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剑】浴室play


置身于温暖的水汽中,视野所及只有白茫茫的一片。温暖湿润的环境加上积攒已久的困倦,阿尔托利亚的意识有些止不住的涣散,只要稍稍放松神经就会倒下去。唯有她依靠着的那个温暖胸膛维系着她的与这个世界的联系。

即便知道他会支撑住她摇摇欲坠的身体,阿尔托利亚也还是努力集中起有些模糊的意识,想靠自己的力量坐直。稍稍挺直背脊离开他的胸膛,温暖的水流便滑过了腰际,她听见身后的人低声笑了。

“真会逞强。”

“怕你偷袭。”

“我像是那种乘人之危的人?”吉尔伽美什不置可否,没有拿着花洒的那只手轻轻抬起她的下巴,防止泡沫溅到她眼睛里。
这个男人一向如此,与其说是细心,不如说是狡猾,站在暗处一直在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好伺机嘲笑。——不过,好在他的玩笑一向不过分,在她不爽和动怒之间的尺度试探着拿捏,像是能窥探她心思一样恰到好处。
“谁知道呢。”顺从的让他洗掉泡沫,阿尔托利亚闭上了眼睛,含含糊糊的说着,“你这家伙,信不过。”
闻言他不禁失笑。
“你这么奇葩的人翻遍世界也就一个,玩坏了可不行。”
“「玩」?”阿尔托利亚睁开了眼睛,墨绿色的眼珠盯着上方他含着笑的红眸一动不动。
“嗯,捉弄你,看你炸毛,不是玩是什么。”
“我又不是猫。”
“你和猫差不多的,脾气不好经不住逗,马上就生气。”
暖风轰轰的吹着,水汽愈发浓厚,隔着有些飘渺的白雾他也能看清楚那双暗含不爽的绿色双眸,感觉好玩极了。如果没有一个能接过她负担的人,大概她就会把自己当成机器人一样用到死吧。明明却孤独的比谁都需要别人的疼爱,却一直在一意孤行的前进…普天之下能让他这么挂心的人大概就这一个人,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爱她真是不能自拔了。
“你昨天晚上不该睡那么晚的。”他揉了揉她湿漉漉的头发。
“没有很晚啊,刚要睡觉的时候才十二点。”
“你就把我晾一边?我等得被窝都热了。”一副抱怨的口气,“两分钟我都嫌久。”
“你可真是,我是在工作啊。”
“工作,嗯?”
颇为低沉的声线让简单的几个字好似胁迫一样。报复一般的紧紧钳制住阿尔托利亚,带有掠夺性质的吻就铺天盖地的落了下来。

“唔…”
平日里一向都是他弯下腰,而此刻她却不得不仰起头迁就他的身高。 阿尔托利亚很讨厌这种被别人掌控的感觉,有些不满的想要推开他环绕在她胸口的手臂,却在看清他瞳孔深处的情绪时倒吸一口凉气。
这个疯子。
花洒落在地上,水流像是喷泉一样冲刷着满地的沐浴露和洗发水的泡沫,雾一样的热气自下升起充满了不大的浴室。鼻端的空气早已潮湿得让人难以充分呼吸,经过排风扇过滤后更是燥热,一阵阵的拂过他们两人的皮肤。
“你给我适可而止,能不能不这么任性。”阿尔托利亚有些煞风景的扭头挣开他的唇,竭力抬起手,有些威胁的扯了扯他的头发。

任由她继续拽着头发,吉尔伽美什低下头更紧的抱住她,“任性?冷落我这么长时间,还没让你赔罪,反倒我是无理取闹。”

“呃…”
无法反驳。阿尔托利亚语塞,过了一会才有些缓和的说到,“那…也别在这啊。”

“要是放你出去的话肯定又会因为儿子被拒之门外。”吉尔伽美什勾起嘴角, 眯起眼睛欣赏着她微微喘气的样子,唇一路下滑,时轻时重的吻着她的脖颈。

“别以为我好骗,今天我可不会让你跑的。”

 

评论(13)

热度(152)

© Larchab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