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剑】扮猪吃老虎


正值头顶烈日的时刻,蝉的鸣叫愈发刺耳。灼目的阳光落在少女的白皙皮肤,折射出金色的光亮——
趁着迦勒底一行人正在海之家扇着扇子劈西瓜,阿尔托利亚,或者说迷之女主角x,便掩人耳目地偷偷溜了出来,跑到山间费力地跋涉,只为寻找着那颗眼中钉…
功夫不负有心人,她终于在地上发现了一串脚印。看大小显然是某个成年男人的,更何况,穿着皮鞋跑来这里的人,除了他再没有第二个。x张望了一番,隔着密密匝匝的叶影树丛,隐隐约约地看到一个安静躺在草堆之中的人形。
“找到你了!”x猛地跳了出来,剑抵在男人的喉间,“受死吧!黄金裸王!!!”
她惯用偷袭,而这只不过是为取得胜利,而不得不做出的一点点小小让步罢了。她有些得意地动了动右手的剑,“怎么样,没想到会被我找上门来吧?”

没有反应。
“喂,”x伸手去推他,还是没有反应。看不到暗杀对象惊恐万分的表情着实没有成就感,“怎么回事?喂,你莫不是死了吧?”
“唔…”吉尔伽美什发出了小小的声音,x松了一口气,这家伙还活着不假,目前只是晕过去了,没办法对她做出回应。
x坐在原地思考了一会,她对地球上可能出现的病症可以说是一无所知,更不用提要怎样对症下药了。她盯着他看,面色潮红,呼吸急促,金色的睫毛在阳光中微微颤动,眉头难受地皱在一起,额角还挂着一层细汗。
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中暑?出发前她听御主提到过这个词,她伸手探了探男人的额头,有些发热。
“master,”x打开魔力通讯仪,“我在山上看到吉尔伽美什,他好像中暑了,应该怎么办?”
“你在哪里?”藤丸立香惊讶地问道,这时达芬奇凑了过来,“骑士王,先给他喝点水,解开外套散热,然后就近带去个阴凉的地方休息。一会我们就去找你们。”
“好。”x挂断通话,挽起不存在的袖子就要把他往树荫里拽。他很瘦,对于筋力B的她来说算不上个沉重的负担。小心翼翼地把他放在凉爽的树荫中,x松了一口气,顺手解开他衬衫的扣子。
结实的胸肌和腹肌映入眼帘,x的脸突然变得通红,猛地把头扭了过去。
才不是想要救你啊!如果放任你被暑热打倒的话,那么这一周来跟踪时所抱持的觉悟都变得毫无意义了——
一定要亲手宰了你啊混蛋!
x冷静了一下,目前还是救人要紧…不对!不是救他!啊啊啊算了,总之还要给他喝水对吧…可是哪里有呢?
x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泳装,突然灵光一现,对哦。她现在不就是archer阿尔托利亚吗,“海之家的庇护(伪)!”
一瓶矿泉水应声出现在手中。x拧开瓶盖,笨手笨脚地就要给他灌,结果差点进了他的鼻子里。
x又尝试掰开他的牙关,好不容易灌了进去,他开始难受地咳嗽了起来,大概是被呛到了,可他却完全没有要醒来的意思。眼看着他的眉头越皱越紧,x心下一横,索性仰头咕嘟嘟灌了一口水,俯身捏住他的下巴,嘴唇与他的唇相贴——

好像干枯的沙漠中涌出的一泉水,清凉甘冽的感觉侵入四肢百骸的每一个末端。这让他想到了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缓缓流淌的母亲之河,人们虔诚地感谢上天赐予的这甘露,将它奉为最为纯洁的存在而顶礼膜拜。
鸟儿扑打着翅膀,蝉在耳边鸣叫。在这一片欢腾的声音之中,他缓缓睁开眼睛。
金色的发尾在他脸颊上投下阴影,女孩牢牢捏着他的下巴,俯身吻在他的唇角,彼此交缠着气息的同时,凉爽的水随之潺潺流入他的喉间。
他就这样傻在原地一动不动,眼睁睁看着女孩坐起身擦了擦嘴角…她叹了一口气抬起眼帘,毫无防备地和那呆滞的视线对上了…
“你…”x瞬间蒙了,“你、你是什么时候醒的?怎么不早说?!”
“我想说…可你不让我说…”吉尔伽美什很无辜。魔力流动绽放光芒,顶级的恢复药水便落入手中,“刚刚发生了什么?”
“我…我才没有救你!你不要想多!”x捂住自己通红的脸。
“那你对我做了些什么?”吉尔伽美什直笑,他顺手打开瓶盖,将药水一饮而尽,“啊呀,谁把我衣服解开了?”
“不是我!!”眼看着他瞬间容光焕发,十足的衣冠禽兽作派,x连连后退,“我告诉你,如果不是我的话!你现在早就没命了!”
“那不还是你吗。”吉尔伽美什一步步向她接近,“说吧,想让我怎样报答,随便提。”
………

“我们还是走吧。”
看清目前形势的达芬奇扭头对藤丸立香说,“看起来,没咱们的事了。”
在愈发暧昧的气氛里,藤丸立香默默点了点头,两个人顺着来时的路悄悄地离开了。

——————————————————————

没了(。
本来也只是想写喂水的场景而已😂…

评论(2)

热度(77)

© Larchab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