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分钟前她还气得牙根痒痒的那个男人,此刻正握住她的腰,轻而易举地将她举了起来——
聚光灯下,那抹脱离了支撑的纤细身影裹挟着风,在短暂腾空的间隙中旋转起来。衣襟末端闪亮的流苏因惯性舒展,划出漂亮的圆形。
精灵稳稳落地,纤长的腿顺势打开。身形舒展,如云朵间隙中穿梭的白鸟一般轻盈又从容。
每个人都替她松了一口气,观众席上爆发出一阵欢呼声。谁知下一秒,这精灵就抬起碧绿的眼眸,愤愤地瞪了她的搭档一眼。
“谁让你在我腰上乱捏的?”在他踩着节奏快步凑近,刚刚捧住自己的脸时,阿尔托利亚就忍不住问道。
“捏疼你了?”吉尔伽美什俯下身,声音中带着笑意。“来了,准备好。”
按照节目编排,两人在保持滑行的同时,需要完成一个接吻的动作。虽然她曾强烈反对,但自从动作定下来之后,梅林就再也没在她面前出现过,要改动作根本无从谈起。反倒是这位既不在国家队也不和她一个俱乐部的吉尔伽美什先生,以同组训练的名义不分黑天白天没完没了二十四小时地缠她个没完…
如果不是为了这次表演赛,她早就把那张人模人样的脸打到毁容了。
“不疼,那你也不该捏行不行?”阿尔托利亚强压下气,微微侧过脸,搭档的唇落在她嘴角,这就已经是她的极限了,“我怀疑,这个动作应该是梅林出的主意。”
“你指的是什么?他的本意可不是想让你借位。”
反正你是没想借位对吧。
敏锐地捕捉到新的音乐节点,阿尔托利亚翻了个白眼,迅速和他拉开距离。
做完燕式旋转后她瞟了自己队伍的方向,像是心灵感应似的,下一秒自家教练缩了缩脖子,高大的身影就鬼鬼祟祟地消失在了人群之中。果然如此。
管你们谁是主犯从犯,反正梅林你完了。

本子二宣试阅的空留给太太们,我的就放在这里了嘿嘿,具体后续买本了解一下啊(奸笑)

评论(1)

热度(33)

© Larchab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