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剑]妈妈我的同桌是变态 18

“为什么忽然这么想?”
被人忽然用力捏住的手腕上,泛起了红印。阿尔托利亚有些吃痛地皱起眉,想要大声质问的冲动却在看清他双眼的时候,化为了零。
“放下剑…”
又是那个阴魂不散的声音。
“你说,”他的声音飘忽不定,如同被风撕裂的棉絮,“如果,曾经失去的东西此刻回到了你身边,那么除了神的玩笑以外,还会有其他的什么解释么?”
“…”
“你这是什么鬼问题。”
心中的不安被莫名地放大,阿尔托利亚的声音带了一丝难以控制的颤抖,“那要看你丢的是什么了少爷。”
“比如?”
他是认真的,阿尔托利亚看得出来。这绝不是心血来潮的问题,因为那直望进她灵魂深处一般的眼神。带着一些她难以读懂的情绪,混乱地交错在他的眼底。
她有一种预感,这是和她丢失的东西有关的线索。深呼了一口气,阿尔托利亚大声回答道…
“比如你丢了钱回家跟你爸说爸爸爸爸我丢了钱我没钱花了怎么办然后你爸会给你更多的钱怕你再丢钱搞得钱不够花,无限循环的话少爷你还赚了天大一笔哦,这可就是神对你的恩赐了对不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她的声音直抖。
“有道理,”他加大了手上的力道,“如果,说是一个人呢?”
他眼底的情绪让她打了个哆嗦, 明明就在咫尺间,可他的目光却似乎已经穿过了她,凝视着几万光年之外的东西一样。
阿尔托利亚不由得更加地确定,自己一定是遗忘了什么,毋庸置疑。
那是她非要记起来不可的东西,但只要取回来就好——这诱惑太大了,一般人都很难下定决心拒绝。
“恕我难以回答。”
她清晰地说道。

她还没有强大到能够接受现实的地步。在此之前她一直对自己有着牢固的信任,她的双脚稳稳地立足于众人皆知的事物之中…而自从他闯进了她的生活,让她手忙脚乱,让这原本正常的一切出现了一丝不易被察觉的裂缝。
被蒙在鼓里的感觉一点也不好,但她并不准备知道些有悖于现状的秘密。
所以不要这样看我。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
不要用这种看一个已经死去了的人一样的眼神看我。
不要。
不要。
看他依旧没有放手的意思,阿尔托利亚咬紧了下唇,抬起另一只手狠狠甩了他一耳光。 如同梦中人被骤然唤醒,吉尔伽美什涣散的眼神瞬间恢复了正常。一双红眸定定地盯着她,阿尔托利亚也毫不示弱地瞪了回去。
许久他垂下了眼帘。沉默了一会,阿尔托利亚用力挣脱了他的手扭头朝学校的方向跑去,一连跑了三百米才回头看向原地。
如果是平常的话她肯定会吐槽他不穿校服的习惯,但此时她却想逃得越远越好,至少今天她不想多看他一眼。
天已经擦黑,街边的路灯大多也已经打开,一身黑衣的吉尔伽美什隐没在人造光源的暧昧光晕和晚间浅淡黑暗的交汇处,模糊得让人看不真切,但那双眼睛却能看得很清楚。
像是地平线末端最深沉的那片海一样,表面风平浪静,实际上暗流汹涌。
要离开这里,快点离开才行。
她再次迈开了步伐。
他凝视着她逃跑的背影,没再说话。

评论

热度(32)

  1. 离别之祭Larchaber 转载了此文字
© Larchab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