托利亚的脑袋埋在他厚厚的大衣里,声音模模糊糊的听不清楚。

“谢什么?”他有点纳闷的问,揉揉她的头发。

阿尔托利亚不说话,只是把头埋在他的怀里一言不发。洗手间里回归了平静,声控灯也随着熄灭。

哪怕这个世界都是黑色的,至少还有你陪在我身边。

不知过了多久,吉尔伽美什的手机响了。他稍稍松开阿尔托利亚,小心翼翼把手伸进衣袋。

“怎么了?”她轻声问。

“我看一下。”他还以为阿尔托利亚睡着了,原来她一直都醒着只是没说话。

是他定的时间提醒,还有十五分钟到检票的时间。声控灯重新亮起,他看着依旧清醒的阿尔托利亚说,“快要检票了,准备一下我们该走了。”

“嗯。”

两个人刚要走,吉尔伽美什忽然把阿尔托利亚抱了起来。

“??”

他拿下了阿尔托利亚的高跟鞋。

“诶你干嘛?”阿尔托利亚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不穿鞋我怎么走路。”

吉尔伽美什把她放在洗手台上脱下自己的外衣给她穿上,身上只留一件黑衬衣。

“听好,我就抱着你走,要是被人发现还能跑的快点。”

“可…”

“好了就这么定了。”他简洁的回答。从头到脚被衣服裹的严严实实,阿尔托利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高跟鞋被扔在一边。

“等等,你不戴墨镜?”

“嗯。他看着她笑了,“要跑就要大大方方的跑,我们也不欠他们的。”

“…你开心就好。”又一次搞不懂他的逻辑,阿尔托利亚无奈的笑笑。

阿尔托利亚不禁真诚的感谢上帝,好在吉尔伽美什够快,虽然路上他们确实遇到了两方的堵截,但是一只手夹住阿尔托利亚,另一只手几乎搞定了一切,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把他们甩在了安检的外面。

两个人踏踏实实的坐在飞机座位上,阿尔托利亚先是把吉尔伽美什的头发恢复原状,然后简单的扎了个马尾。

修长的手指挑起缎带轻轻一用力,一抹蓝色顺着金色的长发又滑了下来。阿尔托利亚朝吉尔伽美什伸手。

“还给我。”

“你散开头发好看。”

“不行。”

“我喜欢。”

“”阿尔托利亚悻悻的收回手,不得不说她又被打败了,输的落花流水。

旁边的人则一声不吭的看着他们,默默拿起相机。

“咱们去哪?”阿尔托利亚忽然想起来她忘了问这件事。

“英国。”

“对了我忘问你了,你怎么知道我之前办下来的签证?”阿尔托利亚瞪大眼睛问道。
她根本就没提起过这件事。
“你备忘录里写的。”吉尔伽美什拿出自己的签证,“咱俩还正好是同一天的。”

“怎么这么巧。”阿尔托利亚愣住了。

“因为按行程的话我本来今天晚上应该就应该去英国,”吉尔伽美什说着,忽然想起来了什么一样笑出了声,“对啊,我都忘了你是我的脑残粉了…”

刚刚想起来原因的阿尔托利亚默默的听着吉尔伽美什的分析,恨不得黏上他的嘴。不到24小时前她还在他的演唱会上晃着荧光棒,所谓脑残粉…

飞机已经进入对流层。她看着下面洛杉矶不禁有些出神,北半球冬天的黑夜总是早早来临,光明而纵横如蛛网的街道上,积满无数的流动的光点,可能代表下班回家的丈夫,或是放学回家的孩子,不约而同匆匆忙忙的回家拥抱自己的全部,对自己爱的人说着我回来了。
她的一切正坐在自己身边和她十指相扣一起追随着晨昏线。

不知过了多久,阿尔托利亚被乘务员的轻柔声音唤醒。

“各位旅客,我们已经进入英国上空。”

她揉了揉眼睛看向窗外,身后就是新年第一天的晨线,下方的黑暗正一点点一阳光驱散。

这是她认识他的第八年,也是他开始追她的第二个年份。

阿尔托利亚稍稍侧头看着旁边微闭着双眼的吉尔伽美什,不禁感叹缘分的奇妙。

“新年快乐。”她想了想,对身旁刚刚醒来还睡眼朦胧的吉尔伽美什说道。

第一缕阳光照进舷窗的时候他轻轻掂起她的下巴,给了她一个温柔的吻,刚睡醒时的慵懒腔调在她耳边响起。

“新年好,我的阿尔托利亚。”

他们都不是在逃避,而是提前来到拍摄地和回到家族本部,勇敢的直面一切。十指相扣两人给彼此一个加油打气的笑容,他们都还年轻得很,对未来有的是信心。

“我们都要加油,为了以后能名正言顺的在一起。”

阿尔托利亚在吉尔伽美什的怀里对着天空高高的举起一只手,勉励般的说出这句话。

她喜欢他,但这并不是她的把柄,因为她并是在仰望一颗遥远的星星,她足够虔诚,所以奇迹选择在此刻出现,遇到他会是她生命中的必然。

“嗯。”吉尔伽美什笑笑,虽然傲娇的样子很可爱,但他更喜欢的还是她冲天的干劲和不服输的样子,就像昨天早上她在公司里的那个状态。他不禁感谢世界让他遇到了阿尔托利亚,能够遇到她是他生命中无比重要的一个幸运。

“那我们出发了!”她低头看着吉尔伽美什,金发随着早上凉爽的风轻轻拂过他的脸庞。

“好。”

什么行李都没带,互相拥抱的他们却好像拥有了这个世界,互相扶持着冲向遥远的未来,不回头,不后悔。

全篇完

可能有些突然 但是相比于没有脑洞 我还是选择完结。可能会写番外吧…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4)

热度(84)

© Larchab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