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写的狮子的超级短篇 实际上是几个段子合在一起拼出来的
请务必开着歌看
前面情节参照前两次更新

这就是你的愿望吗。圣杯的声音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他脑海里。看样子,时间要到了。
没关系。吉尔伽美什轻声说。下一次我依旧会赢就是了。
他看向她。骑士王仍靠在他身上,睡得很深,只是一直皱着眉,好像梦里有着痛苦的场景。
明天就是她出发之日了。圣杯像是在叹息,看上去,就像午夜十二点前的水晶鞋,灰姑娘只能仓皇逃跑,许下愿望换来的东西,也只是短暂的浮光掠影。
你是认真的吗?圣杯问吉尔伽美什,哪怕永远都在这个循环里。
是,我愿意。男人轻声说,虽然不存在永远,但无数次尝试的话,也会无限接近永远不是吗。
即便会心痛?当这一切结束,你们仍然会兵戈相对,甚至连这一段记忆都会被遗忘,如同什么都没发生过。
对。我愿意。

夜里,阿尔托利亚捶了捶自己的腰,身在战场,整日地骑在马上奔波实属劳累。她拆开信纸,梅林熟悉的字迹映入眼帘。
“他很不开心,成天郁郁寡欢,不爱吃东西。”
她突然就有点想念那头狮子的毛茸茸的脑袋了,想靠在它身上发呆,逃避一会没完没了的政务。
“对了,我还有教它写字。”
写字…?就是这鬼符一般歪歪扭扭的东西吗…阿尔托利亚纳闷地琢磨了一会,还是看不出个所以然。
“它不听我的话,总从我的手里挣开,好像可有主意了似的,结果最后还是写得乱七八糟。”
也是。在卡美洛,能让它乖乖听话的只有她,就凭梅林那吊儿郎当玩一会就腻的德行,能和它处好关系就有鬼了。阿尔托利亚铺开信纸,拿起笔,略略思索了一会,就很快地写了起来。
“告诉它,不会再等很久了。”
但除了狮子和梅林以外的所有人,包括她自己,都不知道,这就是告别。

后来。
吉尔伽美什总是会无数次地回想起告别那晚,月光撒了满地,殿里难得静悄悄的。他在她怀里抬起头,借着微弱的光芒,他能看见骑士王眼神中流过了一丝极不易察觉的温柔,或许还有着一点点的愧疚。这神情,和她提着沾满他鲜血的剑时一模一样。
一模一样。
“对不起,这段时间不能陪着你了。”她轻声说道,把他的头抱在怀里,整个人在微微颤抖。
有很多事情在发生前就已注定了结局,比如她要奔赴的是最后的战场从此再也不会见面,比如他永远没办法留住她无论哪个时空,比如他注定失去,比如…
那一瞬间他想说,就算是死,我也要死在你的怀里。只是当他张开嘴时,能发出的只有一声低沉的呜咽。
如果你知道,这会是你短暂人生的最后一场战役,如果你知道,你会被阿赖耶的花言巧语欺骗,心甘情愿交出自己的灵魂以求一切重来,如果你知道,我是谁,为什么来到这里…
可是即便知道,也无济于事。无论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失去你都是必然的结局,不愿承认不愿接受的人只有我罢了。
只有我罢了。

当狮子回过神时,周遭的撕心裂肺的喊叫声一浪高过一浪,侍女守卫在王宫里推搡拥挤,想赶紧逃命,离开这个地方,没有人顾得上昔日得到王唯一宠爱今日已没有任何意义的累赘。有人说她已经死了,有人说莫德雷德举起了反叛的旗帜,有人高喊亚瑟王是不会输的,有人说不列颠亡了。只有他蹲在她卧室的窗台眺望远方,一言不发。
天空被战火染成血红色,城里也乱成一团。
来自于未来某个节点的他早已知晓命运的安排。他们的精神支柱已经奄奄一息,遍体鳞伤的骑士王正艰难地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仰望天空,在剑栏之丘上交出自己的疲惫不堪的灵魂。他甚至能想象出那头金发随风飘舞时划出的美丽弧线。
当圣杯再次苏醒,发挥作用时,这里的记忆也不会为他那个新的存在感知到。
这是一个轮回,一个无解的死命题。
他微微叹了一口气。

狮子再也没有等到她回来。

评论

热度(13)

© Larchab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