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剑】月球执法者


捏他闪闪的新衣装XD——月球警察装!
2k字小短篇一发结束

文/Larchaber

岸波白野曾一度怀疑过从者是感觉不到冷热的,mooncell发衣服就够无厘头了,这些从者也是一人穿一个季节的样儿,完全没有套路可言。
而这次衣服还是一如既往地混乱。一大早,她刚把拿回来的衣服放回myroom,等待晚上一起分发的时候,英雄王就来了。还没等岸波白野张口说什么,他就在衣服堆旁边蹲下,伸手到里面扒拉来扒拉去,拿了两件衣服出来,一上一下两件叠着放,一起拿走了。岸波白野一打眼只看见上面那套是他的特警制服,下面那件就不知道了。她查了一查,阿福,库丘林,阿周那,迦尔纳,贞德…啊,是骑士王的被他一起拿走了。
实际上,她并没有觉得他的到来很奇怪。大概是之前那身军服被mooncell鸽掉了的原因,吉尔伽美什尤其地看重这一次的特警制服,所以得知她已经取出来之后便立刻就来拿走了。只是,他把骑士王的衣服也一并拿走,是要干什么?
岸波白野思考了一会也没得出结果。

下午要出去打野了,艳阳高照,完全没有阴凉可以躲。岸波白野简单编了一下队就准备出发。十分钟过去了,其他的几个人都已经到达,偏那吉尔伽美什干等也不出现。
“那家伙是怎么回事啊。”尼禄开始发牢骚了。
“再等等。”
结果又是十分钟过去,吉尔伽美什还没来。岸波白野决定先不等他了,尼禄拿起长剑,无铭双刀在手,都各自投入了战斗状态。
隐隐约约地有一丝不太好的预感,背后一个影子一闪,岸波白野一回头,游星尖兵正举起它尖锐的手臂,朝她挥舞过来…
“master!”尼禄惊慌失措地大喊道。
这时背后突然传来一阵引擎运转的声音,在这短短十分之一秒的间隙里,一个榴弹炮突然朝这边飞了过来,将那一片的游星尖兵都化为了灰烬。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岸波白野现在原地蒙了一下都没反应过来。喂,她不记得有谁的武器是枪炮之类的啊…几个人都抄炮弹飞过来的方向看去,烟雾还没散,但那有着极高辨识度的、惨绝人寰的笑声已经给了他们答案。
是吉尔伽美什,终于来了。但整个人都不好了。大太阳底下他穿着全套的特警制服,制服帽,长袖长裤,外加防弹背心,更夸张的是他竟然开着一辆敞篷跑车,迷彩配色,还被改装成了军用版本,各式各样的枪炮武器塞了一车斗…
“月球警察出警了出警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又开一炮,新一波的杂兵还没热就变成了灰,“去死吧,你们这些无业游民!!!!!”
这画风太过奇怪,在场的每个人都陷入了呆滞状态。他们眼睁睁看着吉尔伽美什转动车上架着的火箭炮,一边轰出条路一边喊,“小破摊儿!!快滚!!”
岸波白野只觉得不对劲,却也一时间说不出问题所在。
“喂喂喂,你看他捡完碎片直接就能发动那个东西了。”尼禄喃喃地说。“那是个什么玩意,朕都没见过。”
“那就是他的宝具。”手里的干将莫邪当啷一声掉在地上,无铭也喃喃地说道。“从那里面掏出个什么都很正常啊。”
吉尔伽美什扛着单兵导弹,炮筒表面在发着光。魔力构成的导弹绕了个弯去炸建筑物背后的杂兵,一时间火光冲天尘土逼人,吉尔伽美什也不回头看爆炸,一脚油门就奔传送带去了,抛下一句话,“哈哈哈哈哈哈哈!!让你们占道经营!!!!!!”
“他疯了。”岸波白野喃喃地说,“这是…月球警察出警了。”
“比起这个,更像是个城管。”无铭沉默了一会,“现代社会里常有,天天出警,把小摊贩撵得哭爹喊娘的那种…”

夜里,中庭。
岸波白野抱着衣服坐在中庭的喷泉边,servant们还没来齐,只有身边一个兴师问罪的骑士王陪在她身边。
“他大概不会来了吧。”岸波白野小声和骑士王说,“毕竟他都已经拿走自己的衣服了。”
“我要等。”骑士王语气很坚决。
无铭开始在一旁生火,下午骑士王和库丘林说想开个三骑士晚宴来着,大家坐在一起吃点烤肉之类的东西挺好的。他刚架起柴火堆,一阵风刮过来将那火苗吹灭了。
是吉尔伽美什开着他那执法车来了。引擎突突突突地响着,活像个拖拉机。
“大晚上还出警?”无铭语气不善。
“月球警察执法不分白天黑夜。”吉尔伽美什也不下车,“随地纵火,罚款!”
“你说什么?”
一张罚单就贴在了他的脑门上。无铭还没来得及上前理论一番,吉尔伽美什就已经不看他了,矛头一转指向了不远处休息的库丘林,“遛狗不栓绳,罚款!”
“?????你在说什么梦话????”库丘林很不满。
“阿提拉!你昨天乱砍建筑!破坏公共设施,罚款!”
“你这个坏文明,吃我军神之剑——”
他好像还意犹未尽,视线一转到岸波白野旁边的骑士王,一双眼睛就亮了起来,“哟!这不是saber吗!不是红的,是我最喜欢的蓝色的那个!来!上车!”
“请把我的衣服交出来。”阿尔托利亚同样语气不善。
“是因为我今天没能好好陪你,你就在撒娇吗。”
“master…请给我使用宝具的许可…”
吉尔伽美什就跟没听见似的,他捏着下巴走到骑士王面前,“很好!master,你可以走了。骑士王,跟我走一趟!”
“怎么可能!”阿尔托利亚想要后退一步,不料吉尔伽美什动作更快一步。自半空浮现出的手铐早已神不知鬼不觉地系在了她的双手手腕上,让她动弹不得。阿尔托利亚瞪着眼睛,一脸不敢相信,“抓我?为什么??”
“你犯了太可爱罪!”
“凭什么给我断这个罪?你算哪根葱?” ​​​
“凭我就是规则!”吉尔伽美什理直气壮。
“呵。”阿尔托利亚冷笑,“你偷我的衣服,盗窃罪。你骚扰我,痴汉罪!有什么立场来抓我!”
结果他居然很痛快地点了点头,“好我有罪!”说着他便打了个响指,手铐左端自己打开,扣在了他的右手上。
岸波白野担心地看着这两个王在面前吵吵闹闹,想要上前想要劝架。一个ea一个excalibur,在这个小小的中庭里炸起来的话每个人都吃不了兜着走。
“你的衣服在我那里。”结果这时吉尔伽美什指指自己的车。
“你…你什么意思?”
“我带你去拿。你又不知道在哪放着。”吉尔伽美什便扯着她朝自己的车走去。由于不情愿,阿尔托利亚的步子和他并不合,俩人一路走得歪歪扭扭的,吉尔伽美什还一个劲儿往她身边靠。岸波白野隐隐约约听到骑士王嫌弃地说,穿那么厚看着就够热了,离我远一点。吉尔伽美什说没事到局子里有地方就凉快了。
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有些晃眼睛,就像一个闪光弹在面前爆炸了似的。她揉了揉眼睛,吉尔伽美什已经打开车门坐在驾驶座上,跟着一把将骑士王扔到副驾驶。天之锁自半空中浮现,斜着将她固定在驾驶座上。
“你要干什么!”阿尔托利亚大喊道,整个人被勒在座椅上动弹不得。
“给你系个安全带!我们要出发了!!!!吉尔伽美什超得意,“月球执法车维摩那号!!!!!启动!!!!!!”

评论(11)

热度(99)

© Larchab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