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剑】社会人与jk的日常 02—05


02.相遇
   吉尔伽美什选择的咖啡厅对学生党来说并不是非常友好,这也怪不得他,老实说一开始他也没找到会是个学生自告奋勇来拼房子住。
   此刻距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分钟,吉尔伽美什摁灭手机,百无聊赖地看向窗外,这时对面便利店里的景象吸引了他的注意。一小姑娘正麻利地脱下员工制服,一边吃着手中的红豆大福一边慌慌张张地往外跑,那红豆大福显然是刚出锅的,因为她无论是拿起来还是吃起来都有些力不从心。眼看着要到了约定好的地点,她心一横,直接把剩下的小半块都塞进了嘴里。
   这不就是他的新室友吗。
   显然那红豆大福把她烫了个够呛。 直到坐在他面前,小姑娘都一脸扭曲的表情。还没等说话,她先咕嘟嘟地喝了半杯冰水,那秀气的小脸才算舒展了一些。吉尔伽美什看得有趣,“你明知打工结束的时间会比约定好的要晚,是吗?”
   小姑娘的脸又有点皱了,“实在是抱歉,如果那边早退的话,今天一整天的工资都会扣没的,生活不易,还请您理解。”
   这种沧桑的话会被一个刚刚十八岁的小姑娘说出来,他一方面觉得有意思,另一方面也确实感受到了某种意义上的无奈,“小事。”吉尔伽美什笑笑,低头开始翻菜单。他原本不怎么饿,但不知为什么,看到她认真吃饭的样子,他突然问很想食指大动一番。“这顿饭我请,边吃边说。海鲜焗饭怎么样?”
   “厚。”
   ???
   吉尔伽美什蒙了一下。迎着他疑惑的目光小姑娘解释道,“我…我有的时候会冒出句方言来,刚刚是在说好。顺便饭后要追加草莓布朗尼和高级刺身拼盘,这两个我自己付。”
  “可以是可以,”吉尔伽美什说着合上菜单,“可你不是很穷么,竟然能狠下心点这么豪华的东西吃。”
   “生活不易,但爱与美食是绝对不能辜负的。”小姑娘推了推眼镜,嘴角还挂着红豆大福的馅料,而她本人却对此浑然不觉。“顺便一提,点心是世界上最棒的东西,哪怕是花掉所有零花钱,我也不能和它分开!红豆沙黑豆沙!甜甜的掼奶油、千岛酱!还有…呜呜呜…”
   “我好像有点明白你抢这个名额的原因了,”吉尔伽美什若有所思,“但在那之前应该有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出来租房子住呢,你们学校没有宿舍吗?”
   “有是有,但是我很讨厌我的室友。”小姑娘的脸阴了下来,“天天上窜下跳,看到谁就嚷嚷要宰掉。而且…而且还对我那么讨厌的理科津津乐道…天天在我耳边念叨物理公式,作为文学系的我简直和她水火不容…”
   “所以你就敢和一个男人合租房子?”
   “我得过全国剑道比赛的二等奖,还会点散打。如果是自卫程度的话还绰绰有余,我就怕在宿舍一个暴起把那个混账给宰了。”小姑娘的脸色很不好看,“所以比起一个讨厌的室友,一个陌生人都要来得舒心。”
   “吼吧。看你还挺文艺的样子,这算是种反差萌么?”吉尔伽美什模仿着她刚刚冒出来的口音,“你的名字是阿尔托利亚对吧…你是哪里人?没有父母吗?为什么要靠打工来养活自己?”
   “这个作者也不知道,你问也问不出结果,”小姑娘摇了摇头,“这个坑蘑菇自己都没填,所以她也不知道怎么编比较好。”
   “哦,原来如此。”吉尔伽美什点点头表示理解。“现在我们各自交代一下工作时间吧,看看能不能合得来。”他从随身的便利贴上撕下两张来,一张给自己一张给她,两个人埋头刷刷刷地开始写了起来。
   “首先先看你的。”吉尔伽美什念道,“早上八点到校,晚上六点回家。周一周三周五打工,周二周四参加社团活动。”
   “你们晚上正常是几点放学?”
   “大概四点左右的样子。”
   “你有算过路上需要的时间吗?”
   “我来踩过点,”小姑娘比划了一下,“早上坐电车的话半个小时就能到,也就是说我早上六点半起七点半出门,晚上的话七点半左右到家。”
   “多问一句,你参加了什么社团?”
   “剑道。”
   “原来如此。”吉尔伽美什拿起自己的,“我是早上八点出门。晚上六点回家,如果不加班或翘班的话…哟,差不多呢。咱俩的作息时间还挺同步的。那就再说说日常生活吧。一人一个卧室,洗衣机浴室厨房都是共用的。客厅里一个电视,剩下的都如你在网站上看到的那样,我就不细说了。”
   “嗯。”小姑娘点点头,“既然作息时间很同步了,那其他的事情平常互不干扰就ok。你过你的我过我的,相安无事。”
   说完她便埋下头开始认真吃饭,不一会大份焗饭就都被消灭干净,追加的菜品也立刻清空,吉尔伽美什看着她露出的开心笑容,突然觉得,虽然这和他找室友的本意不太一样,但她似乎是个挺有意思的小姑娘,若是观察一下,倒也不失乐趣。
   饭后结账。小姑娘刚拿出自己的小钱包,就被吉尔伽美什放在桌上的几张大钞憋了回去。
   “作为你很配做我室友的回报,”迎着她的不安的眼神,吉尔伽美什递给她一把钥匙,手中银光跳跃,“这顿饭我请了,你老老实实付清房租就可以。走吧阿尔托利亚,我们现在去看房子。”
    “啊…好。”

03 一切的开始

   “由于房主已经预先交了半年的水电费,所以短期内你还不需要负担这方面的花销。”等红灯的时候,吉尔伽美什问道,“话说回来,你假期一般都做些什么?”
   “在家窝着,听歌看书,有的时候肝稿子。”
   “什么稿?”
   “给同人本的,能拿稿费的那种。”阿尔托利亚推推眼镜,“这也是我重要的生活来源之一。”
   “会打游戏吗?”
   “不会。”
   “会做饭吗?”
   “也不会。”
   “真的是个宅女啊,虽然和我知道的不是一个方向。”吉尔伽美什感叹了一句,“我也打算回归宅的生活了,假期一起打游戏吧,我教你。”
   “感觉好麻烦的样子,不想学。”小姑娘的表情垮了下来
   “不难”吉尔伽美什的手指敲了敲方向盘,“一局一份羊羹或者麻糬,怎么样?”
   “还要有茶”
   “可以”
   “那还…可以考虑一下”阿尔托利亚别扭地推了推眼镜,“如果可以指定主题的话,我想玩星战类型,最近接的好几个委托都是这个主题的”
   “没问题”
   正赶上周末,堵车没有往日严重,他们聊着聊着就到了目的地。吉尔伽美什停好车,带着她走进了这个小区
   他想要一个安静一些的环境,这便是他相中这个小区的原因。虽然普通了一些,但生活气息很浓厚。形状朴素的草坪,买菜回来的全职主妇,几个老人正坐在楼下悠闲地聊着天。
    他俩爬上三楼,各自试了一下自己的钥匙后就进了屋。
    一进门便是玄关和客厅。右手边是两个挨着的卧室,其中一个正对着进门左手边的卫生间,另一个正对着客厅和里面的厨房。由于是开放式的设计,客厅和厨房中间并没有隔断,仅仅摆放沙发作为区别。
    房东已经把屋里收拾干净了。光洁的地板,干净的沙发,卫生间的镜子反射着外面的阳光,在墙上投下斑驳的光斑。
    “你要哪个卧室?”
    “我想要里面那间…”她指了一下,又很快缩回手,“还是你先选吧。”
    “那我就要外面这个。”他倒是通情达理,“小姑娘还是睡里面的比较安全。”
    这件事便很快地敲定了下来。吉尔伽美什叫住了要悄悄溜走的阿尔托利亚,“你要去哪?”
    “去学校拿行李。”
    “我和你一起去。”

    车在学校的门口停下,保安降下横杆示意不得进入。吉尔伽美什从墨镜上方看了眼教学楼,眉毛有些不满意地皱了起来。
    “您好,我是这里的学生。”阿尔托利亚从副驾驶探出头来,“我进去拿一下行李,一会就出来。”
    “开车的这位是…”保安探头往车里看。虽然不是很懂奢侈品牌,但这锃亮的烤漆和车身流畅的线条却让他有些肃然起敬。莫非是搭上了某个有钱的老板?保安的脑子里开始上演小剧场。
    “是我爸。”
………
    保安原本准备开门了,毕竟大款他惹不起。闻言又觉得可疑。他把按钮上的手挪开了,“你爸?”
    “对…对啊。”阿尔托利亚有点底气不足,“怎么了?”
    这时吉尔伽美什把她按回副驾驶,大半个身子探了过来,“你们学校的钱都是我名下基金会掏的,再不开门我就叫人把你炒了。”
    门像触电一样打开了,吉尔伽美什一脚油门开进校园
   “下次去问问那帮孙子怎么回事,”他脑袋上跳出青筋,“拿了老子的钱,就弄成这么个破学校。”
    “……”
    阿尔托利亚看了看这豪华的建筑物,一时间有点无语。这就是有钱人的逻辑么?当初若不是因文科特别优秀而破格成为特招生,否则,于她而言要负担这昂贵的学费确实还有些力不从心…她瞥了一眼旁边认真开车的男人,那种不安的感觉又来了
他似乎有些过于慷慨了,就好像…在包养一样
    “你不用觉得不安。”察觉到了她的视线,吉尔伽美什漫不经心地说,“首先一开始就已经说好了,费用各自都有负担。其次,对朋友或室友好是我一直以来的习惯,更何况无论是出钱还是出力对我来说都不是什么难事,举手之劳一句话的事儿。第三,我不会强迫你去做什么事,我尊重你的想法。”
    车在宿舍楼停下,吉尔伽美什扭头问她,“你的东西已经收拾好了?”
    “看到你找室友的那条信息后我就收拾好了。”
    “你对自己的手速很有信心?”
    “结果就像你看到的,”阿尔托利亚尴尬地笑了笑,“我经常在网上抢通贩特典,就是这样练出来的。”
    “好吧,我在楼下等你。”
    吉尔伽美什正要拔下车钥匙,就听到宿舍楼里传来一阵叮叮咣咣的声音。他把头探出车窗,五楼的窗户正飞出乱七八糟的东西,还能听到女生在打架时发出的尖叫
    发生了什么?他压下上楼的冲动,强迫自己坐在驾驶座上等她下来。噪音停下也就三四分钟,阿尔托利亚就抱着东西出来了。几件换洗的衣服拿在手里,背在胸前的包却鼓鼓囊囊的,有些可疑
    近看她的脸上出了个口子,还在冒血。
    “这是怎么回事?”吉尔伽美什下车去接她的包,但被她躲开了
    “我俩刚才又打了一架。”阿尔托利亚满不在乎,她掏出随身的纸擦拭血迹,“不过这就是最后一仗了!麻烦事终于结束了!我们走吧!”
     “说得好像你们以后就不会再见面了似的。”吉尔伽美什发动跑车。
     “我俩不是一个班的,平常很少碰面。”
     阿尔托利亚又随手摸出个创可贴,对着内后视镜贴在伤口上。 她认认真真地摆弄着创可贴,对靠在他身边的这件事毫无自觉。
    吉尔伽美什淡淡地瞥了她一眼,最后还是欲言又止。
     “坐好,”他收回视线,“系上安全带。”
     “出发!”阿尔托利亚很开心“去香波地群岛!”

04.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你作业写完了吗?”
“写完了。”
“那我们就来打游戏吧。”
“你不用看文件吗。”
“下午看。还按之前说好的,一局一个麻糬或者羊羹。茶已经泡好了。”
“…打。”
“不能再玩了,”指针指向十二点,吉尔伽美什已经困得直打哈欠,手柄都拿不住了,“明天周一,我有早会。”
“不行。”阿尔托利亚叼着冰棍杆,角色的倒影在她的镜片上高速跳动,粗犷的呼哈嘿声不绝于耳。
“你的稿子写完了吗?”
“写完了。”阿尔托利亚也不看他,“你文件看了吗?”
“没有…”吉尔伽美什泫然欲泣。

05 狼狈不堪的第一个工作日(上)

前一夜没有通宵激战还是多亏了她的心软,吉尔伽美什爬起来时的精神状态并不是很好。此刻是早上五点半,前天刚刚定下的作息到第一天就不管用了。隔光的床帘让卧室里一片漆黑,吉尔伽美什熟练地找到台灯位置,直起身来抄起放在床头的文件。
必须要看,不然一会早会就不知道说什么了。
说来也真是讽刺,就算换了地方住也逃脱不了看文件的命运么?
强挺着读个大概,他便倒回床上,想了想,他又顺手抄起手机发了个信息,告诉主管把会议推迟两小时再开始后便心安理得地睡上了回笼觉。
屋里很安静,但他总觉得不对劲。又看了一眼手机。
七点二十…
“阿尔托利亚!”他大喊道,音量大得把他自己一下子都喊精神了,只听见隔壁扑通一声巨响,好像是人摔倒在地上的声音。吉尔伽美什吓得一秒跳起来,冲去打开了她的门。
“疼疼疼疼…”
厚厚的被子滑落,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披头散发狼狈不堪的文学少女。大概是猛地惊醒发现不对,下意识要跳下床却被被子绊住了腿,整个人就这样从床上直接摔到了地板上。
“没事吧?”吉尔伽美什赶紧伸手要把她扶起来。白皙的皮肤上,几道红印触目惊心。
“没事。”
阿尔托利亚温和而又坚决制止了他的帮助,吉尔伽美什愣了愣,这才发现原因。刚刚从睡梦中醒来的她,身上只有自己的小吊带和短裤,大片的雪白皮肤毫无防备地暴露在空气中。而吉尔伽美什裸着个上身,仅仅穿了条睡裤。他俩若是以这样的暴露程度继续接触,怕也是要尴尬整整一个月。
“这个时间即便赶上电车也来不及了。”吉尔伽美什关上门对里面说道,“我可以开车送你去学校。今天早会临时推迟了,送完你再去公司完全没问题。”
“那就拜托你了。”
他俩在各自房间穿好衣服,同时冲向洗手间飞快地刷牙洗脸。身高完全处于不同维度的他俩完全不会妨碍到彼此。
简单的清理完成后,吉尔伽美什扯过一条毛巾擦脸,阿尔托利亚顺势就着下端抹去脸上的水迹。小姑娘拿起书包,男人拈起车钥匙,两人同时冲向玄关。一左一右穿好鞋后,吉尔伽美什率先冲下楼去开车,阿尔托利亚跟着把门反锁,随着金属锁严丝合缝并拢时发出的咔哒一声响,两个人就这样慌慌张张地离开了家。

吉尔伽美什大概是把开碰碰车左突右撞的气势搬出来了,在茫茫车海中他毫不犹豫地并道超车,引来一阵抗议的喇叭声。
好歹离开了主干道进了支路,他又开始飙车。一阵油门轰轰响,所及之处仿佛一阵风略过似的。坐在副驾驶的阿尔托利亚差点一口鲷鱼烧噎在嗓子里,赶紧喝水才将将咽了下去。
“还有三十秒就要锁学校大门了。”阿尔托利亚看了一眼表,语气惊慌。悠扬的钟声在耳畔响起,吉尔伽美什握着方向盘,眼睛死死盯着前面最后一个红绿灯,不要变!不要变!不要变!!!
红了!!
二十秒。
阿尔托利亚咬咬牙,直接从车门跳了下去,拔腿就往校门口跑。铁门正在缓缓关闭,怎么跑也来不及了…她突然抄起保安放在门口的一根长棍,末端用力杵在地面,娇小的身子借着力量一跃而起——
撑杆跳!!!太强了!!!!

在路人的一片鼓掌声中,阿尔托利亚冲向教学楼,吉尔伽美什则愣在原地,说不出话来。
哇…
是爱好文学的运动系jk…

评论(7)

热度(123)

© Larchab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