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序 

我从未听说过乌鲁克也会有如此寒冷的冬天,视野所及的河流都结了厚厚一层冰,河岸上的土地也都被洁白的雪覆盖。

我也不知道它的冬天已经持续了多久,就连神庙坚固的墙壁都已经被风雪侵蚀出了裂缝,就像阿瓦隆森林中,那本不该枯萎的叶子飘落在我的身边一样

 

1.

一切都陷入了奇妙而和谐的怪异之中,并且顽固地长久不变,突兀地存在于此的我,大概也是相同的道理。

我原不属于陌生的乌鲁克,所以我正在慢慢消失,随风飘去,化为明灭的尘土。

但在离别真正来临之前,我还会不停地徘徊于此,这样,等到有一天再见,你或许还会记得我这个被世界遗忘的亡灵,而不是仅仅陌生地说,

你是谁。

那个遗忘了我的、名叫阿瓦隆的世界,此刻也一定是大雪纷飞吧。

 

2.

偌大的神庙空无一人,也没有你,只有浮雕上的人睁着无神的蓝眼睛,一言不发地看着我。

我踩着铺满了雪的砖石,一级级踏上神庙的台阶。视野逐渐升高,从阴间来到人间,登上天堂,最后拥抱太阳。

在无数个光芒万丈的日子里,你大概就站在这里举起权杖,接受万民的顶礼膜拜吧。

我站在高高的塔上眺望乌鲁克城,幻想着你屹立于此时的身姿。

在过去的哪一个时空我都不曾与你道别。

因为这本是一场盛大却无解的相遇,甚至从一开始结局就已经注定。

 

3.

虽然世界选择了永恒,疏漏了我,但是,

在那延伸至落日尽头的幼发拉底河结了冰,雪花落在上面,折射出了夕阳余晖。

夏季已经逝去,就连象征甜蜜的玫瑰也进入了永远的枯萎之时,

所有的悖论都得到了最好的、也是最不可能的答案。

我 终于陷入了迟来的相思之中。

“再见了,吉尔伽美什。”

再见了。

再见了。

 

 

尾声

皑皑的积雪因这句话消融。

乌鲁克城也在目送她消失的天际尽头,摇曳着,沉入冰冷的夕阳之中。

 

 

 

评论

热度(22)

  1. 白热化Larchaber 转载了此文字
© Larchaber | Powered by LOFTER