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剑】所以说我写的这是个什么?!


我也不知道我写的这是个什么……续的养狗梗,发上来求大家给点脑洞 能接力的话就更好了QAQ 占了tag抱歉


“好多年不见了麻婆,你脸长了。”

也就修道之人才能有能忍他的好脾气,言峰绮礼只是不动声色的推开了教堂厚重的大门,如果是阿尔托利亚的话估计竹剑已经当头劈下来了。吉尔伽美什双手插在口袋,满意的眯了眯眼睛,有种过了嘴瘾的感觉。跟着一身黑衣的神父走进有些昏暗的教堂,金发的男人闲闲的在第一排左手第一个位置坐了下来。

“那么,有何贵干?”言峰绮礼转过身,直看向金发男人,冷淡的态度中大有一种有话快说没x就滚的意思。

“有十年没见了,连个招呼都不打?你倒还是这么冷淡。”吉尔伽美什耸了耸肩,“好吧,我对你收养的那只狗有点兴趣。”

“这里没有狗。”神父一脸严肃。“那好吧,你最近过的怎么样?”

“有。”

“没有。”神父坚持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好得很,汪!”吉尔伽美什扯着嗓子大喊,与此同时一个蓝色的影子窜了出来,表情和(xiōng)善(è)。

“嘿。”吉尔伽美什严肃的对狗敬了个礼。抬头看向言峰,满意的笑容却在看清他表情时凝固了。

“你,你变了。”言峰悲悯的说道。

“哈?变什么。”

“你…不要脸了。”


言峰曾说一个女生“你一定会是个好女友”,女孩子很开心,因为她暗恋言峰很久了。于是她鼓起勇气说我想做你女朋友!结果这木头愣都没愣一下就说了句不。虽然兴致勃勃的看到最后,但吉尔伽美什已经想不起来结尾。

…不过就算用腿想的话都知道,跳不出言峰点点头说句“还有别的事吗我先走了”的收束。吉尔伽美什深谙言峰的脾性,这家伙似乎没有什么正常人的思考方式,说什么话都只是客观的陈述而已,从未有过称赞或憎恶之类的个人感情。

所以他一向都很相信言峰说的话,包括这一次。


“并没有。”吉尔伽美什有些费劲的用绳子把狗拴成棕子,头也不抬的答道。

“你把它拿走干什么。”

“家里一只金毛太孤单了,准确的说是卢加娜这么觉得。”

“卢加娜?是你的孩子?”言峰问。

“嗯,”吉尔伽美什掂了掂狗夹在胳膊下,起身就要走,“我早结婚了。”

“和谁?”

“阿尔托利亚。”

“阿尔托利亚?”言峰念着这个名字,忽然愣了一下,“阿尔托利亚,潘多拉贡?”

“对,就是她啊。”吉尔伽美什夹着乱动个不停的狗,反手带上了大门。


“你他妈的,怎么又弄来一个!!!!”

吉尔伽美什站在家门外,自觉的关上了门,把自己和狗关在了外面。

十分钟以后阿尔托利亚无可奈何的打开了门,以为得到准许了的吉尔伽美什抬腿就要进屋,结果被阿尔托利亚拦住了。

“怎么了?”

“狗进屋,你在外面给我站着。”

“啥?”

“狗是无辜的,脑子有坑的人是你。”阿尔托利亚也不看他,解开狗身上的绳子摸了摸它的脑袋,然后砰的一声在他面前关上了门。

吉尔伽美什一点办法也没有,如果这个时候敲门的话估计连狗也会被扔出来。抬手看了一眼时间,他决定去公司转一圈随便看看,证明拥有这个公司所有权的人不是空气,顺便去接三个孩子放学。

门忽然又被打开,吉尔伽美什诧异的回头,一条狗绳被递到了面前。

“到遛它的时候了,正好你要出去。”阿尔托利亚说完,门再次被关上,只剩下一高一矮两个金毛,一人一狗面面相觑。

因为路上狗指不定什么时候会有生理需求,吉尔伽美什只得放弃了开车去公司并且接孩子的念头,牵着它朝着公司的方向很慢很慢的走着。


平常井然有序办公区此刻泛起了一丝不安而兴奋的波澜。

今天不知道怎么了,据说总经理远坂时臣接到了一个电话后召集所有部长开了个紧急会议,散会后各个部长蜂拥出会议室,一反平日的忙碌了起来。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的年轻小职员眼睛都直了,不禁议论纷纷,就连德高望重的前辈都有些愣神。

“怎么回事?”

“我猜总裁今天会来。”

“哟,你听谁说的?”

“都不用谁说,你没看见远坂时臣紧张成那样,还能有谁。话说你知道总裁长什么样吗?”

“我刚来几天啊前辈,你知道的。”

“其实我也不知道,据说总裁上次来还是一个月以前。真害怕拦错人啊。”

两个保安正在议论着的时候,门外一道光晃了他俩一下。比耳钉还炫目的金发,轮廓分明的脸上架着一副墨镜。手里牵着一条狗,身着休闲装的金发男人大大方方的站在他俩面前。

刚刚在讨论的内容已经被忘到脑后,两个保安一副万夫莫开的样子迎了上去。


之所以慢是因为路上的路灯和栅栏实在是太多了,中间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次停顿,总之两百米的路他整整走了半个小时。

走两步,很好,停一会。好了可以走了,再停一会。走走停停,让脾气本来就不好的吉尔伽美什很快的就憋了一肚子的火。

就这样磨磨蹭蹭的来到了公司门口。

此刻已经是三点半,这意味着他必须要在一个半小时之内处理好公司的事。大致过了一下各个部门的事项,…忽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总觉得自己好像有什么事漏下了,而且是很重要的事,可一时半会又想不起来是什么。摇了摇头,吉尔伽美什迈步就要走进公司。

结果被门口两个像是保安的人给拦下了。其中一个人仔细的打量着他,另一个人则问他,“你是谁?”

“哈?我是谁?”吉尔伽美什心情很不好的反问道,“我是谁用你管?让我过去。”

“外来人员没有预约不能进入。”保安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立在他面前。

“当这是过海关吗不就是个小破公司进去还要预约?”

“抱歉,这是公司的规定。”

“叫你们总经理,远坂时臣!”


门被急匆匆的推开的时候,远坂时臣正在打电话。捂住话筒,他扭头看向气喘吁吁的小职员,不动声色的问道,“发生什么了吗?”

“下面,下面有个人没有预约就要硬闯,还大声嚷嚷着您的名字。”

远坂时臣只是皱了皱眉头,“让保安把他拖出去。”

“好的。”小职员点点头刚要出去,时臣忽然叫住了他,“你等等,那个人长什么样子?”

“什么样子?”小职员愣了一下,“金色的头发红色的眼睛,一身休闲装手里还牵条狗。”

“什…”短暂的惊了一下,远坂时臣很快的冷静了下来,对着电话低声说一句“抱歉,稍后会打给你。”后站起身。

“快去告诉保安,放他进来,”远坂时臣深吸一口气,“我稍后就到。”


就在吉尔伽美什的怒气即将到达临界点的时候,一个年轻人匆匆走了过来对两个保安耳语了几句。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两个人同时转向吉尔伽美什,愣在了原地。

“总裁您来了。”远坂时臣的声音穿过大厅,再清楚不过的证明了他们刚刚听到的话。

吉尔伽美什平复了一下心情,牵着狗就从两个诚惶诚恐的保安中间走了过去。

“哼。”

评论(18)

热度(46)

© Larchab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