泳装黑呆x贤王闪

还在写…先扔上来一段

很安静,没有人。似乎不在这里。
谁知下一秒,他被突然的蛮力按倒在地。偷袭者显然是躲在了黑暗之中,瞄准他一瞬间的松懈果断地下了手。
不远处,没发觉他俩缺席的迦勒底一行人还在欢乐地吃着烧烤。身下就是冰凉的木质地板,借着篝火微弱的光芒,吉尔伽美什看着眼前身着黑色的连体泳装、正跪坐在他身上的人,一时间无话。
不太正常的苍白肤色,脸颊上泛起酒后特有的酡红;金色的瞳孔,还有凌乱披在肩头的浅色长发。她嘴里咬着束发的丝带,一手按在他的胸口,一手拿着黑色誓约胜利之剑,横在他的咽喉。
“白天我就想问了,”她的声音模模糊糊的,竭力不让眼神因酒精而涣散,“你如此花心思接近我,究竟有何企图。”
“被你识破了吗。”吉尔伽美什笑。
“买下这家海之家,提供炒面和用来劈的西瓜,俗话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在事情变得严重之前,我有义务查清真相并采取措施。”她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那一个我善良得多,如果说她会顾忌礼貌和好意的话,那么我绝对不会。说吧,乌鲁克的贤王,此刻你的回答决定着你的命运。”
“只是想让你玩得开心罢了。”
“…既然是这样简单而没有恶意的目的,那便谢谢你的好意。作为一个有原则的王,我也理应进行报答才是。”阿尔托利亚微微颔首,收起了漆黑的圣剑,“更何况,你和那个暴君不太一样,因此,你有值得我认真进行感谢的义务。”
“哦?比如说?”
“去兜风吧。”阿尔托利亚指指不远处那辆黑色涂装的摩托车,“你还介意圣诞节那次吗?虽然没有带着驯鹿车来,不过论吹风的话,坐在摩托车上的效果并不比那个要差。”

阿尔托利亚一脚油门,摩托车便向上山的水泥公路飞驰而去。
“要加速了,抓紧我。”简短的叮嘱。“允许你抱着我的腰。”
“顺便,往后坐一些。”她顿了顿,语气还是淡淡的。“你硌到我了。”
眼前就是一个凶猛的弯道,以她狂暴的速度来讲,很难控制好转弯的时机。若是过早转动车头,很有可能一头撞在中间的岩壁上;但如果晚了哪怕一秒,他们俩连带这辆车都会冲入空中,直接落入下方的密林之中。
阿尔托利亚沉稳地控制着油门,身形一低突然向右发力,整辆车随之迅速右偏,车身倾斜,堪堪贴着地面擦了过去。
“车技不错。”吉尔伽美什赞许地说道。
“你的心脏还好吗,老贤王。”她好像是在嘲笑,“别一个不小心又跑去了冥界,伊斯塔说她还想多在迦勒底呆几天呢。”
“不劳那个碧池挂心。”
带咸味的疾风飞速略过,伴着拍在礁石上的海水,还有少女驾驶着的大排量机车发出的轰鸣,各式各样的声音填满了耳膜。
吉尔伽美什抬起头,星星闪着细碎的光,把夜空照亮。烟花在空中起落,色彩斑斓,转瞬即逝,不真实得宛若一场梦境。

评论

热度(42)

© Larchab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