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剑】社会人与jk的日常 07

07 鬼片风波

“今天我得留在公司加班,因为是个很重要的事,所以今晚有可能不回去了。”
吉尔伽美什按下发送键。
“知道了。”那边回复得很快。
“在干什么?”
“刚刚写完了作业,现在在吃泡面,顺便看刚更新的番。”
大概脑补出了个画面出来,小个子的jk正缩在被炉里,一边吃泡面一边看电视,时不时一脸淡定地推推鼻梁上的眼镜…他靠在椅子上不禁莞尔,突然又沉下脸来。
星期五,晚上六点半,按照常理他本应放松地躺在家里和她一起看电视,然而之前和合作方谈好的事情临时出了岔子,他不得不和一群下属一起留在公司,等着解决掉这个麻烦事,根本不知道几点才能结束。
“哦。注意安全。”
干巴巴地补充了一句。
吉尔伽美什总觉得应该再说点什么,那个撩妹翻车现场上很多人都这么不会说话。他试图去微博搜一搜这个情况下应该叮嘱些什么,然而不巧的是,视频会马上就要开始了,他不得不暂时将这件事抛在脑后,匆匆打下几个字便按下了发送。
最后只有稀松平常的一句话。
“记得把门锁好,早点睡觉。”

谈判一直持续到后半夜一点才终于出现了转机,对方松口答应按原先商量好的方案继续合作,前提是由他们一方负责各种材料的递交和审批工作。从八点开始便没休息过的吉尔伽美什躺在椅子上,累得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打开手机,一条短信跳了出来。
“不用担心,没问题。”
她一个人在家真的没问题吗。
吉尔伽美什隐隐地一种不太好的感觉。一个女孩子半夜自己在家到底还是很危险,更何况她还是那种不爱给人添堵的个性,即便是真有点什么事也不太和他说…
“总裁先生,”西杜里一脸担忧地看着他,“您今天就留在公司住吧,明天早上再回去。”
“我得回去。”吉尔伽美什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我室友一个人在家不行,我得回去…”
“室友?”
说起来这位室友究竟是何方神圣,能够和他们无比挑剔的总裁住在一个屋檐下。深谙他脾性的西杜里随便就能列出个要求列表,要干净,个性随和,没有不良嗜好,差不多高的个头和一张帅脸——总之就是和恩奇都差不多的标准,或者是比恩奇都还要更加出彩的成功人士,那么问题来了,一个大男人,独自在家有什么好担心的?
“我安排司机送您回去?”
“不用。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住在哪。”吉尔伽美什拿起车钥匙就要往外走。西杜里不安地看着他,正要再劝阻的时候,他一抬头,表情把她着实吓了一跳。
和他平时严肃抑或发脾气的样子不一太样。好看的眉头皱在一起,嘴角紧紧地抿着,平日里深不可测的眼睛里竟全都是担忧的意味。
“莫非是…”
西杜里不敢再问了。她探头去看,总裁走的很快,一边走一边套上外衣,围巾松松垮垮地搭在身上也不去管。他头也不回地从一片鞠躬中穿过,不一会身影便急匆匆地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
了不得,实在是了不得。
恋爱中的男人真可怕。

吉尔伽美什强挺着回到了家。好在已是深夜,路上的车并不多,他也并没有在路上耽误很长时间。他转动钥匙打开房门,一丝诡异的声响飘进他的耳朵。
怎么回事。
他脱了皮鞋后轻轻走进客厅,屋里一片漆黑,小姑娘正缩在被炉里,屏着呼吸聚精会神地看着电视,眼镜片上反射着幽幽的光。
不对,不是聚精会神,这分明是被吓傻了啊,就像只被老虎吓住的小动物似的,一动不敢动。
“喂,你…”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啪的一声,客厅灯亮。吉尔伽美什手按在开关上,一脸无奈地看着对面受了极大惊吓的室友,“怎么回事,你是在看恐怖片吗?”
阿尔托利亚颓然坐下,“是。吓死我了。”
沉默了一会,“你怎么回来了?”
“我就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吉尔伽美什脱下外套,“看鬼片怎么不开灯?”
“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不敢动了。”小姑娘抱头,“屋里黑漆漆的,总觉得离开被炉就会被鬼抓走。”
“现在你敢动了吧。”吉尔伽美什抬头看了一眼挂钟,一点四十五,他已经没力气再折腾了,只想赶紧躺下睡觉。“快去洗漱睡觉,熬夜对身体不好。”
“你在磨蹭什么?”见她迟迟不挪地方,吉尔伽美什发问道。
“我…”阿尔托利亚有点踌躇,显然是不太好意思。“我有点不敢睡觉了。”
“…那怎么办。”
“你…”小姑娘捂脸,声音小得像蚊子。“你介意…在客厅打地铺睡吗?”
“顺便一提,是各睡各的。”她迅速补充了一句。
“如果这样就能让你痛快睡觉的话,倒也可以。”
“多谢。”阿尔托利亚双手合十。

痒痒的,好像是在湖上泛起涟漪的风,将她的耳边的碎发吹起,轻柔地、一下一下地扰动耳廓…
“唔…”
阿尔托利亚从睡梦中迷迷糊糊地醒来,感觉身上有点冷,好像没有盖被子。但好像又不是特别冷,说不上是怎么回事。她盯着正前方发呆,清晨的阳光穿过厨房窗帘,正暖暖地落在…她的枕头上。
她盯着自己的枕头看了一会,它静静地躺在那里,浅蓝色的棉布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奇怪,为什么会看到自己的枕头?
许是醒得太早,脑子还处于不清醒的状态,阿尔托利亚愣了愣,下意识地想要坐起身,却根本无法付诸实践。
等一下!!!
环在她腰上的是什么?扣在她肩膀上的是什么?耳边还有男人规律的呼吸声,痒酥酥的感觉差点让阿尔托利亚惨叫一声,还好被她硬生生地给憋回去了。
是他的胳膊!!
后背与他的胸口相贴,下巴抵在她的头顶,温热的手掌落在她腰间,一条腿还压在她身上,就像抱着一只熊玩偶睡觉一样。她一低头,身上是那件小吊带和小短裤,胳膊和腿都露了个干净。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这是什么神展开?明明是说好打地铺各睡各的,可一觉醒来正睡在他的被子上,还被他搂在怀里一动不敢动,连自己规规矩矩穿在身上的长袖睡衣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脱掉的…
阿尔托利亚拼命回想,半夜…对了!半夜她热得不行,爬起来去过一次洗手间!很有可能是她那会儿刚睡迷糊,结果回来就近在他的被子边倒下了…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一失足成千古恨,万恶之源也不过如此!!!
冷静,阿尔托利亚。冷静。趁他还没醒,赶紧想办法出来,不然以后真的没有办法再面对他了,更不用说在这个屋檐下继续生活…
她轻手轻脚地把腰间的手挪开,然后整个人小心翼翼地向下挪了挪,从肩膀上那只手的束缚中退了出来。试探着一点点地抽出自己的腿,阿尔托利亚就地翻滚,终于脱离了虎口。
她背靠着电视柜傻呆呆地看着他。
男人沉着地呼吸着,显然睡得很熟,可能是昨晚工作太过费心思的原因,好看的眉头还在无意识地皱着,好像睁开眼睛就会训下属一顿似的。
很辛苦吧…
与其说是理解,不如说是感同身受。曾经,若不是她不分黑天白天地打工和学习,根本就没有机会来到这里接受更好的教育。虽然她还未曾接触过他所处的高度和视野,但就本质而言,他们所做的事其实并没有什么差别。
哪怕面对的是无尽的迷茫与孤独,也义无反顾地踏上了路途,朝着地平线奋力奔跑…这一切,都只为更加接近自己心中的梦想…一股奇怪的冲动促使阿尔托利亚悄悄摸了回去。她微微俯下身,伸出手将那眉头舒展开来——
像是突然才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似的,阿尔托利亚迅速逃回了自己的被窝,她转过身背对着吉尔伽美什,把被子直拽到下巴才算完。
太蠢了。自己到底在干什么啊。不用看镜子阿尔托利亚都知道自己的脸已经红透。
被窝里已经没有了她的温度,下意识地想起,他的怀里…很温暖…
她尝试再次入睡,却根本无法如愿以偿。心脏跳得像是擂鼓,他指尖的温度,温热的胸膛,还有沉稳又平和的呼吸…

就在这个时候,吉尔伽美什睁开了眼睛。他低垂眼帘看着刚刚她躺过的胳膊,好像还能回味起那柔软发丝在上面摩挲时的奇异触感。
其实在胳膊被挪开的时候他就已经醒了,只是他也不知道该怎样应对这个尴尬的局面,寻思干脆装死糊弄过去,便任由她摆弄。谁知,就在他刚刚松了一口气以为万事大吉的时候,她突然又靠了过来,距离近得足够他心猿意马,鼻腔间都是她发尾垂下时涌动的香气…
纤细的手指抚上他的眉头,轻轻地揉了揉,好像是在安慰他一样。

上午十点半。阿尔托利亚的肚子终于忍不住地叫了一声。她尴尬地放下手机,一时间不知该做什么比较好,结果那边先下手为强,给了她一个下马威。
“饿了?”
听到他的声音,小姑娘略微僵了僵。他…他应该什么都不知道吧…
吉尔伽美什随手把刚刚在看的手机扔到枕头上,坐起身伸了个懒腰,表情淡定得很,毫无尴尬之意。
看起来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阿尔托利亚放下了心。
“…饿了。”
“有什么想吃的吗?”
“披萨!”
“起来洗漱,我们走吧。”他点点头。
“还想吃草莓大福。”
“嗯?”他挑眉。
“没有没有。”阿尔托利亚赶紧摆手。
“可以。”他抱着被子转过身去,虽然看不见表情,但声音里的笑意已经出卖了他,“看在你早上这么不容易的份儿上,吃两个三个都可以。”
小姑娘的脸瞬间涨得通红,“你——你果然——你竟然——”
隔着个房门,阿尔托利亚都能听到他在屋里大笑不止。她迅速披上睡衣,抄起枕头就往他的脸上拍,结果他伸出手轻轻一拽,连着阿尔托利亚也一并带倒在床。
披在肩头的睡衣摊开在床上,阿尔托利亚的身上只剩下那一个小吊带了。她眼角跳了跳,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居高临下的吉尔伽美什,说不出话来。
“你以为自己是个未成年人,我就不敢下手了么?”那双红眸半眯着悬在她正上方。
“你也有问题吧,我往那躺你就敢搂了是吗?”
“我好歹也是个正常的男人…”
“所以你根本就是故意的对吧?”
“不不不不不我逗你玩的,来,叫声哦尼桑听听。”
“哦尼桑,你的睡裤花纹真丑。”
“………你是魔鬼吗?”吉尔伽美什威胁似的压低声音,“小心我把你穿背心短裤的照片公之于众。”
“你你你你你说什么?”

于是又被拉到某餐厅,再次被狠狠地宰了一顿。
“来,妹妹大人,多吃点鸡胸脯。”他倒不心疼钱包出血,一边说一边给她夹。
“你什么意思!!!”

评论(4)

热度(111)

© Larchab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